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史说

寒门小吏奋斗30年权倾朝野,却被赐死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3日   文章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作者:崔建华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翟方进出身寒门,家里很穷,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十二三岁时,他就去太守府当小吏。在官府当差需要待人处事的技巧,翟方进却是个书呆子,不懂官家那一套,经常遭上司责骂。他为此很苦恼,便向擅长相人术的达人请教,那人建议他走通经入仕这条路。翟方进大喜,决定辞去太守府的差事,到长安拜师学经。

  到长安后,翟方进经过十多年的寒窗苦读,终于成为知名的经学大师。然而,做一个纯粹的经师毕竟不是他的终极目的,如果不做官,自己的封侯梦想岂不是空想吗?于是,他循着学而优则仕的惯例,在一次考试中,获得了最低级的郎官之职。此后翟方进仕途顺利,一路升至丞相司直,级别仅次于郡太守。

  西汉丞相司直的职责是辅佐丞相纠察朝廷官员的不法行为,与司隶校尉、御史大夫等官职存在职能交叉的现象。或许是同行相忌的缘故,翟方进当上丞相司直以后,与司隶校尉较上了劲。

  在一次跟随皇帝前往甘泉宫祭天的路上,翟方进不小心走了驰道。司隶校尉陈庆认为,驰道是皇帝专用的道路,翟方进触犯规定,车马应予以当场没收。

  别看陈庆对翟方进铁面无情,可他自己也是官司缠身,被其他官员弹劾,正在寻找解套的机会呢。到了甘泉宫,群臣大会殿中,陈庆与主管司法事务的廷尉交头接耳:现今是举行祭天大典的当口,朝廷为展示其仁慈胸怀,臣下有罪的话,一般都会从轻处罚,交点儿赎金即可。我知道尚书(皇帝秘书)这次把弹劾我的奏章也从长安带来了,如果案子到了廷尉大人手上,望大人高抬贵手哦!

  当陈庆与廷尉说悄悄话的时候,翟方进竖着耳朵听得一清二楚。他很快呈上一份奏章,弹劾陈庆两大罪状:第一,陈庆身为司隶校尉,知法犯法,明明有罪在身,却预先给自己找逃脱惩罚的借口,实在狡诈;第二,尚书是皇帝掌控天下的枢密机构,保密工作非常严格。陈庆却对外宣扬尚书的运转流程,这岂不等于指责皇帝不够聪明睿智吗?这两条皆是不敬之罪,汉成帝览奏,将陈庆革职,任命涓勋为司隶校尉。

 

  汉朝官员剧照

  按照惯例,司隶校尉上任,要先去拜谒丞相和御史大夫,在朝会时,也要和丞相司直一起恭迎丞相、御史大夫。可到涓勋这里,老规矩行不通了。涓勋自认为司隶校尉与丞相一样,既然都归皇帝直管,凭什么要对丞相低三下四?上任之初,他迟迟不肯拜谒丞相,在朝堂上迎接丞相时,也是一脸满不在乎。本应一同迎接丞相的两人,现在只剩下翟方进毕恭毕敬的,翟方进对涓勋难免有些不满。而且他发现,涓勋对丞相的不恭并不是出自心高气傲的性格,而是有选择性的。比如涓勋在路上遇到汉成帝的舅舅,就会下车等候,直到其车队过去,才重新登车。这不明摆着是看人下菜碟吗?

  翟方进迅速反击,他充分发挥自身的经学才能,上奏说:《春秋》之义,天子尊崇宰相,使之位居上公,总理天下政务。与丞相相见时,为表示对丞相的尊重,天子尚且要起立或下车。涓勋不过一介人臣,竟然敢轻慢丞相,他难道比陛下还要尊贵?接着,他又把涓勋见汉成帝舅舅时,奴才相十足的事情一并抖出,并建议将其免职。

  汉成帝对翟方进的个人德行虽心知肚明,不过,从法律的角度来讲,涓勋怠慢丞相、谄媚外戚的做法,确实不对。于是涓勋被降职为县令。

  在短短一年之内,两任司隶校尉都由于翟方进的弹劾而倒台,群臣从此怕了他。而当时的丞相则非常器重他,时常告诫府内一干人要与翟方进搞好关系,并说翟将来一定能当上丞相。

  后来,汉成帝要建一座新县城,那个时候的工程领域也是腐败重灾区,达官显贵的各种关系户纷纷从中渔利。翟方进查处的贪污款高达数千万钱,深得汉成帝赞许,于是被调任为京兆尹,行政级别上升为两千石。京师各种势力盘根错节,治安形势一向比较严峻,翟方进不畏权贵,打击豪强,政绩显著。三年后,调任御史大夫。

  翟方进的高升直接冲击了少府陈咸的仕途。陈咸在父亲的提携下很早就开始做官,资历远比翟方进深厚得多,并且在翟方进刚做刺史的时候,便有大臣提名陈咸做御史大夫。虽然那次落选了,可这次,即便是论资排辈,也总该轮到了吧?怎料翟方进竟后来居上,陈咸实在气不过。更让陈咸难受的是,翟方进平时与他关系特别好,若是别人当御史大夫,他或许发发牢骚也就罢了,可偏偏是好朋友挡了他的前程。陈咸因此对昔日好友充满了嫉妒。

  御史大夫上任才几个月,陈咸就抓住了一个扳倒翟方进的机会。事件的导火索是太皇太后的丧事。彼时,翟方进还在京兆尹任职,协助办理丧事。而丞相作为主办人,对治丧官吏疏于管教,出现了不少借机牟利的现象,翟方进也被牵连进去。皇帝钦定的审讯小组由五人组成,其中就包括陈咸。他不顾往日的朋友之谊,对翟方进极度苛刻,问讯起来步步紧逼。结果,翟方进被认定治丧时征发频繁,严重扰民,由此降级为九卿之一的执金吾,御史大夫的位子也被另一人抢了去—陈咸没捞到一丝好处。

 

  二十多天后,丞相被免职,相位空缺。不少大臣将目光投向曾经与丞相一步之遥的翟方进,汉成帝也认为翟方进很有能力,在永始二年(公元前15年)十一月任命将近40岁的翟方进为丞相,并封高陵侯。他年少时的封侯梦想终于成真了。

  翟方进通过一步步的努力最终登上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位,又使出手段逼死了陈咸,但好景不长,公元前7年,他却因一个非常牵强的理由被汉成帝逼死——当时火星与心星相遇,属于不祥天象,星象官称应该由大臣承担责任,于是汉成帝斥责方进,认为他当丞相后灾害并至,吏民相残,政令变更无常,逼迫方进自尽。人生无常,也许他在赶赴黄泉的路上,多多少少会怀疑自己当初走仕途之路的选择到底对不对?

《凯风智见:《笑林广记》——清朝人的段子合集》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责任编辑:青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