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史说

世人误读刘邦久矣!他的这项能力无人能及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01日   文章来源:搜狐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或许是受司马迁《史记》等史书的影响,人们对刘邦的性格和为人都没什么好印象,以为他是个市井混混式的人物,如果只这样看的话,那还真是把刘邦看低了,“汉朝的刘邦是封建皇帝里边最厉害的一个”这话可不是白讲的,刘邦当然是有它的独到之处。谁见哪个市井混混能做到皇帝的位置,然后又以极富远见的战略眼光和手段开创一个伟大王朝的?

  早期的刘邦混迹于市井之间,这也是很平常的事,因为他本就是个农家子弟,不可能一开始就去做什么大事情,但刘邦一定是一个有志向的人,他混迹于市井之间,其实是为了多结交一些朋友。历史也记载年少时的刘邦仰慕魏公子信陵君魏无忌,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去找他想投效其门下,这说明青少年时的刘邦是一个有志向有想法的人,他需要找一个人给他平台去发挥的人,但是不巧的是他刚到信陵君所在的地方,信陵君就死了,但是刘邦人没有灰心,他听说信陵君门客张耳时为外黄令,正在招徕门客,于是就往投张耳门下,与张耳交游,两人竟成知交好友,要知道张耳比刘邦大了八岁,一个22岁的年轻人和一个14岁的孩子竟然能成为好朋友,说明还是青少年的刘邦就很会待人接物,与人结交时他能很快与人成为好朋友!后来刘邦成了皇帝,他将女儿鲁元公主嫁给了张耳的儿子张骜,两人成了儿女亲家。

  我认为刘邦最强的能力是他与人交际的能力,用现在的词准确的说就是亲和力,纵观刘邦的一生,我们能很容易地发现他与人结交的事例,可以说他是极能和人交心做朋友的人,史载他与戊卒门吏无不狎辱,就是说他和最基层的人也能玩到一起互相逗乐开玩笑,说明他可能是个与人“见面熟”类型的人,跟谁都能在一起喝酒谈天,拉拉家常聊聊人生,但是他又能和他眼中的很多大人物非常亲近,可以说他的这种能力在历代帝王中无出其右者,比如前面提到的张耳,刘邦投靠张耳是做他的门客去的,但是却能与他成为好友,这是明显的越级行为,但是级别的障碍在刘邦眼里可以无视,后来刘邦回到老家,又能和萧何这样的县长级人物一起吃喝玩乐,再后来刘邦遇到项羽,项羽的勇武天下无敌,傲气和霸气也是无人可比,但是刘邦却能很快和项羽结拜为兄弟,而项羽的叔叔项伯和刘邦后来也成了至交好友,所以说起刘邦结交人的能力,真的也是天下无敌。

  刘邦在沛县做泗水亭长(相当于现在的乡长)的时候,其这项能力体现的也特别明显,他和县府的官吏们都混得很熟,这个时候刘邦结交了萧何、樊哙、任敖、卢绾、周勃、灌婴、夏侯婴、周苛和周昌等,这些好友后来都成为汉朝的开国功臣,这些人愿意跟着他,也说明他的为人还是不错的。

 

  有一年刘邦在见到秦始皇出游时,感慨说:“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其实这句话不只是反映了刘邦的志向,也体现了他做人的心态,那个时候的刘邦还并没有想做皇帝的打算,因为自春秋战国以来形成的“王侯有种”的观念早已深入人心,刘邦自认平头百姓一个,根本不会想着去做皇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是不久后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的时候喊出的,刘邦后来想做皇帝也是受到了这句话的启发。所以他当时之所以说大丈夫当如此也!不过是羡慕地说做男人就该这个样子罢了,反观项羽在见到秦始皇的时候,说彼可取而代之,完全是一种想要争斗击败别人的霸道口气,这样的人只会以威压人,而不会以亲和力与人交朋友。

  我们常说刘邦会用人,能听人言,但所谓的从谏如流其实这也是亲和力的一种体现,为什么张良韩信陈平等这些原先都跟着项羽的人后来都去追随了刘邦呢?一定是当时刘邦有性格随和亲和力强的社会舆论,大家都说刘邦这个人不错,跟谁都能做好朋友,特别好相处。就是我们听到这样的人的时候,也会有一种想结交的欲望,而反观项羽,说其他来,大家都觉得他有一种不可一世的姿态,当时的张良陈平韩信看着项羽那俾睨众生的眼神,高不可攀的气势,时不时的还会猜忌某人,心想闹不好哪天就死在了他手里,这样一来,刘邦当然就像暗夜明灯一样吸引着他们去归附了。而在刘邦手下,张良陈平韩信萧何等人也都得到了自身价值的最大发挥。作为十分牛叉的战略家,张良在刘邦手下得以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陈平在刘邦手下则奇计百出,成功瓦解项羽,又数次力挽狂澜;而萧何在刘邦手下成为历史上最著名的后勤部长;韩信则率军南征北战开疆拓土,那段历史可谓一时群星闪耀,但却又并不压刘邦的明月之辉,这当然是王者率众称帝开国的气象。

  所以如果说开国帝王需要具有志向高远,从谏如流,眼光如炬、谋划长远等等能力,这些能力刘邦虽然也有,但在历史上众多英明帝王中并不算突出,但是他的亲和力却是无与伦比,虽然他也曾尿到儒生的帽子里,但那也不过是和人开开玩笑,对其“狎辱之”罢了,他并没有把那个儒生怎么样,相反有个叫韩生的儒生说项羽是沐猴而冠,之后就被项羽给活煮了,相信那个人如果那样说刘邦的话,以刘邦的性格一定会笑着回骂他而“狎辱之”。

  东汉初著名史学家班固评论高祖说:“初,高祖不修文学,而性明达,好谋,能听,自监门戍卒,见之如旧。”这正是其亲和力过人的表现。而东汉末的史学家荀悦评价高祖的功绩时也说:“高祖起于布衣之中,奋剑而取天下,不由唐虞之禅,不阶汤武之王,龙行虎变,率从风云,征乱伐暴。廓清帝宇。八载之间海内克定,遂何天之衢,登建皇极。上古已来,书籍所载未尝有也。非雄俊之才、宽明之略……安能致功如此?”

(责任编辑:栗子)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