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艺林

《功夫熊猫3》说明 歪果仁对玉的理解too simple

发布日期:2016年02月18日   文章来源:文化课   作者:鸿帆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再也没有哪一部好莱坞动画长片比《功夫熊猫》系列更“中国”了,尤其是这个中美合拍的第三部。

  在这个讲述阿宝掌握气功的故事中,中国元素无处不在:青城山为原型的熊猫村,忽而桂林忽而张家界的背景图,毽子风筝红绸舞,包子面条辣椒酱……片中有好几处,美到催人泪下,而它们无一例外都是特别“中国”的:当乌龟大师以书法挥洒气功时,当他在漫天花雨中传衣钵于阿宝时,尤其当影片以流动的画轴展现乌龟与天煞的过往恩怨时。(等一下,为什么都有乌龟?!)

  最精彩的是影片对于气功的诠释。中国人最为熟悉的一种武功,被强调具有阴阳的双重属性。在“阳面”上,它可以治病救人、开花遍野,还能被所有人——上至“神龙大侠”、下至贩夫走卒——掌握。

  而气功的“阴”面,则具体化为片中反派“天煞”的绝招。在“灵界”修炼了五百年(一个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年岁)后,天煞可以像任我行、丁春秋一般吸对手之“气”;而且这种技能比“北冥神功”“吸星大法”还要残暴,被吸了“气”的对手不仅仅是武功全废,连肉身都保不住了,仅剩下某种“灵”,锁于碧绿色的玉佩中,必要时外化为“翡翠僵尸”——一种完全为天煞所操控的战斗机器。

 

  天煞的武器酷似玉刀。

  这种以“玉”御“气”的剧情设定,让我不由联想起前些日子看的一本书——中国神话学会会长叶舒宪所著的《中华文明探源的神话学研究》。这也是我去年所读的学术著作里较为难忘的一本。书中,叶舒宪旁征博引,从《山海经》一直说到《红楼梦》,归纳和梳理中国独特的“玉文化”——用叶舒宪本人的话来说,是“玉教”。

  这本书的主旨是,中国的玉石神话信仰(玉教)是一种大大先于文字历史而存在的宗教意识形态,发生在八千多年前,其后的积累和演变过程经历了四千年,并最终奠定华夏文明核心价值——“白璧无瑕”——的物质原型。在中国古人的想象中,人间的玉石与青天、银汉同色,象征着上天的旨意;在“天人合一”的文化中,玉成为某种“凡俗”与“不朽”之间的神奇媒介。肉眼凡胎的尘世中人,如果拥有足够的玉,便可以羽化登仙、或起死回生;而对于君王来说,占有特定的玉,便能一统中原、江山永固(这就是为什么秦王当初愿用十五座城池换一块和氏璧)。

  古希腊人喜欢黄金,因此有了“金苹果”“黄金时代”的种种传说;而我们的祖先好玉,于是传国玉玺的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在中国历史上演绎了千年传奇。 “玉教”的影响力,在此后中国两大本土信仰体系中也有鲜明体现:儒教说君子“如玉”,道家称圣人“怀玉”。

  这两年,叶舒宪先生四处推广他的研究成果,在各地高校演讲的时候,特别喜欢举“鸿门宴”的例子,以证明在楚汉争霸时期,玉教在中国民间依然根深蒂固;而即使在司马迁写作《史记》的时候,中国人也依然熟悉那套信仰及符号体系。

  在司马迁的笔下,前后共有五件玉器出现在鸿门宴的故事中。第一件是“玉玦”:“玦”通“决”,亚父执玉玦为信号,向项庄示意决杀刘邦。另外四件一齐出现,是刘邦逃宴之际托张良转交的,“我持白璧一双,欲献项王,玉斗一双,欲与亚父”。其中,白璧象征日月,比喻天下社稷;玉斗则有众星拱月的寓意,显然是在暗示亚父辅佐君王的高贵身份。这四件玉器合在一起,象征着项羽与亚夫在未来国家政权中的执政辅政关系。刘邦献上这份重礼,潜台词就是:“放心吧,天下是你们的。” 结果,项羽欢天喜地地接受了礼物,“受璧,置之坐上”;而亚父则一眼看穿这只不过是刘邦的缓兵之计,将玉斗“置之地,拔剑撞而破之”。

  自汉以降,儒、释、道成为宗教意识形态的主体,“玉教”信仰逐渐式微。但尽管如此,那种玉石崇拜依旧以“文化碎片”的形式保存下来。今天的中国人仍然对于玉有特殊的情感,认为它可辟邪、可防灾、可治病、可通灵。

(责任编辑:浮点)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