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绛去世:中国又失去了一位先生

导语

5月25日凌晨,105岁的杨绛先生走了。和她挚爱的丈夫、女儿在另一个世界幸福团聚。杨绛先生百岁时说“我今年一百岁,已经走到了人生的边缘,我无法确知自己还能往前走多远,寿命是不由自主的,但我很清楚我快‘回家’了。我得洗净这一百年沾染的污秽回家。”对于丈夫她说:“我只求比他多活一年。照顾人,男不如女。我尽力保养自己,争求‘夫在先,妻在后’。”钱钟书给了她一个评价:“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凯风网河南频道 供稿:李远 编辑:安静 仲德

1.jpg
杨绛去世:中国又失去了一位先生

   一、钱钟书生命中的杨绛

 

杨绛童年照 

杨绛的父亲杨荫杭生于江苏无锡,字补塘,笔名老圃,与杨绛母亲唐须荌(1878-1937)结婚。 杨绛的父母是旧式夫妇,遵照传统“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模式生活,他们感情很好,无话不谈,婚姻生活和谐美满。1911年7月17日,北京,杨家第四个孩子出生,名季康,小名阿季,后以笔名“杨绛”行世。1932年,杨绛成为清华大学研究院外国语文学系研究生。这是重要的一年,在这里,她认识了钱钟书。

 

青年时代的杨绛 

钱钟书的父亲认为这个儿子的大毛病,是孩子气,没正经。成了父亲一辈子担心的儿子。作为一生是钱钟书生命中的杨绛,觉得照顾钱钟书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工作,常感到人生实苦。付出就有收获,最大的功劳是保住了钱钟书的淘气和那一团痴气。这是钱钟书的最可贵处。贤惠也得到了父母的认可,钱钟书的父亲问钱钟书的母亲,他去世后她愿跟谁同住,答:“季康”,婆婆话让杨绛感到莫大荣誉。【详细】

  二、爱丈夫胜过爱自己

 

杨绛与钱钟书 

1932年3月2日晚,清华古月堂门口,杨绛在清华大学初见钱钟书,只见他身着青布大褂,脚踏毛底布鞋,戴一副老式眼镜,浑身儒雅气质,“蔚然而深秀”。匆匆一见,甚至没说一句话,彼此竟相互难忘。其实,早在1919年,8岁的杨绛曾随父母去过钱钟书家做客。钱钟书写信给杨绛,约她相会。见面后,钱钟书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有订婚。”杨绛说:“我也没有男朋友。”从此他们开始了书信往来。1935年,杨绛与钱钟书结婚。,

 

1962年杨绛与钱钟书 

当得知钱钟书想写一部长篇小说时,杨绛要他减少教课钟点,致力写作。为节省开销,辞掉女佣,心甘情愿地做“灶下婢”。 握笔的手初干粗活免不了伤痕累累,一会儿劈柴木刺扎进了皮肉,一会儿又烫起了泡。杨绛说:我爱丈夫,胜过自己。这种爱不是盲目的,是理解,理解愈深,感情愈好。相互理解,才有自觉的相互支持。夫妻间最重要的是朋友关系,即使不能做知心的朋友,也该是能做得伴侣的朋友或互相尊重的伴侣。【详细】

  三、夫妻间最重要的是朋友关系

 

新婚时期的钱钟书与杨绛 

1935年8月13日,钱钟书、杨绛搭乘P&Q公司油轮,由上海起程赴英留学。刚结婚的二人在出国的轮船上吵了一架,原因只为法文“bon”的读音。杨绛说钱钟书的口音带乡音;钱钟书不服,说了许多伤感情的话。杨绛也尽力伤他,然后请同船一位能说英语的法国夫人公断。法国夫人说杨绛对、钱钟书错。杨绛虽赢,但觉无趣,很不开心。钱钟书输了,当然更不开心。他们都觉得吵架很无聊,争来争去改变不了读音的定规,就此商定日后各持异议,不必求同。以后,凡遇事两人一商量就决定了,不全依钱钟书,也不全依杨绛。

 

杨绛与钱钟书在牛津 

杨绛以为“夫妻间最重要的是朋友关系”。在1946年《人?兽?鬼》初版扉页上,钱钟书写有这样一段既浪漫又体己的话:

To C. K. Y.

An almost impossible combination of 3 incompatible things: wife, mistress, & friend.

--C.S.C

(赠予 杨季康   绝无仅有地结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妻子,情人,朋友。——钱钟书)

对此杨绛说:钟书称我妻子、情人、朋友,绝无仅有的三者统一体;我认为三者应该是统一的。情人而非朋友的关系是不能持久的。夫妻而不够朋友,只好分手。不过,身兼“妻子,情人,朋友”的杨绛也坦言:“的确,女人活在世上要比男人吃亏一点,吃亏就吃亏吧!我是吃亏主义者。”【详细】

   四、我们仨彩云易散琉璃脆

 

杨绛、钱瑗、钱钟书 

杨绛在《我们仨》里写道:“1997年早春,阿媛去世。1998年岁末,钟书去世。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用“彩云易散琉璃脆”的句子,来表达自己对爱人钱钟书、女儿钱瑗去世之后的心情。在杨绛眼里,“我的生平杰作就是一个钱瑗”,一个被父母视如掌上明珠却难逃命运劫数的女儿。1996年11月独生女儿钱瑗的病逝,对杨绛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还没有从丧女的悲哀中解脱,翌年12月19日,相伴了60多载的丈夫钱钟书又离她而去。

 

老年的钱钟书与杨绛 

这让杨绛对生、老、病、死有了透彻的领悟,希望自己能够“死者如生,生者无愧”(钱钟书语)。家里的一切都保持女儿和丈夫在世时的旧样。88岁高龄的她没有倒下,杨绛以她那羸弱的身躯挺过来了。面对挚友的安慰:“你不懂呀,如果我走在女儿和钟书前面,你想想,钱瑗、钟书受得了吗?所以,这并不是坏事,你往深处想想,让痛苦的担子由我来挑,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详细】

   五、一代才女已成世纪佳话

  

青年时期的杨绛 

求学清华时,一贯爱好文学的杨绛开始自己创作,备受任课教师朱自清的欣赏,她的第一篇散文《收脚印》和第一篇小说《璐璐,不用愁!》在《大 公报?文艺副刊》上发表。从1953年开始,杨绛陆续创作了《洗澡》、《称心如意》、《弄真成假》等小说、剧本。她翻译 的47万字的法国小说《吉尔?布拉斯》,受到朱光潜的高度称赞:我国散文(小说)翻译“杨绛最好”。 1978年4月,杨绛翻译的《堂吉诃德》出版。1980年的《洗澡》,是杨绛迄今为止惟一一部长篇小说。这部18万字的小说被施蛰存誉为“半部《红楼梦》加上半部《儒林外史》”。

 

杨绛先生 

2003年,《我们仨》出版问世,这本书写尽了她对丈夫和女儿最深切绵长的怀念。时隔四年,96岁高龄的杨绛又推出 一本散文集《走到人生边上》。走到人生的边上,她愈战愈 勇,唯愿“死者如生,生者无愧”——钱钟书留下的几麻袋天书般的手稿与中外文笔记,多达7万余页,也被杨绛接手过来,陆续整理得井井有条: 3卷《容安馆札记》,178册外文笔记,20卷的《钱钟书手稿集?中文笔记》【详细】

  结语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杨绛先生,终于洗净了百年沾染的污秽,回“家”了。独女钱瑗和丈夫钱锺书离世后,她一直闭门深居,如今“我们仨,再无生离与死别”。留给我们的是无尽思念和感动!综合资料来源网络

更多精彩,请点击 http://culture.kaiwind.com/

0

留言

推荐文章
微信截图_20181106160707.png
明朝的秘密部队锦衣卫到底有多传奇

卫士们乱棍横飞,拳打脚踢,差点将拦驾者打死。尽管被打得奄奄一息,但这个人仍然一手扳着马车,一手指着胡府方向,即使满身是血也决不松手。

微信截图_20181106160707.png
人文精神最基本的信念是把人当作人

文学作品只是属于静态的文字吗?它只是限于艺术审美的领域吗?或者,它竟只是创作者之间的文字游戏吗?

微信截图_20181106160707.png
阅读《傅雷家书》定会扩大你的视野

你的片于只听了一次,一则唱针已旧,不敢多用,二则寄来唱片只有一套,也得特别爱护。

微信截图_20181106160707.png
曹操不姓曹!他为啥自称是西汉曹参的后人

其实,早在东汉末年,曹操的身世就受到攻击。曹操敌敌袁绍,曾经在攻击曹操的一篇檄文中说“父嵩乞丐携养”,意思是说曹操是父亲曹嵩在路边捡来的乞丐。当时还有人说,...

专题排行
微信截图_20181106160707.png
李白立冬最美诗词:只有4句 一开头就不俗

“冻笔新诗懒写,寒炉美酒时温。”古代人创作前,都会在心中默念推敲,感觉可以的时候,才会下笔去写,誊写在纸张,李白也是如此。

微信截图_20180929143909.png
太平天国国运之战:两万精锐全部损失殆尽

1864年7月,应曾国藩之请求,忠王李秀成在两江总督府写下了五万余字的《自述书》,对太平天国运动的兴衰成败做了深入分析,并总结出天国的“十大错误”。

微信截图_20180929142020.png
一座南宋小城是如何抵抗蒙古大军长达20年

金庸小说《神雕侠侣》,快到结局时,有个很出名的场面。襄阳城下,宋蒙交兵,蒙古大汗蒙哥愣是让杨过用飞石活活打死,蒙古军顿时溃败,郭、杨等大侠力挽狂澜,暂时保住...

微信截图_20180929134621.png
大诗人王维竟是叛国贼!靠一首诗逃出生天

王维,唐朝中期的著名诗人。我国的中小学语文课本中收录了不少王维的诗词,他的大名仅次于李白、杜甫、白居易,是我国第四著名的唐朝诗人。“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深度报道
QQ截图20150511080845.jpg
视野:精神病人当街暴打幼童谁之过

近日,一则陕西洛川男子暴打2岁幼童的视频疯传网络,迅速成为舆论的焦点。

1.jpg
法轮功骨干频频早亡的背后

2005年至2013年,法轮功海外骨干人员已知死亡28人,年平均死亡近4人。他们都是“主佛”李洪志最忠实的信徒,最应该被法轮功庇佑的一群人,却多在20-60岁这样人生黄金期...

2.jpg
3·15特辑:让消费更有尊严

又到了一年3·15的时间,消费者维权又成为热点话题,3·15晚会也令人期待。

1.jpg
两会特辑:会场之外看两会

2014年,全国“两会”成为全世界人们关注的焦点,这注定是一场非比寻常的“两会”。

扫描二维码,用微信看文史新说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