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史说

小官站队正确,因小丫鬟瞬间被打回原形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3日   文章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作者:段钱龙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一

  宋仁宗朝宰相陈执中爱玩“自曝”,而这源自其父陈恕。

  陈恕是太宗朝副相,执掌国家财政工作十多年,业绩出众,多次受到太宗表扬。陈恕虽是小吏出身,没什么文化,可为人很精明,摸清了太宗的帝王心术:作为领导,不但希望部下能干,更希望部下忠心。而表忠心的手段之一,就是示弱于君王,有求于君王。

 

  陈恕的大儿子陈淳很不争气,三十好几还不务正业,整天就知道和一伙官二代们喝酒、闹事、玩女人,三番五次闯下大祸。陈恕骂了好几次,儿子根本不听。陈恕无奈,只能一次又一次帮儿子擦屁股,同时严格控制儿子的经济大权,这才能稍微管住儿子。可一旦自己去世,儿子万一再惹事,没有了自己的照顾,搞不好就要被判刑了……陈恕思来想去,想出一招:自曝。

  病危的陈恕上表给真宗,大谈特谈儿子陈淳如何荒唐任性、所交非人,几乎就是个一无是处的败家子。他主动提出,希望让儿子到边关从军,省得祸害陈家。宋真宗看了表章,大赞陈恕教子严谨,堪为百官表率,又告诉陈恕,你是副相,令郎怎么能够做卑贱的边关军校呢?他大笔一挥,任命陈淳为滁州司马,在陈恕去世后又将其提拔为京官。多年后,陈淳果然敛财贪污,犯下大罪,但宋真宗想到当初陈恕自曝家丑的情景,便将陈淳从轻处理。

  这一切,少年陈执中都看在眼中,记在心上。

  陈执中14岁时,父亲去世了。考中进士之后,陈执中出任小小的光禄寺丞。没有了父亲的庇护,陈执中要想从无数微末小吏中脱颖而出,实在太难。不过,他有法子。

  当时,担任江宁知府的马亮在品鉴人才方面非常为人称道。当初,还是布衣一枚的吕夷简被马亮慧眼识珠,十数年后的现在,吕夷简果然官拜开封府知府,朝野上下盛传吕夷简圣眷深重,不久就会拜相。若能够得到马亮的品评,对陈执中的仕途绝对有帮助。

  于是陈执中到处打听马亮的喜好,对其志趣和政见摸得一清二楚。准备充分之后,他前往江宁拜会马亮。马亮听闻是老友陈恕的后人,不得已拨冗相见。本以为陈恕的儿子必然也是个市侩之徒,不料陈执中的一番见解让马亮很是惊诧,他的志向抱负让马亮顿生爱惜之情,他对时政弊端的解读与意见更让马亮钦佩不已。马亮很激动,连连说“后生可畏”:数十年后,你必然位至宰辅,执掌天下!

  回到京城,在同僚聚会时,陈执中故意提起江宁知府马亮。同僚们纷纷附和:这马大人可了不得,眼光实在毒,吕公当年还是布衣的时候,马大人就预言吕公可以为相,如今吕公眼看就要当上了!陈执中脸露微笑,假装反驳:应该没有那么神奇吧?同僚怒了:这事还有假?!陈执中很随意地说:“前几日马大人也说我日后可以当宰相啊。”同僚们顿时呆住了。

  很快,“马亮预言陈执中日后可以为相”的传言就在京城官场传扬开来。每个人一见到陈执中就会聚在一起嚼舌头:瞧瞧,那就是马亮说以后会当宰相的那个家伙!

  二

 

  陈执中火了。

  火了的陈执中开始受到朝廷的关注。这个世界从不缺乏有才华的人,缺乏的永远是关注,尤其是来自领导的关注。备受领导关注的陈执中出任了梧州(今属广西)知州,担任地方一把手。

  在梧州,陈执中一呆就是16年,青年和中年时代基本上都耗费在这里。开始的几年,陈执中很高兴,推行农桑,整顿弊政,打击豪强,行事雷厉风行,百姓一片赞誉。可十来年之后,陈执中沸腾的心渐渐冷却了。梧州太过偏远,京城不少官员被委派到岭南地区做官,都拒绝赴任。自己干劲十足,梧州的百姓是满意了,可百姓的掌声再大,也传不到朝廷,传不到君王耳中。如何才能改变现状,从偏远的梧州脱身呢?陈执中放眼朝堂,发现了一个机会。

  当时的宋真宗已经50岁,膝下只有一子赵祯(即宋仁宗)。皇后和宰相等人都有心拥立赵祯为太子,可谁也不敢开这个口,因为宋真宗不愿意看到皇后和皇子在朝中势力大涨。

  皇后和宰相不敢提,是顾及身份地位,陈执中就不同了:一旦提议,若宋真宗接受,自己必定成为皇后、太子的大恩人,青云直上只是早晚的事情;万一失败,惹怒皇帝,被罢黜掉梧州知州的职位,也没什么可惜。

  于是,善于察言观色的陈执中密奏真宗,力挺册立赵祯为皇太子。陈执中不愧是才子,文章写得极好,他把设立太子的好处一一列举,把自己的用心良苦写得明明白白。宋真宗很感动,召集宰臣,把陈执中的密奏当场宣读。一个月后赵祯被立为皇太子。

  陈执中终于脱离苦海,回到京城,出任右正言,成为一名可以弹劾百官的谏官。

  一般谏官都会仗着可以“风闻言事”的权力,肆意打压异己,博取正直美名。不过,如此一来,陈执中刚直敢谏的名声是有了,皇帝对他也青眼有加了,可却把朝中权贵也得罪遍了。何况,假话说得多了也就成了真话,更不利于自己日后的仕途升迁。所以,陈执中的谏官生涯一反常态,非常低调。

  不过,他也并非消极怠工不作为,而是一直在等待机会,等待一个既可以获取美名,又不至于得罪权贵的机会。

  在刀尖上起舞,美丽却危险。但是,陈执中做到了。当时,曹利用深受宋真宗信任,出任枢密使,权力很大。宋真宗去世后,骄横的曹利用不知收敛,公然挑战皇太后的权威,一些士大夫也不满刘太后垂帘听政。太后很生气,想扳倒曹利用,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当许多官员都攀附曹利用的时候,陈执中却敏锐地发现了朝局的走向:太后虽然是女性掌权,背后却代表着皇权,代表着正统的宋仁宗,双方角逐,最后的胜利者肯定是刘太后。

  不久,曹利用的女婿卢士伦被任命为福建路转运使。卢士伦觉得福建偏远,不如京城繁华,不想去。曹利用就告诉宰相,福建潮湿,我女婿腿脚一向不好,如果因为个人健康问题而耽误了朝廷工作就不好了。他的理由冠冕堂皇,大面上过得去,宰相们也乐得做顺水人情,于是改任卢士伦为京东路转运使。

  消息传开,许多官员私下里都议论,卢士伦腿脚不知道有多好,估计连续踢几场蹴鞠都没问题,可谁也不敢得罪曹利用。就在其他谏官畏畏缩缩的时候,陈执中再次挺身而出,站到了皇帝和太后这边,公开反对曹利用。他上表朝廷:卢士伦腿脚一向健康,必定是因为嫌弃福建路远而走曹利用的后门。福建、两广地区一向纷乱,民变数起,皆因官员不肯用心。此刻卢士伦走后门拒绝前往福建绝非小事,以后若人人效仿,岂不无人前去福建?那么,福建百姓的安康谁来负责?江山社稷何人管理?

  曹利用和卢士伦自然恼恨,皇太后却非常满意,在朝堂上公开宣读陈执中的弹劾奏章。百官看到风向转变,纷纷附议。不久,曹利用被罢黜,最后自缢而死,陈执中则跃过龙门,短短数年间就从六七品小官升任为枢密副使,开始步入执政的行列。

  三

(责任编辑:青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