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轶闻

黄宗羲:化安山上的隐逸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3日   文章来源:凯风浙江   作者:方 熔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大丈夫行事,论是非,不论利害;论顺逆,不论成败;论万世,不论一生。”说起这句话,不少人并不陌生,这是黄宗羲先生流传至今的一句名言。黄宗羲是明末清初经学家、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东林七君子黄尊素长子,浙江余姚人,别号梨洲老人,因此,学者称习惯称其梨洲先生。黄梨洲学问极博,思想深邃,著作宏富,与顾炎武、王夫之并称明末清初三大思想家;与顾炎武、方以智、王夫之、朱舜水并称为“明末清初五大家”,亦有“中国思想启蒙之父”之誉。如今,他的墓、龙虎草堂就安在陆埠化安山。

  曾有段时间,我住在化安山附近,稍有闲暇,常上山赏景,我觉得山野到处诗意浮动。听山风吹动树叶和野草,看阳光洒在山峦与旷野,而一个声名响彻寰宇的旷世大儒,安安静静地睡在这里,就在我的咫尺之遥。化安山,因为黄梨洲的避世逸居以及终极归宿,而格外的钟灵毓秀。

  化安山并非名山大川雄伟嵩峻,但化安山有着一种如父之肩膀的宽厚如母之怀抱的温柔。那一年,梨洲先生抗清失败大势已去。想象阴雨迷蒙路途泥泞,他衣衫褴褛身心疲惫,举目满是悲伤。身后零乱脚印似是留下了一路无奈的叹息。家乡的气息对他是一种深情的召唤——就要凝望那碧绿青翠的竹林了,就要濯洗那清澈的剡溪水了,就要问候那久违的山民村叟了。这些对于刚刚兵败受挫的他是一种安慰。临近化安山山脚一个叫十五岙的小山村,农家茅舍炊烟袅袅,祥和平静,黄梨洲的内心有了几许温暖。化安山接纳了黄梨洲,将千折百挠的黄梨洲过渡到化险为安的净土。化安山,就这么名符其实了。

   

    黄宗羲画像

  黄梨洲在化安山上筑建了龙虎草堂。他曾自云:“初锢之为党人,继指之为游侠,终厕之于儒林。”而龙虎草堂落成,开启他崭新的人生篇章。此前,他早已名震寰宇,在“党人”、“游侠”阶段,都有非同凡响的表现。他上京替父鸣冤雪仇,他返乡组建“世忠营”……仅凭那样的“履历”,他也可名垂史册。然而,他最辉煌的时光在化安山上燃烧。作为明朝遗民,他对于自身安危利害已置之度外。怀着大明被摧枯拉朽的伤痛,他对于江山社稷和苍生福祉有更透彻的关照。《明儒学案》、《明夷待访录》、《四明山志》等三百多卷著作横空出世,学问涉及经学、史学、地理学、天文历算学等诸多领域。

  黄梨洲墓地,是黄梨洲与化安山缔结情缘的最终见证。我第一次见到黄梨洲墓地,是在盛大的阳光里。阳光抚摸在梨洲墓上,于我的想象感知,似乎整座墓茔由黄金铸造,熠熠闪耀。墓的周遭植被因阳光烘暖而蒸腾雾气,形成金色光晕。我心心头竟无端掠过一阵苍凉,忍不住想起梨洲先生的诗句:“昔年曾此作邻家,依旧水声彻夜哗。风景过清销不尽,满溪明月浸桃花。”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责任编辑:湖一亭)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