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艺林

丰子恺漫画里的春天

发布日期:2017年04月19日   文章来源:新浪收藏   作者:陈向向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次第春风到草庐(漫画) 丰子恺

 

  衔泥带得落花归(漫画) 丰子恺

 

  闲庭春画(漫画) 丰子恺

 

  春水满四泽(漫画) 丰子恺

  众所周知,丰子恺是描绘童心的高手,他的漫画渗透着天真稚朴的气息,让生活在尘缘中的俗子,能暂缓“棋局”一般成人世界的谋虑,从孩童的眼神看到生命的真谛。然而,人们忽略了,丰子恺也是漫画春天的高手,因为童心和春天是相通的。

  一年社日都忘了,忽见庭前燕子飞。禽鸟也知勤作室,衔泥带得落花归。

  ——清·吕霜

  以诗入画、以画配诗是中国文人画的传统,记得小时候看红楼梦,看到黛玉葬花,不免生怜。然而思春是另一种情调,它有淡淡的惆怅,又有朦胧的期盼。一个半倚廊柱的少女,手里拿着“烦恼扇”,心中是一种对春的绮眷和迷离。丰子恺的《衔泥带得落花归》借双燕的飞姿和盆栽的生机,舞动出阵阵春情,与少女寂寥的背影形成对比。于是,在简洁的点、线、面中,我们找到了春的芳然,她掩在手绢和团扇间,由跳动的“心”和惆怅的“等”散发出来。

  春水满四泽,夏云多奇峰。秋月扬明辉,冬岭秀寒松。

  ——晋·陶渊明

  春的荡漾不全在于“关雎”的颉颃,春花浮香,唤醒了少女的小心思,可对谁诉说呢?春暖冰泮,当丰子恺看到少男少女在流水边徜徉嬉戏,享受春意的明媚,心中所感,不禁吟出“春水满四泽”。陶渊明的这句诗,原本只是描写春之景象,在丰子恺笔下却充满浓郁的人情。在丰子恺的作品中,始终不离“人”,他用一双“有情”的眼睛观察着这个世界,慈悲着这个世界里的每一个人。在这幅画里,妙在以少女的双腿搅动起春水的涟漪,来反衬少女思春的心境。一柳一梅相映成趣,荡春风,沐春水。

  典却春衫办早厨,老妻何必更踌躇。瓶中有醋堪烧菜,囊里无钱莫买鱼。不敢妄为些子事,只因曾读数行书。严霜烈日皆经过,次第春风到草庐。

  ——元·吕仲实

  在这个主题里,丰子恺描绘的场景——春日、草庐、年轻的父母和幼儿,透露着与世无争、平淡和睦的气息。在丰子恺的春天意象里,有一份陶渊明式的境界,更仿佛童心构筑的乌托邦。这个理想国应该在春天里,在历经劫难的寒冬之后。我们于是看到学步的孩童从母亲的怀抱走向父亲的欢喜,在此意境中,有一种万物生的蓬勃与万物情的亲昵……这个梦在中国文人隐士的心中藏了不管多久,却依然是梦。然而,这种醉人的味道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画得出来。

  打动我的,还有《闲庭春画》。描绘童心意趣是丰子恺最擅长的,在这幅春天的童话里,盎然着一片欣喜和快乐。在丰子恺笔下,孩童手上的玩具由竹蜻蜓变成了小飞机、小木车变成了小汽车。在这个新时代的童话里,我们心里流淌的依然是童年的憧憬和无忧的游戏。春风吹开的心扉,是你我都有的简单幸福。

  在丰子恺那里,春天有一种无所事事的闲趣和偶得的情调,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随然,不是高高在上的雅颂高志,甚至也不是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堂前燕,而是踏春寻芳的游艺气氛,是社日里飞花拂面的欣喜。他以童心无忌的画笔,打破了对春的僵化解读,用年画一般的百姓情调,让众生感受春暖的亲昵。 

《凯风智见:范仲淹“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凯风智见:朱纨之死与嘉靖海禁实相》 

(责任编辑:浮点)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