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春秋大义

冻饿而死的超级富豪邓通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3日   文章来源:《文史天地》第153期   作者:马军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邓通画像

  邓通,汉文帝的宠臣,是被司马迁和班固写入《佞幸列传》中的名人。至今还有一句关于他的俗语常被人们提起:“穷通有命,富贵在天。”他身上还有着强烈的传奇色彩,糊里糊涂地由一个穷小子骤然成为富甲天下的大财主,而又糊里糊涂地变成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光蛋,竟至饥寒交迫,冻饿而死,之后又糊里糊涂地被一些人捧上神坛,作为财神,有模有样地享用起善男信女的膜拜和冷猪肉。他的一生,不亚于一本大书,令人解读不尽也感叹不尽。

  受宠

  邓通是汉代蜀郡南安邓庄铺人,那里位于著名的铜山东北部,相距有三四里地的样子。邓通的父亲叫邓贤,生于西汉开国初年,读过几年书。长期的秦末战乱之后,难得的休养生息政策,使得人们有了喘息的机会,不仅生产力得到恢复,人口也得到逐年的增长。邓贤是个精明人,耕织愈勤,家道很快小康。更为可喜的是,他在接连有了三个女儿后,妻子还为他生了个儿子,这对年逾中年的他来说,自然是金贵非常。因时常见到村子附近官道上的驿骑肥马轻裘,志得意满地飞驰而去,那四通八达、毫无阻滞的大道便在他的眼前光芒四射。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自己的宝贝儿子,于是就为儿子起名叫“通”。

  幼年的邓通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喜欢和伙伴们在一起疯闹,或是到村北的官道边看来来往往的车马,或是去清澈平阔的南河戏水、摸鱼,对诵读圣贤书几乎没有什么兴趣。到了弱冠之年,读书虽没有跟着年岁一起长进,但却练就了一副撑船弄水的好身手。由于他没有寒窗之苦,又生长得自由自在,且经常在水中鱼一样饱享大自然之浸润。因此,逐渐变得一表人才。其父邓贤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决心给儿子安排一个比较好的生活和未来。

  在西汉初年,致仕当官,出人头地大致有三条路:一条是郎官。家有财产十万钱以上的中等户,可以自备车马、服装、生活费,到京师做候补郎官,等候朝廷需要时选用。一条是在本郡做小官吏,这一群人不计财产多寡。还有一条就是给大才大名者准备的,国家和官府可以指名专召。邓贤走的就是第一条路。他给寄予厚望的儿子邓通置办车马服饰一应等物,虽恋恋不舍但还是坚决地将他们一家的梦想,送到京师长安。少不了叮咛和嘱咐,更多的是祈祷和期盼。

  走出家乡的偏僻与封闭,来到国家的政治和文化中心。满目的繁华和新鲜,邓通这个年轻的乡巴佬真不亚于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真恨不能多长几双眼睛,脚下安个风火轮。他完全被好奇、兴奋和幸福感淹没了。就这样,日复一日,衣食无忧,但任时光飞逝而不觉。也真是活该邓通命运好,他并没有像好多苦捱时日的候任郞官一样,等得胡子白。而是他仿佛还没有怎么玩够的时候,竟偶然遇见一个同乡,此时正充文帝的内监。他在与邓通小酌时言及宫内正缺少一个掌管行船的。由于这条船不是一般的船,而是皇帝的御船,是皇上处理政务累了,或是与太后、后妃们散心娱乐泛舟湖上用的,所以舵手要擅长此道的好水手才行。邓通一听,立马来了精神,他没有别的本事,但要说撑船,那应该说是他的一绝。他这么多年没干别的,光练这个了。当下,邓通便央求这个同乡代为推荐,并备厚礼一份,恭恭敬敬送上。这个内监在宫中虽无什么权力,但推荐这么个芝麻小官儿,还是能够办到的。邓通很快就去宫内做了一个御船水手,名曰黄头郎。在五行中,土克水,土色黄,为使御船安全,使水始终老老实实地负载着船上的贵人们,因此,撑船的人都冠以黄色的帽子,故名之。

  邓通可谓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对这个水上的差事,具有十分浓厚的兴趣。这与小时候自由自在、快快乐乐地捕鱼捉蟹有什么区别呢?因此,他的日子是充满阳光的,由于内心喜欢这个差事,因此,就干得尽心尽力,再加上他技术好,说话不多,很讨人喜欢。  

  他想,一辈子能永远这样,心愿足矣。他的家人得知他的情况后,也是高兴得不得了。俗话说得好,这人要是该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可是假使运气来了,却躲都躲不开。一天,文帝刘恒,夜做一梦,甚是奇怪,醒来后梦中情景历历在目,清晰无比。原来,他梦的是,自己要上天,五色斑斓的天宫就在眼前,只一步之遥,就可位列仙班。然而,就这一步,却怎么也上不去,任他使尽吃奶的力量也无济于事。他心里那个急呀!谁知,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一个黄头郎,在他背后,使劲地推了他一把,于是,精疲力尽的文帝一步登天。文帝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了,但他没有自顾自地一边乐去,而是回头寻找到底是谁帮了自己,也好牢记在心,日后报答。只见那个黄头郎是这样的,短衣衫,衣服带子在身后打结。梦醒之后的文帝,觉得这个梦境实在有些蹊跷,他就想,可能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吧。文帝急不可耐地来到了未央宫西苍池中的渐台,不声不响地向远处的黄头郎们一个个仔细辨认,终于看到其中的一个跟他梦中所见穿戴完全相同。此时,定力深厚,喜怒从不形之于色的汉文帝不禁“啊”地叫出了声。于是把那人传过来,问他的姓名,当他听说,叫邓通时,激动得似乎把周围的一切都忘记了。因为繁体字的“邓”左半部恰是“登”啊!且“邓”又与“登”同音。登通!登通!登天必通!文帝真是喜出望外,如获至宝。他打定主意,邓通是自己命中的贵人,上天赐给自己,帮助自己登天的人,一定要好好善待他。邓通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一连串的好运就为他从天而降,接连十几笔的赏赐使他的财富迅速膨胀,并平步青云,官至上大夫。

  邓通不仅船撑得好,而且生得面如满月,目似黑漆,肤如白雪,伟岸挺拔,绝对一个美男子,小帅哥。除此之外,他还聪明黠慧,善于揣摩,且不喜张扬,简直就成了文帝的心肝和宝贝,受宠是不用说的了。

  文帝在中国历史上可是有道的明君,是他开创了“文景之治”的千秋佳话。

  一日,宫内去了一个道法高深的相士。文帝就让他给邓通看相,那个人说:“此人虽是富贵相,但最终必将穷困至极,冻饿而死。”文帝听后,非常不以为然,他说道:“能使邓通富有的是我,我难道能让他冻饿至死吗?”文帝像是跟这个相士赌气似地,特地下旨,把邓通家乡蜀郡严道附近的铜山都赏赐给了邓通,准许他开山采铜自己铸钱。这无异于将天下的财富赐给了邓通,邓通富甲天下,甚至不逊于天子。邓通拥有了铸钱的特权,召集人马,大规模铸钱。由于邓氏钱有光泽,分量足,厚薄匀,质地纯,上至王公大臣,中至豪富巨贾,下至贩夫走卒,都十分喜爱邓通钱,因此,邓氏钱币遍天下。

  固宠

  一个没有什么本事的船夫,能官至太中大夫,年俸两千万石,并拥有可以与国家相匹敌的巨大财富。这些都是怎么来的,邓通比谁都清楚,因此,他对文帝也是十分地感激,侍候文帝鞠躬尽瘁,倾尽全部心血。

  被后世垢病和指责多多的是那件吮痈之事,以至不少人认为“吮痈舔痔”这个成语,就是邓通留下的。

  “痈”即是毒疮,多长在人的背部。人的三分之一的时间要在床上度过,背上长了这么个东西,怎能睡得安稳呢?且不说它还有钻心的疼痛呢!偏偏文帝就长了这么一个毒疮。宫中的御医,想了不少办法,然而效果却并不理想。每天来来往往床前探望的重臣和后妃络绎不绝,但除了几乎一样的安慰和焦急之外,个个都是束手无策。文帝的痛苦可想而知。翻着花的大疮恶臭难闻,有日益扩大和加深的趋势,时间长了,难保生命无虞。这时,惊人的一幕出现了。黄头郎出身的邓通大脑中灵光一现,毅然决然地扑身下去,将嘴巴紧紧地贴在文帝的大疮上,一下一下使劲地嘬了起来,在场之人不敢掩鼻,但是心中的恶心是无以复加的。毫无疑问,他们哪个也做不到。但是,文帝确实感觉痛苦大减,症状变轻,文帝的病痛出现可喜转机。

  至此,一个问题自然地浮现在文帝的心头并随口说出:“天底下谁最爱我呢?”邓通当然不敢傻乎乎地说“舍我其谁也”这样不知深浅的话,而是没怎么想就这样说:“应该没有谁比太子殿下更爱您的了!”文帝听了邓通的话,长叹一声,并没有再说什么。

  邓通不知道,就是这样一句随意的也是让他后悔一辈子的话,它的杀伤力有多大,给他的命运带来多么致命的影响。

  那一日,太子来探视文帝的病情。文帝说:“这毒疮折磨得我生不如死,怕是快要不久于人世了。真是痛苦之极!我听说把里面的脓液吮吸出来会感觉舒服一些。”那太子其实也是至仁至孝之人,尽管因为毒疮的腥臭污秽而面露难色,却还是按照文帝暗示的意思做了。文帝注意到太子的脸色,轻轻地闭上眼睛。后来,太子知道英明的父皇之所以让他吮吸恶心的毒疮,全是因为邓通的一句话。太子感到非常不安,做为一个臣子,尚且如此义无反顾,而自己做为太子,皇上最为亲近的人,反倒从内心不愿。真是惭愧至极,但同时,也开始怀恨上了邓通。

  文帝不知是心有察觉,还是对自己百年之后的担忧。在一次与邓通闲谈时,不无忧虑地问道,有一天,文帝不在了,邓通怎么办呢?惊愕的邓通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嗫诺着没有回答。

  饿死

  凡事物极必反,邓通也毫不例外。文帝终于撒手而去,邓通的命运也随之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太子即位,是为景帝。汉景帝登基后第一件事就是禁止私自铸钱,并且免了邓通的官职,让他闲在家里。这时有人告发邓通私自盗取原料和生产器具到域外铸钱,汉景帝命令彻查此事,调查结果证实确有此事。于是景帝派人抄了邓通的家,没收所有财产,并且还要罚款,这样邓通就由一个灸手可热、人人艳羡的超级富豪瞬间沦为一个还亏欠几亿万钱的穷光蛋。景帝的姐姐馆陶公主记得文帝的临终遗言“一定不要让邓通贫困饿死”,于是,就赐给邓通金钱和衣食。但是胳膊扭不过大腿,公主的赐予还未到邓通之手,就被看守邓通的官吏给立马收走了,甚至不允许邓通拥有一分钱。邓通最终饿死街头,死后连一文铜板也没有。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责任编辑:湖一亭)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