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史说

大唐一穷侠客 一老头给他三千万要他办事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19日   文章来源:一得阁主人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杜子春,隋初人,少落拓,不事家产,然以志气闲旷,纵酒闲游。资产荡尽,投于亲故,皆以不事事见弃。方冬,衣破腹空,徒行长安中,日晚未食,彷徨不知所往。于东市西门,饥寒之色可掬,仰天长吁。

  这种人叫做游侠,李白就是这样的人。有钱了大吃二喝,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喝凉水。没钱了满大街借钱蹭饭,骂尽天下负心人。就是不反省自己交的都是酒肉朋友。别人有家有业的,你光棍一条,谁能跟你混多久啊。

 

  于是一老头拄着拐杖来了,问他,你为啥叹气。他说我饿啊,穷的没钱花。亲戚都是一帮见利忘义之徒,我好的时候纷纷蝇聚,见我落魄了立马作鸟兽散,翻脸不认人。有一老人策杖于前,问曰:“君子何叹?”春言其心,且愤其亲戚之疏薄也,感激之气,发于颜色。

  老头问,多少钱你就够花了。小杜说,三五万我就能活。我靠,不愧是大侠,看人家这口气。老头说,再多点。小杜说十万。老头说你再多点。小杜说一百万。再多点,三百万。老头说,够了。然后从怀里抽出一匹绸缎说,今晚你先拿着吃饭,明天中午你在西市的波斯人办的商业协会找我,千万不要迟到了。

 

  老人曰:“几缗则丰用?”子春曰:“三五万则可以活矣。”老人曰:“未也。”更言之:“十万。”曰:“未也。”乃言“百万”。亦曰:“未也。”曰:“三百万。”乃曰:“可矣。”于是袖出一缗曰:“给子今夕,明日午时,候子于西市波斯邸,慎无后期。”及时子春往,老人果与钱三百万,不告姓名而去。

  小杜有了三百万,立马高头大马灯红酒绿美人美酒,把穷的吃不开饭的落魄忘于脑后。一两年时间把三百万花的毛钱不剩,衣服都抵当了,马换成驴,驴换成步走,再然后又吃不开饭了。用一句网络语,水土不服,就服你。子春既富,荡心复炽,自以为终身不复羁旅也。乘肥衣轻,会酒徒,征丝管,歌舞于倡楼,不复以治生为意。一二年间,稍稍而尽,衣服车马,易贵从贱,去马而驴,去驴而徒,倏忽如初。既而复无计,自叹于市门。

 

  老头又来了,握着他的手说,你怎么又混到这副德行,真是一个奇葩,我还想接济你,你说多少钱够你花。小杜很惭愧,不说话,老头逼问,小杜又要了一千万。

  发声而老人到,握其手曰:“君复如此,奇哉。吾将复济子。几缗方可?”子春惭不应。老人因逼之,子春愧谢而已。老人曰:“明日午时,来前期处。”子春忍愧而往,得钱一千万。小杜得了一千万,开始也想着奋发图强过好日子,可是没过两三年,又把一千万挥霍了,穷困如初。再见老头,捂着脸就走,没脸见人。老头又给了三千万,说道,你要是再发不了财,你就穷到骨头里了,你就没治了。

 

  未受之初,愤发,以为从此谋身治生,石季伦、猗顿小竖耳。钱既入手,心又翻然,纵适之情,又却如故。不一二年间,贫过旧日。复遇老人于故处,子春不胜其愧,掩面而走。老人牵裾止之,又曰:“嗟乎拙谋也。”因与三千万,曰:“此而不痊,则子贫在膏育矣。”小杜说,我落拓无依,没人理我,只有你倾囊相助,萍水相逢,你为啥给我这么多。我用什么来报答你。等我回家安排后事,让我干什么都行。老头说,小杜,我等你这话很久了。你安顿住之后,明年七月十五你来找我。

  子春曰:“吾落拓邪游,生涯罄尽,亲戚豪族,无相顾者,独此叟三给我,我何以当之?”因谓老人曰:“吾得此,人间之事可以立,孤孀可以衣食,于名教复圆矣。感叟深惠,立事之后,唯叟所使。”老人曰:“吾心也!子治生毕,来岁中元,见我于老君双桧下。”

 

  小杜回去安排了后事,把家族里面的后事料理完,恩仇结清,前去赴约。其实他也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人家为啥给他这么多钱,就是等他报答的。子春以孤孀多寓淮南,遂转资扬州,买良田百顷,郭中起甲第,要路置邸百余间,悉召孤孀,分居第中。婚嫁甥侄,迁袝族亲,恩者煦之,仇者复之。既毕事,及期而往。

  老头在华山云台峰等他,去了之后,只见老头已经弄好一个高达九尺的炼丹炉。给小杜喝了一碗酒,说道,无论看见什么都不要出声。于是小杜一会儿上了天堂,一会儿下了地狱,豺狼虎豹在前,电闪雷鸣在后,老婆被恶鬼挫骨扬灰,他自己上刀山下油锅,无不备尝。但是想起老头跟他说的话,一声不吭。

 

  然后他投胎成为一个女人,容色绝代,嫁一老公极丑,生一孩子老公不喜欢,乃持两足,以头扑于石上,应手而碎,血溅数步。这下小杜爱子心切,不由自主噫了一声,噫声未息,身坐故处,老者亦在其前。老头说,你他妈误我大事了。如果你不要出声,我的仙丹就炼成了,咱俩都能成仙。我的仙丹以后还能重炼,你丫赶紧下山受苦去吧。好自为之。

  老者叹曰:“错大误余乃如是。向使子无噫声,吾之药成,子亦上仙矣。吾药可重炼,而子之身犹为世界所容矣,勉之哉。”小杜下山,再没见过该老头。

《凯风智见:范仲淹“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凯风智见:朱纨之死与嘉靖海禁实相》  

《文史新说:范仲淹三次贬官却被朋友点赞》  

《文史新说:涨姿势 007、中情局的鼻祖原来在这里!》  

《文史新说:晏子要做顶天立地伟丈夫》  

《文史新说:穿越古代去买房》  

《文史新说:那个被宋朝士大夫们推崇备至的“格君者”陆贽》 

(责任编辑:青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