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史说

我国《史记》中三位先贤的境遇与抉择

发布日期:2016年03月11日   文章来源:《文史天地》第215期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司马迁

  司马迁为我们列举过一串古代名人故事,关注他们在遭遇人生中重大困境中的表现——他们怎样渡过逆境并作出抉择。司马迁认为,古代的经典大多是圣贤抒发人生忧愤而写出的。他们以创作升华了磨难,将痛苦转化为有意义的东西。“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厄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而论《兵法》;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史记·太史公自序》)。司马迁总结的这些经典案例,向我们展示出古代杰出人物的境遇与抉择故事。我们选取前三位的故事为代表,一起来体会古人的智慧与意志。

  太史公提到的第一故事是西伯侯姬昌“羑里演周易”。在距今大约3000年的商纣王时代,纣王任命西伯姬昌(即周文王)、九侯、鄂侯为三公。纣王搜刮民财没有限度,杀戮不止,沉溺于逸乐与美酒。九侯有个美丽的女儿,把她嫁给了纣王。然而,九侯的女儿不喜欢过度玩乐,纣王发怒杀死了她,还把九侯剁成了肉酱。鄂侯义愤难平,向纣王激烈谏争此事。纣王把鄂侯杀死后熏成肉脯。西伯侯听说后,暗中悲伤地叹息。这个情况被崇侯虎知道了,他向纣王告发了西伯(《史记·殷本纪》)。崇侯虎还观察到西伯实行德政,招揽天下贤才的治国举措。他对纣王说:西伯侯积累善政,吸引了四方诸侯追随他,这样一定会损害、威胁您的权威和地位。纣王认同了这个意见,于是将西伯侯囚禁在羑里(今河南汤阴县北)。西伯被拘禁囚后,受到殷人筮占决疑的文化传统影响,开始专心学习殷人的神秘文化。他虚心接受殷人的文化,并且将其向前推进一步,在《易》的基础上创造了“演德”的《易象》,开创了《易》的理性与人文传统。从今天传世本《周易》象辞中可以窥见西伯思想的大略风貌。

  相传《易》最早由阴(--)阳(—)二爻组成,以八种不同方式的组合符号来象征、代表自然和社会现象。八卦名称分别是:乾(象征天)、坤(地)、巽(象征风)、震(象征雷)、坎(象征水)、离(象征火)、艮(象征山)、兑(象征泽)。西伯侯将八卦两两相重组成六十四卦,并且他为六十四卦推演出《易象》,从自然现象联系历史人物事件,评断人事行为得失,由此推广、衍生出深刻的人生哲理(《史记·周本纪》)。

  公元前540年(鲁昭公二年),韩宣子(韩起)担任晋国新执政大臣,根据当时的礼仪他受晋侯委托来鲁国访问,祝贺鲁昭公新立,修盟通好(当时晋为盟主国),受到特殊的礼遇,他得以观览鲁国秘府所藏的重要典籍——《易象》与《鲁春秋》。他参观之后,深有感触地说:鲁国保留了周的文献,我今天才知道周朝能成就王业的缘故!(《左传·昭公二年》)可见,《易象》基本相当于周王朝的立国纲领。

  西伯推演的《易象》中有较大分量的境遇与抉择问题。《易象》的神奇之处在于,它探讨了境遇与目标之间最正当合理的途径。逆境从而成为砥砺、激励自我进取的阶梯。《乾》《坤》是六十四卦的总纲,二卦的象辞表达了人们立身处世的根本准则:一个人的成功,一个部族的兴盛,其立足点是自强和团结。《乾》象:“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天的本质象征着自强与勤劳,这是第一美德。《坤》象:“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大地象征的哲理是博大宽厚,它负载万物,容载万物。《屯》卦和《蒙》卦象征着创业之初的艰难境遇。《屯》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蒙》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这两卦象辞认为人们在创业之初,必须奋发努力,培养勇于实践克服险阻的气概。事业初创是最为艰难的时刻,必须运用坚毅的心志和长期的努力,否则不能有日后的亨通上达。

  《大过》《困》卦象征了人们所处的困难与危机境遇。《大过》象曰:“泽灭木,大过, 君子以独立不惧,返世无闷。”《困》象曰:“泽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大过》象征大泽淹没树木,遭遇危困之局,君子独自屹立不倒,毫不畏惧的非凡气魄可以从患难中拯救自己。《困》卦象征泽中无水、进退维谷的困境,君子处于这样的境遇应当心志安定,泰然自若,并坚守志向,成就自己,这是君子身处困境应具备的德行。在《临》卦象辞中重点讨论了“临民”(即作为统治者)所应具备的德行。西伯在《易象》中创造了一种修德的型范、立国的纲领。《史记·周本纪》说:西伯侯从囚禁地羑里,被放归回国之后,“乃阴修德行善,诸侯多叛纣而往归西伯。西伯滋大,纣由是稍失权重”。可见,羑里的幽禁生活成为他事业的转折点,此后西伯的事业为之一变。西伯推演《易象》重建立国的纲领,带领周的贵族保存实力,发展壮大,以联合诸侯的方略,最终战胜强大的殷商王朝,实现周朝“王天下”的目标。(姜广辉著《“文王演〈周易〉”新说》)。

  西伯以创作《易象》的经历告诉我们,痛苦与苦难怎样砥砺人格的成长,由此苦难成为一种资源。令人痛苦的拘禁生涯中,西伯专心致力于对《易》的研究,总结出个人修德的法式、国家立国的方略。他不仅摆脱了痛苦,还升华了痛苦,将炼狱般的痛苦生活转化为领悟智慧的资源。《易象》为我们在不同境遇下修身进取提供了珍贵的示范,作为最为古老的东方哲学体系将我们的思维引向奇幻、空灵的境界。

 

孔子行教图

  第二个是孔子创作《春秋》的故事。孔子生活在春秋中后期,他周游列国推行自己的王道政治。然而,在“礼崩乐坏”的时代,诸侯国对儒学的外在形式——繁琐礼仪不感兴趣。儒学对夏、商、周三代以来的政治制度的总结与探索的理论价值,代表了一个新时代的制度方向,对于当时的贵族执政者来说,不仅触犯了他们的现实利益,而且还过于前瞻导致无法理解,因此孔子的政治学说在现实面前总是遭遇挫败。

  但孔子仍然继续在列国之间奔走。陈蔡之围是他周游列国中遭遇的最大挫折。当孔子居住在陈国、蔡国之间,楚国国君得知了这个情况,准备派人去聘请孔子,孔子也准备接受楚国的聘礼。陈、蔡两国的大夫认为:孔子是一个名气非常大的圣人,他所指出的问题往往切中诸侯国的要害。他长时间滞留在我们陈、蔡两国之间,了解两国内政,对两国大夫的施政都很不满意。如今,楚国是个大国,前来延请孔子。孔子一旦被楚国任用参政,那么陈、蔡两国执政的大夫就危险了。于是两国派人包围了孔子一行人,限制他们的行动自由,断绝了粮食供应。随行的弟子有人甚至饿病了。孔子此时几乎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虽然他仍然坚持:“君子遭受困厄而能坚守节操,不像小人一遇困窘就不能节制自己。”(《史记·孔子世家》)但是,此时他也意识到在现实政治中实现自己的主张,可能性不大了。

  孔子晚年又发生了几件事,促使他在自己的时代推行王道的理想陷入绝望。鲁哀公十四年(前481年),孔子已经71岁了。鲁国在大野泽(今山东巨鹿县)狩猎,获得一头罕见的怪兽,孔子亲自去观看,认为是“麒麟”。为此他十分悲伤,因为麒麟是仁兽,是圣人的象征,现在见到死麟,这是预示着自己的死亡。这意味着他在有生之年不能见到自己政治理想实现了。第二件事是孔子最为看重的学生颜渊去世,孔子痛哭失声,颜渊被他当做自己学说最理想的传人。岁月老去,祥瑞不现,理想继承人死亡,在这一连串的打击下,孔子痛苦到了极点。他不禁自问:“吾道不行矣,吾何以自见于后世哉?”(《史记·孔子世家》)

  陈蔡之围与晚年的境遇使孔子明白,自己的政治理念无法通过现实执政渠道来实现。孔子选择了一个独特的方式,继续了自己的事业与理想,作《春秋》,将“先王之道”的理想原则传于后世。他的创作方式是将义理依附于当时已经发生的具体史事上,以促使“道义”彰显得深刻、显著、明确;而不是单纯地记载下一些义理上的说教(《史记·太史公自序》)。

(责任编辑:青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