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云纱:述说光阴的故事

导语

习主席携侣访问,尽显东方女性风采的彭丽媛成为大家热议的目标。彭丽媛的一身轻质纱裙被眼尖的顺德网友怀疑是广东特产香云纱。不管彭丽媛穿的究竟是不是香云纱,这种被称为“软黄金”的香云纱服饰一时间又成为了关注的焦点。然而,对多数人来说,香云纱依然是一种神秘的东西,香云纱薄薄的面料下究竟蕴藏着什么样的魅力,又述说了什么样的故事呢?


凯风网广东频道 供稿:樱子 编辑:林子 仲德

360截图20160426144318703.jpg
香云纱:述说光阴的故事

  一、记忆复活:话说当年的香云纱

香云纱是什么,一种情愫?一段历史?抑或是一种文化?身着香云纱,穿的是岭南人丝织技艺的精华,体现的是岭南文化传统而内敛优雅的形象。

香云纱又名“响云纱”,云纱,本名“莨纱”,在织造上莨纱的特点是以桑蚕土丝为原料,经线以绞纱组织织成带有几何形小提花的白胚纱,在织成纱罗组织织物和平纹丝织物后,再用广东特有植物薯莨的汁水经过多次浸泡、晒涂于练熟的坯绸上,使织物粘聚一层黄棕色的胶状物质,后用珠江三角洲地区特有的富含多种矿物质的河涌淤泥覆盖,经反复多次晾晒、水洗、发酵,加工而成的一种昂贵的纱绸制品。由于穿着走路会“沙沙”作响,所以最初叫“响云纱”,旧时上海人以其香烟的颜色叫香烟纱,后来江浙一带的人称香云纱,广东人称莨纱。

 

香云纱(来源:顺德摄影) 

1、贵族的丝绸,价格堪比黄金 

香云纱是岭南地区的一种古老的手工织造和染整制作的植物染色面料,绝对的绿色环保品。由于它制作工艺独特,数量稀少,制作时间长,要求的技艺精湛,具有穿着滑爽、凉快、除菌、驱虫、对皮肤具有保健作用的特点,因穿着后涂层慢慢脱落露出褐黄色的底色,被形态的称为软黄金。是目前世界纺织品中纯植物与矿物染整的丝绸面料。

上世纪30年代的北京、上海的上流社会人士,还将香云纱视为“奢侈品”。在当时,薯莨纱的价格相当于三倍左右的棉布售价,属于那个年代的中高档产品。而在古代,每匹薯莨纱售价白银12两,属于较为贵重的纺织产品。但如今,这个产业链上,生产“软黄金”的人赚得并不多,由于白胚纱织造工艺复杂,即使如今由电机来织造,每天也只能织出20米左右的布料。所以,目前香云纱在市场上的价格依然十分高昂,一吨真丝的价格高达40万元左右,每米大约200元左右,做成衣服后一件衣服至少上千元。

 

周迅曾身穿高级定制香云纱旗袍拍摄电影。(来源:广佛都市网) 

2、当年的广州,满大街都是香云纱 

夏天炎热,是每个广州人都必须应对的。旧时人们想了许多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通透的西关大屋、珠江沿岸乘凉、凉浸浸的绿豆沙、还有这穿在身上一动就“沙沙”作响的香云沙,“荔熟蝉鸣云纱响,蔗浪蕉风莨绸爽”正是当年广州人度夏的真实写照。有一位广州作家在她的小说里是这么写香云纱的:香云纱是旧时老人最喜欢的料子,很凉快,据说穿着它出的汗也会变成凉水,这种料子多数是咖啡色,暗暗的花纹镶在咖啡色里,只有借助反光才能看到花纹的凹凸来,很含蓄的花样,西关的老女人特别喜欢穿它,明摆着是暗自要跟岁月较劲的。款式也大同小异,对襟的宽上衣,短而肥大的裤子,一扑纸扇,风就灌进去,上身下身都畅通无阻,她们形容那风就像西关旧屋都有直通前门后门的“冷巷”的“穿堂风”。老女人最喜欢坐在骑楼底下扑扇,一扑,就窸窸窣窣地响起来,分不清是纸扇还是香云纱的声音。

 

民国初年身着香云纱的大家闺秀(来源:南方日报) 

按照广东珠三角地区的老传统:外孙出生的时候,外婆需要准备两条背带和两张小被子。于是,许多人最早接触的香云纱就是一条香云纱的背带。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香云纱都是珠三角百姓的正装服式。解放前,那些渔民入城,最华丽的服装就是它;城里的人家也喜欢穿着走街串巷,男人们的黑唐装,女人们的黑大襟衫,那时广州满街香云纱,流行色都是最纯粹的黑,与南国的绿树蓝天形成鲜明对比。男着纱,女穿绸,是解放前南番顺人家的穿着写照。

3、曾经的西樵,家家户户机杼声 

据《广东省志?丝绸志》等典籍介绍,19世纪40年代,南海西樵民乐村一带开始使用薯莨、河泥等对平纹绸进行染整,成为“晒莨”。而这西樵镇民乐村,就是香云纱的发源地。而在清道光二十四年,南海西樵民乐村程家改革了原来只能织单一平纹纱的标梭平纹织机,使之成为可织简单提花的提花木织机,由此开始出现有提花镂空的织物,称为“白胚纱”。

真正的变革,是在民国4年,还是这个民乐林村程家,程丙权、程绍江、程泽、程周四兄弟,对原来只能织单一平纹纱的织机进行改革,运用起综的小提花和人力扯花方法,发明了马鞍丝织提花绞综,首创具有钮眼通花图案的新产品香云纱,开创莨纱稠类丝织先河。此后,佛山、广州、顺德相继开辟了生产“白坯纱”和莨纱的工厂、晒场,使莨纱生产普遍开来。

  

西樵民乐村民复原了30年前“香云纱”提花木织机,再现“传统香云纱”织造工艺。

  二、战火起工业兴,被淡没的传统工艺

香云纱的出现,是广东两千多年丝织史上一块重要的里程碑,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角色和文化符号,畅销海内外达一个多世纪,创造了广东丝织工业史和丝绸贸易史上的辉煌。但是,随之而来的战争与工业浪潮的兴起,却让这一传统工艺陷入了被停产、被淡忘的年代。

1、战火起交通断,丝厂大多停产 

从1930年代开始,由于一系列的原因,使得香云纱的黄金时期逐渐离去。最致命的是:1938年开始的日本侵华战火,海外交通阻断,社会治安不宁,丝厂大多停产,晒莨厂变成稻田,纺织工人死伤无数,而纺织场烧毁严重,至于丝织成品,日军实行“以战养战”政策收购,西樵、顺德等地丝织厂亏空渐大。曾经兴盛多年的民乐、伦教纺织业,尽毁于燹,元气大伤,不少商人漂洋去安南等地谋生。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生丝不能输出,织厂乘机扩大香云纱、黑胶稠生产。两种衣料价廉物美,市道颇佳,丝织业赢得几年喘息的机会。

抗战胜利后,丝织业开始复业,许多工人为谋生计也纷纷自办家庭织造,但不久内战风云又起,经济迅速恶化,资金微薄、金融动荡、货币贬值,丝织业再次濒于绝境。

 

香云纱的染色工艺十分繁复。(来源:广佛都市网) 

2、在工业浪潮中,被淡没的传统工艺 

新中国成立后,到了1958年,人造丝织物开始出现,当时因为统购统销,对生丝产业冲击还不大。此后,全省丝织企业开始使用电动铁木丝织机,逐步淘汰了脚踏手拉丝织机,直至1970年代初,广东丝织业基本实现了丝织生产机械化,产品从真丝转为人造丝及真丝交织产品。改革开放后,珠三角老蚕区二、三产业发展迅猛,桑田逐年萎缩,1978年鲜茧产量2100吨的佛山地区,到了1987年仅产1350吨。香云纱无真丝,类似于水之竭源。

而以的确良为代表的棉纺类产品价廉物美,直接冲击了香云纱的市场。纺织新面料的大需求重新唤醒了西樵纺织业,1990年,当地形成“千家厂、千家店、万张机、亿米布”的纺织产业局面,却与香云纱无关。

传统的香云纱服装由于色调单一、款式陈旧过时、技术含量大、原料成本高等局限,逐渐退出市场,相关产业趋于衰落,一度在南海绝迹,顺德也仅存伦教少数几家企业仍在生产。对香云纱极为重要的晒莨厂,主要在西樵、盐步等地,改革开放以后,尽管南番顺地区依然有不少晒莨场在经营,但染晒的很少有纱,以绸居多,甚至还有棉布、麻布等。

在工业浪潮兴起的年代,香云纱受到的更大损害,是淡忘。

  

“云纱”一词最早出现于宣统二年《南海县志》中。(来源:南方日报) 

  三、世纪新潮:香云纱穿出国际范

山水墨色在衣袖、裙摆间流转延绵,岁月无声凝滞,那个崇尚礼乐诗书的古雅中国似乎并未老去,在那一袭云裳上,它依然栩栩如生,一切宛如昨日。

1、香云纱,彰显中国第一夫人的穿衣style 

彭丽媛在2013年某次陪同国家主席习近平外出访问时的着装,被眼尖的网友发现:习夫人的一袭深色长裙可能是出自顺德的香云纱。有网友评论说习夫人将香云纱的韵味发挥到淋漓尽致,也有网友说习夫人在撑民族品牌、撑佛山产品!

当政治碰撞时尚,必定产生火花,燃起国母粉丝们的热情关注。陪同国家主席习近平走访各国的夫人彭丽媛备受关注,其用自己成熟沉稳的性格和优雅大气的气质完美的担当了中国第一夫人这个角色,为世界展示了中国政坛的另一种风采!下面,跟随小编一同领略中国第一夫人的穿衣style吧!

 

国家主席习近平携夫人对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进行国事访问时,第一夫人的着装是翠绿色真丝及膝旗袍外搭白色立领短夹克,给人清爽大气的印象。

 

彭丽媛与特多总理比塞萨尔现身特多西班牙港时身穿雪青色对襟盘扣长褂搭配深赭色刺绣围巾,充满了中国式的古典与优雅气息。

 

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访问哥斯达黎加期间,走访了当地的农户萨莫拉一家。彭丽媛身穿白色打底衫和阔腿裤,外搭米白色针织长开衫和浅青色围巾,给人以清新、亲和的亲民印象。

 

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夫人彭丽媛抵达墨西哥城时,第一夫人身着天蓝色立领双排扣蜂腰短夹克配藏青色及膝裙,个性剪裁搭配绸缎细腻的质感给人优雅的时尚感!

 

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夫人彭丽媛出席墨西哥城活动时,第一夫人身着仿织锦印花浅赭色连身中裙搭配丝光翻驳领夹克,细腻的丝绸质感和梅花的组合,给人中西合璧的时尚感!

2、披上时尚元素,香云纱穿出国际范 

作为历史悠久的稀罕物,香云纱在1990年代后期逐渐被外界重新发现,此后,香云纱越来越出名,用其制成的服装在国际市场上也出尽了风头。

2014年的“丝路之缬——国际染色艺术展”在杭州中国丝绸博物馆落幕。此次展览是第九届国际绞缬染织研讨会系列活动中的一项国际艺术展览,展出了多个国家艺术家的200件染织和服装设计。来自中国、英国、美国、日本等多国的11位服装设计师以伦教香云纱为原料,结合时尚元素,设计别具风格的香云纱服饰受到观众的青睐。近600年历史的伦教香云纱披上时尚元素登上国际舞台,加速了迈向世界的步伐。

 

2015的深圳时装周:“指尖上的香云纱——中国式大家闺秀”,其开场舞蹈表现的是香云纱这种古老的面料是如何经过三洗九蒸十八晒的工序,由白纱绸变成浅红再渐次变成黑褐的涅槃过程。珠片、镶钻的点缀,香云纱与轻薄飘逸的欧根纱和顺纡绉的搭配,适度增加了少许华丽气质。

 

2016年的深圳时装周中,岭南服饰“香云纱”再次亮相,灵动的“香云纱”承载着文化、历史和回忆,蕴含着独特的中国元素,尽展东方女性的时尚之美。(图片来自中新网)

3、让古老的香云纱吐露时代的芬芳 

香云纱传人冼达峰:一块面料能存在多久,要看它所积累的故事,但愿它与我们一同经历时光……。冼达峰因偶然间看到了莨纱、莨绸的生产工艺和区别,发现自己一直生产的只是莨绸而已。之后花费几年时间,还原了莨纱制作工艺,虽然年纪轻轻,但对香云纱的历史、制作工艺了解颇深。

服装设计师蔡敏:不止一次为香云纱举办时装秀。在她眼里:香云纱是沉甸甸的,穿越历史而来,但它也可以紧跟时尚潮流,为年轻女性量身定制成就一件完美的礼服。把这种蕴涵着优雅庄重气质、又因时尚而重新焕发生机的服饰推向市场,让更多人认识、了解、喜欢和欣赏,一直是这位佛山本土女设计师的不懈追求。

媒体工作者英姿:佛山本地人。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佛山现在销售的香云纱服装,颜色款式都比以前多了,有一种沉稳中带点前卫的感觉,最欣赏的还是那种复古的中式风格。而她,也因为一件香云纱外套让她成为了焦点。这件古朴的服饰一度引领了部门的风尚。英姿的气质蛮古典的,穿上一袭棕黑色外套,点缀一块翠绿的玉佩,加上手腕上的翡翠手镯,很有东方女性的美。

  

香云纱(来源:顺德摄影) 

  结语

香云纱随着时代的步伐而不断蜕变,以传统岭南文化之魂与现代时尚趋势相融合,为古老工艺赋予新的生命力与创造力,通过设计、工艺、色彩等元素的精进与革新,使香云纱通过不断地传播与传承,成为一道传统与现代交融,古典与时尚共生的文化符号。

更多精彩,请点击 http://culture.kaiwind.com/

0

留言

推荐文章
U020170421406098143893.jpg
郭沫若的书法着实不凡 在当代少有人及

郭沫若的书法传统功力深厚,点画之间变化多端,更难得的是融性情于法度之中,而发之于外,这一点也是寻常书法家所难达到的高度。

U020170421404414786052.jpg
中国烹饪的祖师爷 辅佐开创了一个伟大王朝

把他作为中国烹饪师祖,就是为了传承他勤政为民、食以体政、厚德馨香、恩泽梓桑、五味调和、和而不同的精神,尊师重道,感召后世,更好地弘扬中华饮食文化,促进中华餐...

U020170421399508156112.jpg
揭秘:“为虎作伥”的“伥”到底是个什么鬼

受害者反害人:“为虎作伥”的“伥”到底是个什么鬼?书中虽未记载该小儿最终去处如何,但如此澄明煌亮的灵魂,应当是足以令先辈众伥无颜以对的吧。

U020170421398072219420.jpg
宋人已开始读报纸:民间“媒体”竟敢伪造诏书

一个生活在宋朝的知识分子,如果他关心时政,他可以每天都市场上买一张报纸,上面通常刊登有最近的政治新闻与社会奇闻。

专题排行
image001.jpg
蒙古铁骑六践夏土 奇兵利器保卫家园

蒙古国建立之初,成吉思汗就雄心壮志,要用军事手段攻灭蒙古周围的金、西夏和西辽,一统天下。他制定了长远的战争规划,第一步成吉思汗便将军事打击的矛头对准了西夏,...

大清第一心机Boy雍正帝:朕就是这样的汉子

在历史的长河中回望清史,拨开所谓“康乾盛世”光艳外表,才发现这不过是封建社会的回光返照,这古代封建王朝的最后一个盛世依附艳粉雕饰的繁荣并不值得大大惊叹,反观...

吃香喝辣的古代丐帮CEO

丐帮作为金庸小说中的重要帮派,被称为“天下第一大帮”,丐帮CEO不仅以“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闻名天下,更因心系百姓而得到了众多武林人士的爱戴和尊重。那么真...

在白山黑水间战斗14年的东北英雄

东北的抗战历史是和每户家庭息息相关的,东北可谓是全民参战,武装队伍多种多样,战斗时间之长,兵力之多,伤亡之大,是全国之最。抗日义勇军、抗日游击队、人民革命军...

深度报道
QQ截图20150511080845.jpg
视野:精神病人当街暴打幼童谁之过

近日,一则陕西洛川男子暴打2岁幼童的视频疯传网络,迅速成为舆论的焦点。

1.jpg
法轮功骨干频频早亡的背后

2005年至2013年,法轮功海外骨干人员已知死亡28人,年平均死亡近4人。他们都是“主佛”李洪志最忠实的信徒,最应该被法轮功庇佑的一群人,却多在20-60岁这样人生黄金期...

2.jpg
3·15特辑:让消费更有尊严

又到了一年3·15的时间,消费者维权又成为热点话题,3·15晚会也令人期待。

1.jpg
两会特辑:会场之外看两会

2014年,全国“两会”成为全世界人们关注的焦点,这注定是一场非比寻常的“两会”。

扫描二维码,用微信看文史新说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