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轶闻

多少颗子弹才能消灭一个敌人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1日   文章来源:短史记   作者:谌旭彬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战士 

  白崇禧在总结淞沪会战败因时,曾谈到:“我军训练远不如敌人,使用同一武器之命中率亦远逊于敌人,步兵对轻重武器因训练不精,不能使用自如。”此种差距,实际上贯穿整个抗战始终。然则,国军士兵在抗战期间的射击命中率究竟如何?或者换一种不那么准确但更为形象的说法——国军在抗战期间,究竟需要消耗多少颗子弹,才能打死(伤)一名日军?这个问题,限于资料,很难得出精确答案。但勾勒出一个大致的轮廓,仍可做到。试举三例:

  例一,1943年末,常德会战。军令部部长徐永昌曾检讨称:第六战区士兵平日“忙于实战不需要之业务,消耗训练时间,以致作战准备不充分”,“各部队之射击教育尚嫌不足,每遇好机不能获得充分歼敌之效。此点从我所消耗之子弹与敌伤亡数之比率即可判断之。”此役,中国军消耗的子弹(步枪、机枪弹)达1700余万颗。若按国府公布的日军伤亡数据(3万左右),约500多颗子弹才能击中一名日军;若按日军公布的数据(减员万余),则需1000余颗子弹才能击中一名日军。

  例二,1939年末,第一次长沙会战之赣北战场。据第九战区前敌司令部报告,1、消耗步、机枪子弹数:步枪弹989220颗、轻机弹725931颗、,重机弹920630颗、手枪弹20214颗。2、敌军伤亡数:约10100名。据此,约250颗子弹才能击中一名日军。然该报告中的日军伤亡数水分甚大,此战自日军发起进攻始,至日军从容主动撤退终,战场主导权一直操于日方之手,赣北一隅,断不至有伤亡日军万余人之战绩。

  例三,1938年,滕县保卫战。据第一二二师代师长王志远(师长王铭章殉国)的报告,1、共消耗步枪子弹12万余颗,机枪子弹2.7万余颗,大小快枪及手枪子弹1.7万余颗;2、“击毙敌共约千余名”。据此,约需160颗子弹,才能击中一名日军。同样,关于日军伤亡,该报告水分也很大。攻击滕县之日军濑谷支队,总数不过四千余人,若仅于滕县一战,即被击毙“约千余名”,则断无实力继续进至台儿庄,并成为台儿庄之战的日军主力。

  上述三例,分属会战、战役、战斗三个层次。自战斗至会战,档案材料所显示的命中率,层层递减。之所以如此,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基层战斗单位的汇报,在毙伤敌军数据上,水分颇大;上级单位统合数据后,若不设法挤出相应水分,甚至可能出现日军伤亡数目超出其总投入兵力的怪事。弹药消耗层层累加,日军伤亡层层挤水,射击命中数据自然层层递减。概而言之,自1937年7月,至1946年1月,抗战期间,中国军各部队,累计至少消耗弹药(仅包括步枪、手提机枪、轻机枪、重机枪子弹)18.2亿余颗。

  另据军政部部长陈诚披露,抗战期间,国军“毙伤敌人二百余万”;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则谓:日本陆军伤亡2418528人(其中死亡483708人)、后勤部队伤亡340000人、空军伤亡4280人。日本厚生省1956年的调查数据则显示,从1937年7月7日到1945年8月15日,日军在中国关内战死40.46万人。不过,上述战死者并非全然死于战斗,日本史学家藤原彰曾参加侵华战争,据其亲历及研究,有相当部分日军死于疾病。换言之,即便以何应钦所提供的数据而论,抗战期间,中国军亦须消耗600颗子弹,方能击中一名日军;需要3700颗子弹,方能杀死一名日军。值得一提的是,据何应钦的统计,国军弹药消耗,以1937-1938年间为最烈。至1938年12月,已消耗步、机枪子弹7.2亿余颗,占总消耗约五分之二左右。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此一时期,如淞沪会战、武汉会战等,均属前后参战部队达百万上下的超级会战,消耗甚巨。

  1939年之后,因弹药库存耗尽,且弹药补充能力极为有限,国军弹药消耗量骤减。以国际采购而言,1937年7月至1938年12月,国府自苏联、瑞典、德国、比利时等国,共购进步、机枪子弹约4.6亿颗,虽远不足以弥补战场上高达7.2亿颗的巨大消耗,但仍属可观。1939年之后,因欧战形势变化,自德、苏等国购入弹药的途径断绝,美国转而成为中国最主要的武器援助国,但数量远不能与1939年之前相比——自1942年4月至1944年9月,美国援华步、机枪子弹,仅2.14亿颗,其中1.64亿颗被史迪威拨交给了印、缅中国远征军,以满足美国在东南亚的战略利益,中国国内部队仅得0.5亿颗。

  如此,自不难理解国民政府军委会的公开抱怨:“中国军队自与盟国联合作战以来,所得援助之实际数量,几不足供英美军一师作战一星期之用。”事实上,此一时期,中国军队的弹药供给,主要仰赖自制。具体到步、机枪子弹,1939年生产了约0.88亿颗,1940年生产了约1.14亿颗,1941年生产了约1.20亿颗,1942年生产了约1.40亿颗,1943年生产了约1.44亿颗,1944年生产了约1.54亿颗。

《凯风智见:《笑林广记》——清朝人的段子合集》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责任编辑:青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