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史说

谁是真正为反秦合纵作出巨大贡献的人物

发布日期:2017年04月21日   文章来源:新浪历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中国崛起——华夏体系500年的大历史》

  当时六国的合纵,多是一些谋士、纵横家发起的,而这些推动六国合纵的主要人物,主要是公孙衍、苏秦、孟尝君、春申君、信陵君等人,但这些人物鱼龙混杂,有些是真心主张和推动合纵抗秦,有些却是出于个人名利。尤其是推动合纵的战国策士们,到六国游说,他们的务实态度、运筹谋划和充满智慧的说辞、求新求变的时代精神、敢于表现和张扬的个性等,是历史上的一个星光灿烂的群体,但也充满功利主义的气息而缺少始终如一的理想和高尚的人格魅力。

  比如,首倡合纵反秦的公孙衍以魏相行三国相事,有了相当大的权力,但却和当时其他的纵横家一样,其行为的出发点是一己之私利而非国家之利。他是魏国人,后入秦为大良造后率军攻魏,对魏不忠,后在秦受张仪排挤又回魏为相发动对秦国的进攻,对秦不忠,但他对合纵也不忠,对其首倡的合纵也并不作为事业而奋斗,只是把它作为博取功名的一种手段,对合纵的战略并无系统的考虑,在合纵失败后又鼓动齐国攻赵,挑起合纵联盟的矛盾,有公元前316年的齐与赵魏之战,齐国胜赵魏联军于观泽。(参见《史记·六国年表》。)

  苏秦是第四次反秦合纵联盟的推动者。关于苏秦的不同说法有:1.苏秦为纵长、赵相李兑为纵长、齐湣王为纵长。2.苏秦是奉燕昭王命入齐;苏秦因与燕易王母后有染事被发现恐诛而入齐。3.苏秦被诛是燕间谍身份暴露而死;苏秦是与齐大夫争宠,被人杀死,齐王以车裂苏秦而引凶手邀功现身而为苏秦报仇。但苏秦也并未把合纵反秦作为其终身追求的事业。他是周国人,到燕被任用为相,后又入齐为相,但从他的精神追求来看,他是在为燕从事间谍活动,其战略目标不是反秦,而是挑起齐与赵的战争,激化齐与其他国家的矛盾,败齐和衰齐,最终使燕从中谋利。苏秦不同意燕王所说的“一定要与赵国友好,以利于燕国”,因为“我不知道这有什么道理,赵国相国奉阳君的打算是,与齐、秦友好以保他的封地,这是他的第一目标。其次是改善与齐国的关系,以便国家安定。齐、赵如果改善关系,必将是燕国的大祸。听任齐、赵交好,必有害于燕国;但使齐、赵交恶,必使奉阳君怨恨于我。如果我使齐、赵交好,个人肯定会受到优待,但我认为这样做不利于燕国。赵国没有力量攻伐齐国,即使攻伐也没有益处。对赵国来说,不得罪齐国是上策。但是,齐、赵不交恶,燕国就不安全,燕王的功业就不能实现”。(房立中主编:《纵横家全书》,学苑出版社1995年版,第110—113页。)

  到齐国后,他又劝齐王把所占燕国的十城送回燕,但不是为了使齐燕结盟反秦,而是为了燕国利益;他劝阻燕王不要攻齐,也不是为了反秦大计,而是为了燕国更大的利益;他为燕王谋划的是使齐西劳于宋,南疲于楚,然后燕可趁机攻齐而复仇。正是在他的唆使下,齐国攻灭宋国,后来导致齐国与秦国绝交,也导致魏韩赵燕四国的矛盾激化,使战国出现了合纵反秦到合纵反齐的变局。所以,苏秦推动的反秦合纵只是一个手段和工具,真正的目的是掩盖推动齐攻宋的战略目的,使其可以乘秦国对付韩赵魏燕之机,对宋国发动进攻,使宋的后台和依靠秦国无暇救宋,而反秦、攻宋都不是苏秦的最后目标,他的目标是通过反秦推动齐攻宋,通过齐攻宋达到燕伐齐的最后目的。因为齐一攻宋,就使其他反秦四国陷于两难境地,既无法全力攻秦,又陷于秦而不能马上撤军。这样,各国韩赵魏燕秦五国都会感到被齐玩弄于股掌从而都对齐感到愤怒,最后导致了五国合纵攻齐的战争。所以,表面上齐国通过齐相苏秦在推动反秦,但实际上作为反秦动力的齐国并不积极出兵,从一开始就埋下了合纵不能成功的种子。后苏秦的反间活动暴露,被车裂而死。所以,与其说苏秦推动了反秦合纵,不如说苏秦为燕谋利导致五国攻齐几乎灭齐,使齐国元气大伤而失去了反秦的重要力量。

  春申君黄歇、平原君赵胜、孟尝君田文都在反秦合纵联盟过程中发挥过一定作用,但都相当有限,不能担当六国领袖的作用。

  真正为反秦合纵作出巨大贡献的人物,实际上应是魏国的信陵君魏无忌。

  信陵君魏无忌(?—前243年),与战国时著名的春申君黄歇、孟尝君田文、平原君赵胜并称战国四公子,是魏安釐王魏圉之弟。他出生和生长的魏国正经历历史上的衰落时期,并且他也看出了魏国无法挽回的衰落的趋势,因此他有意效仿齐国孟尝君田文之法,他“为人仁而下士,士无贤不肖皆谦而礼交之,不敢以其富贵骄士。士以此方数千里争往归之,致食客三千人”(《史记·魏公子列传》),同时,他广布情报网,以图在危局时发挥作用。

  《史记·魏公子列传》载,一次魏军报赵兵将寇魏,魏王很不安,但正与魏王下棋的魏无忌却说,没有事,赵国并不想进攻魏国,只是“赵王田猎耳,非为寇也”。后果然魏军又报证实了魏无忌的判断,原来早有情报告诉过魏无忌。

  安釐王在位十几年,昏庸无能,目光短浅,对秦国的强大和对魏的威胁缺乏清楚认识,当一次齐楚相约攻魏时,魏王竟想亲秦而伐韩,魏无忌就以天下趋势劝阻说,“秦与戎翟同俗,有虎狼之心,贪戾好利无信,不识礼义德行。苟有利焉,不顾亲戚兄弟,若禽兽耳,此天下之所识也,非有所施厚积德也。……今王与秦共伐韩而益近秦患”,是很不明智的,因为秦魏联手如灭韩,“夫韩亡之后,兵出之日,非魏无攻已”,秦得利就是魏的威胁,秦有怀、茅、邢丘,对魏“河内共、汲必危;有郑地,得垣雍,决荧泽水灌大梁,大梁必亡”,因此,魏必须存韩,“夫存韩安魏而利天下”。《史记·魏世家》。后来,果然在秦灭韩五年后,魏国也被秦灭,局势发展表明当年魏无忌的判断是正确的。

  由于魏无忌对局势有清楚的认识,所以他的反秦合纵的行动就很坚决果断,故有后来魏无忌甘冒杀头之罪而救赵邯郸之危的义举,当时的魏王在救赵问题上,一方面派将军晋鄙领兵十万准备救赵,但另一方面又受到秦王的威胁而不前,魏无忌遂决定派自己的私人武装与秦军死拼,后得门客盗符救赵之计而行之,杀魏领军之将晋鄙,得选兵八万人与楚军和赵军内外合力夹攻,大败秦军于邯郸,赵王称赞为“自古贤人未有及公子者也”。(《史记·魏公子列传》)

  但魏无忌偷盗兵符、矫杀晋鄙都是死罪,因此魏无忌只能亡于赵十几年而不得归魏,后在秦多次出兵伐魏且魏军数败的情况下,魏无忌又以国为重,违背曾许下的诺言而回魏,被任为相和上将军。公元前247年魏无忌主持了新一轮的反秦合纵,并亲率燕、赵、韩、楚、魏联军西向攻秦,再次大败秦军,并乘胜攻至函谷关。

  魏无忌主持的这两次反秦联盟,都使秦遭到重大打击,也是反秦合纵中仅有的两次有实质性胜利的联盟。但无能的魏王对有才能的魏无忌猜忌不已,畏其贤能,不但不敢将国事交予他,反而对他采取了防范的政策,终于又将魏无忌撤职。三年后魏无忌在郁忧和忧闷中死去。

  在当时战国后期的人物中,魏无忌是最有战略眼光并且具有很高军事指挥才能的人物,这也是他和公孙衍、苏秦、李兑等推动反秦合纵人士不同的地方,他与这些策士最大的不同,是他始终如一地推动反秦合纵联盟的发展,并且为此作出了很大的努力,不仅忠于魏国,而且也忠于反秦联盟,是具有国际主义视野的战略家、军事家和政治家,他的才能、智慧和成就也远超出于其他战国三公子。但他虽有其才,却未能得其职和权,因此总体上也是影响有限。

  最有实力承担反秦领导国家的齐国和楚国,未能承担起领导国家的责任和义务。国际合作是一种合作难度很高的行为,必须要有强大实力的国家,承担同盟的领导国,承担领导的义务并为其他参与国提供合作的公共安全平台,包括为落后和弱小的国家提供军事经济援助,在弱小国家遭受共同敌人进攻和威胁时,派出军队与之共同作战等。

  在秦国崛起过程中,受害最大的应当是齐国和楚国这两个有潜力充当华夏体系霸权的国家,当秦国后来居上成为新的霸权国家时,不要说是六国合作,仅仅是齐楚两个大国如能加强合作,还是有可能遏制秦国霸权的,至少可以做到不被秦国吞并。因为齐国地有两千里,经济上最富,军事上也有很强实力;楚国的综合实力也很强,有地五千里,人口众多。但齐、楚两个大国不但未能承担反秦的领导大任,反而相互牵制,或者与秦合作来反对对方,最后都被秦所利用。

  在第一次反秦联盟中,最早被推出来的领导国是楚国。公元前318年第一次反秦联盟时,楚怀王被推为纵长,按理应当承担起领导责任,但楚怀王的楚国在这次反秦战争中,持消极态度,齐国对楚的纵长地位也是不服的,楚、齐两国的矛盾也导致了两国对反秦不积极,导致第一次合纵不欢而散,第二年,齐把矛头对准了昨天的同盟国,有“齐湣王伐败赵、魏军”。

  尽管如此,到“十六年(公元前313年),秦欲伐齐,而楚与齐从亲,秦惠王患之”,就是说,秦国当时还是很担心齐楚两国合作的,因此,秦国要继续霸权,就要想法拆散齐、楚的合作,因此秦国利用楚怀王的贪婪欲望,用张仪以所谓六百里献楚的计谋引诱楚怀王。当时在楚的陈轸一眼就看穿了秦国的计谋在于拆齐楚之合作,曾指出,对曰:“秦之所为重王者,以王之有齐也。今地未可得而齐交先绝,是楚孤也。……西起秦患,北绝齐交,则两国之兵必至。”(《史记·楚世家》)但固执的楚怀王听不进。终有三败之辱。

  后来,公元前309年,“齐湣王欲为从长,恶楚之与秦合,乃使使遗楚王书”,也曾对楚王晓之以大义,指出楚国现在的“事秦”(服从于秦)的政策,其后果将是“韩、魏恐,必因二人求合于秦,则燕、赵亦宜事秦。四国争事秦,则楚为郡县矣”,因此他劝楚王“何不与寡人并力收韩、魏、燕、赵,与为从而尊周室,以案兵息民,令于天下,莫敢不乐听,则王名成矣。王率诸侯并伐,破秦必矣”,“怀王许之,竟不合秦,而合齐以善韩”《史记·楚世家》。,楚怀王也一度接受,只可惜这一齐楚合作的政策只坚持了四年,到公元前305年,楚怀王再次背盟,“倍齐而合秦,秦昭王初立,乃厚赂于楚。楚往迎妇。二十五年,怀王入与秦昭王盟,约于黄棘。秦复与楚上庸。二十六年,齐、韩、魏为楚负其从亲而合于秦,三国共伐楚。二十七年,秦大夫有私与楚太子斗,楚太子杀之而亡归。二十八年,秦乃与齐、韩、魏共攻楚,杀楚将唐昧”;楚背离齐楚合作的政策导致了严重的恶果,也使六国的合纵反秦事业遭到重创。

  但是,齐国对合纵抗秦也同样不坚决,也未能承担起反秦领导国家的重任。虽然楚国背叛可恶,但若齐能坚持以反秦大计为重,也不会以合秦之举来出惩处楚背盟的怨气。齐出于自私的考虑,还曾在公元前287年与“秦各自称为帝”(“月余,复归帝为王”)。

  自公元前284年齐国被五国联军打败之后,虽然也曾复国,但此后的齐国早失去领导六国联盟的雄心和实力,所以后来的齐国实际上采取了孤立主义、绥靖主义的态度,不参与其他五国反秦的活动,以谋自保,比楚国更为消极。楚国后来还有两次积极参与了公元前256年、公元前247年和公元前241年的反秦合纵,但齐国一次也不参加,完全丧失了一个大国的战略判断能力。齐王建时的齐国,曾有40多年的和平时期,但齐王建却是一个昏庸无能、目光短浅之徒,在“秦日夜攻三晋、燕、楚,五国各自救于秦”的关键时期,齐王建却凭其东临大海无后顾之忧,西离强秦千里之外,得免于中原的战乱,是“故王建立四十余年不受兵”,当秦攻赵军于长平之时,赵国曾经向齐借粮,齐国有位叫周子的人,曾对其晓之以赵齐犹如唇齿的大义,但这个愚昧的统治者却听不懂。最后齐国在歌舞升平中走向灭亡。

  (摘自叶自成著:《中国崛起——华夏体系500年的大历史》,人民出版社2013年8月版)

《凯风智见:范仲淹“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凯风智见:朱纨之死与嘉靖海禁实相》  

《文史新说:范仲淹三次贬官却被朋友点赞》  

《文史新说:涨姿势 007、中情局的鼻祖原来在这里!》  

《文史新说:晏子要做顶天立地伟丈夫》  

《文史新说:穿越古代去买房》  

《文史新说:那个被宋朝士大夫们推崇备至的“格君者”陆贽》 

(责任编辑:青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