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史说

成吉思汗经常想起何人?曾叮嘱:不要忘了朕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04日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唐书海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无情不过帝王家。这句古训对于绝大多数古代帝王都是适用的,但用于成吉思汗与丘处机之间的关系,则谬矣!

  历代帝王都有一个共同的追求,就是长生不死。成吉思汗晚年也是这样。道家在中国源远流长,道家的“长生术”在民间广为流传。金兴定三年(1219年),成吉思汗西征途中,听身边的汉臣刘仲禄说丘处机法术高超,道行深远,于是,产生了与丘处机相见的想法。

  丘处机生于金熙宗皇统八年(1148年),山东登州栖霞人。那时,金朝与南宋以淮河为界。从出生地来说,丘处机是金朝人。丘处机19岁出家为道,拜全真道教主王重阳门下。王重阳为他取名处机,字通密,号长春子。丹阳子马钰、长真子谭处端、长生子刘处玄、长春子丘处机、玉阳子王处一、广宁子郝大通、清静散人孙不二(马钰之妻)合称“全真七子”。在金庸的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全真七子的天罡北斗七星阵威震天下。

  1217年,丘处机接任全真道第五任掌教,全真道进入鼎盛时期。此时,南方有宋,中原、东北有金,西部有夏。三年后,成吉思汗统一草原,建立蒙古帝国,中华大地由“三国演义”变成“四国演义”,群雄逐鹿,狼烟滚滚。民间传说,丘处机有长生之术,其年龄有300岁。“四国”之中,有3位帝王先后邀请丘处机,首先是金宣宗,他请丘处机赴汴梁(金朝都城,今河南开封);第二是宋宁宗,他请丘处机到临安(南宋都城,今杭州);第三是成吉思汗,他请丘处机临草原。丘处机认为金朝有“不仁之恶”,南宋有“失政之罪”,都被他拒绝了,丘处机选择了成吉思汗。

  1219年阴历五月,成吉思汗派刘仲禄赴山东邀请丘处机。刘仲禄原是金国人,蒙古大军攻入燕京(今北京)不久归降蒙古。他能做鸣镝,通晓医术,受到成吉思汗的赏识,成为成吉思汗的近侍官。刘仲禄奔波达7个月,于阴历十二月到山东莱州昊天观。

  《长春真人西游记》是丘处机的弟子李志常跟随丘处机西行写的日记,该书成书于1228年,共二卷。上卷写丘处机师徒西行来到大雪山(今阿富汗兴都库什山)西北坡八鲁湾成吉思汗行宫觐见,然后回到中亚名城撒马尔干(今乌兹别克斯坦)。下卷记载丘处机讲道的经过、东归的行程。此书不但记录了丘处机一行沿途所见的山川地理、风土人情,还记录了丘处机的生平,以及途中诗作。此外,该书还收录了成吉思汗的诏书一道,圣旨四道。

  《长春真人西游记》载:“成吉思汗皇帝遣侍臣刘仲禄县虎头金牌,其文曰:如朕亲行,便宜行事。及蒙古人二十辈,传旨敦请。”成吉思汗派遣近臣刘仲禄带着虎头金牌,金牌上刻着“如朕亲行,便宜行事”8个字。跟随刘仲禄同行的有20名蒙古兵,刘仲禄传达了成吉思汗的圣旨,恳切邀请丘处机莅临草原。

  1220年正月十八,73岁高龄的丘处机带赵道坚、尹志平、夏志诚、王志明、李志常等18名弟子离开昊天观,阴历二月二十二到达北京。成吉思汗虽然不住在北京,但北京的蒙古军将领知道,成吉思汗已于1219年六月西征花剌子模。丘处机觉得自己年事已高,万里迢迢,恐有不测,他想约成吉思汗来北京见面。于是,他给成吉思汗写了一封信。

  丘处机在北京逗留了近8个月,1220年阴历十月,丘处机才收到成吉思汗的回信。成吉思汗信中写道:“云轩既发于蓬莱,鹤驭可游于天竺。达磨东迈,元印法以传心;老氏西行,或化胡而成道。顾川途之虽阔,瞻几杖以非遥。爰答来章,可明朕意。”成吉思汗既客气又恭维,他说,您的仙驾既然已经从蓬莱驶出,还是可以到达西域天竺的。当年达摩东来,创立禅宗之法,心灵得到超脱;老子西行,教化西方胡人,自身修成正果。我离您虽远,但对于您这样的得道仙人来说,用拐杖量几下就到了,算不了什么的。这样回复您的来信,足以表明我对您诚意。同时,成吉思汗又命刘仲禄:“无使真人饥且劳,可扶持缓缓来”。

  成吉思汗与丘处机第一次见面之前,一直称他为“真人”。从第二次见面开始,称丘处机为“神仙”,此后,再也没有改变。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的使臣商量后,确定1221年春天出发。丘处机又在北京过了一个冬天,二月初八登程,四月初一抵达漠北草原成吉思汗的老营。成吉思汗最小的弟弟帖木格留守于此。帖木格为丘处机提供了马牛各百匹(头)。辞别帖木格,丘处机由北东草原,横穿蒙古本土,于1221年阴历十一月十八,到达撒麻耳干城。丘处机在城中又过了一个冬天,1222年三月初,在成吉思汗的大将博尔术保护下渡过阿姆河(今乌兹别克与阿富汗界河),四月初三达到成吉思汗驻地。

  丘处机从北京到成吉思汗的驻地,历时14个月,行程万余里。《长春真人西游记》记载了成吉思汗与丘处机的12次谈话。

  成吉思汗与丘处机的12次谈话大致如下:

  第一次谈话是1222年阴历四月初五。“上悦,赐坐,食次,问真人远来,有何长生之药以资朕乎?师曰:有卫生之道,而无长生之药。”成吉思汗很高兴,赐坐之后又命人端上吃的。成吉思汗直截了当地问:“真人远道而来,给我带来了什么长生药啊?”丘处机坦诚地回答:“有强身健体之法,没有长生之药。”又载:“上嘉其诚实,设二帐于御幄之东以居焉。”成吉思汗赞许丘处机的坦诚,命人在他住的宫帐东侧搭起两顶帐篷,供丘处机居住。期间,花剌子模王子札阑丁反攻,蒙古军失利,丘处机返回撒麻耳干。

  第二次谈话是1222年阴历八月二十二。成吉思汗把丘处机请到营中,端上忽迷思(马奶酒),丘处机没喝。这次两个人谈的具体内容没有详细记载。“翌日,又遣近侍官合住传旨曰:真人每日来就食,可乎?师曰:山野修道之人,惟好静处。上令从便。”第二天,成吉思汗派近侍官合住到丘处机帐中,传达成吉思汗的话:“真人每天到成吉思汗御帐和大汗一起用餐行不?”丘处机自称“山野”,他说:“我是修道之人,喜欢安静,不过,既然皇上说了,那就按皇上的意思办吧。”这次见面前后6天。

  第三次谈话是1222年阴历九月十五。“师有所说,即令太师以蒙古语译奏,颇惬圣怀。”丘处机说的是中原话,太师阿海翻译成蒙古语,成吉思汗听了深受启发。

  第四次谈话是1222年阴历十月初九。“清夜,再召师论道,上大悦。”这天晚上,成吉思汗又召见丘处机论道,成吉思汗听了非常高兴。

  第五次谈话是1222年阴历十月二十三。“又宣师入幄,礼如初。上温颜以听,令左右录之,仍敕志以汉字。”成吉思汗又请丘处机来到他的宫帐,还像当初见面那样尊重丘处机。成吉思汗静静地听丘处机讲道,仍然让左右侍从用汉字记录。此后的八天中,丘处机与成吉思汗一路向东同行,住所不固定。十一月初一,丘处机和成吉思汗分手。

  第六次谈话是1222年阴历十一月初六。这次见面是太师阿海受成吉思汗之命,来到丘处机的住所相邀。阿海转达成吉思汗的话说:“左右不去,如何?师曰:不访。”成吉思汗不让丘处机的弟子跟随,丘处机说可以。同时,丘处机也请阿海转达他的想法。丘处机喜欢安静,他不想住在成吉思汗军中,一是成吉思汗军中人马众多,二是成吉思汗总是赏赐给他财物。成吉思汗答应了丘处机。

  第七次谈话是1222年阴历十二月二十八。“帝问以震雷事,对曰:山野闻国人夏不浴于河,不浣衣、不造毡,野有茧则禁其采,畏天威也,此非奉天之道也。尝闻二千之罪,莫大于不孝者,天故以是警之。今闻国俗多不孝父母,帝乘威德,可戒其众。上悦,曰:神仙是言,正合朕心。”成吉思汗问打雷的事,丘处机说:“我听说蒙古人夏天不在河中洗澡,不洗衣服,不洗毡子,野地里有蘑菇也不准采食,怕触怒天威,这不是敬天之道。天下间的罪行有千种万种,但最大的罪是不孝,上天打雷就是在警示不孝啊。我还听说蒙古国的风俗中,很多人不孝敬父母,皇帝可凭借您的影响力禁止这些不合天道的行为。”成吉思汗高兴地说:“神仙这番话正合朕意。”这次见面,成吉思汗把他的儿子、诸王和大臣也叫来了,让他们牢记丘处机的话。

  第八次谈话是1223年阴历二月初七。“师入见,奏曰:山野离海上,约三年回,今兹三年,复得归山,固所愿也。”丘处机见到成吉思汗说:“我离开我的道观时说三年返回,现在已经三年了,请让我回去,满足我的心愿吧。”“上曰:朕已东矣,同途可乎?”成吉思汗说:“朕正在东行,我们一起走行不?”丘处机喜静、不张扬、低调的个性又表现出来,他婉言回绝了成吉思汗。

  第九次谈话是1223年阴历二月初八。成吉思汗打猎时摔下马,丘处机劝他“宜少出猎”,成吉思汗的回答是:“但神仙劝我语,以后都依也。”你劝我的话,我以后都听。

  第十次谈话是1223年阴历二月二十四。“再辞朝”,丘处机再次向成吉思汗请求离去。

  第十一次谈话是1223年三月初七。“又辞,上赐牛马等物,师皆不受。”丘处机第三次都向成吉思汗请辞,成吉思汗只得答应。成吉思汗赏赐给丘处机牛马,丘处机什么也不要。成吉思汗给了丘处机一道圣旨,免除丘处机师徒的所有税赋和差役,丘处机欣然接受。

  第十二次谈话是1223年三月初十。“辞朝行”,丘处机离开成吉思汗返乡。

  丘处机对成吉思汗说了很多很多,但归纳起来只有三个方面:一是治国之理——止杀,二是强身之要——清心,三是教民之法——行孝。这三个方面的核心是“止杀”。《元史·丘处机传》载:“拳拳以止杀为劝”以赤诚之心劝成吉思汗不要杀人。又载:“太祖时方西征,日事攻战,处机每言欲一天下者,必在乎不嗜杀人。及问为治之方,则对以敬天爱民为本。”成吉思汗西征,每天都为前线战事而劳神,丘处机每每劝谏成吉思汗:凡是要统一天下的人,一定不会把杀人当成嗜好。当成吉思汗问起治国方略时,丘处机的回答是:敬天爱民是第一要务。

  丘处机与成吉思汗分别后,成吉思汗对丘处机十分关心,他多次写信给丘处机,表达其深深的思念之情。《长春真人西游记》又载:“元帅贾昌至自行在,传旨:神仙自春及夏,道途匪易,所得食物、驿骑好否?到宣德(今河北宣化)等处,有司在意馆榖否?招谕在下人户得来否?朕常念神仙,神仙无忘朕。”元帅贾昌从成吉思汗的驻地赶来,传达成吉思汗的问候:“神仙春天时离开我,现在已经是夏天了,沿途艰辛,吃的好不?住的好不?车驾好不?到了宣德等地,地方官安排的满意不?那些归降我的人迎接你没有?朕经常想起神仙,神仙也不要忘了朕。可见,成吉思汗对丘处机想得多么周到。

  丘处机离开成吉思汗,又走了大约一年。1224年春,丘处机西行归来,到达北京。在他余生的三年多时间里,再也没去山东。

  1227年,成吉思汗全力进攻西夏,战事很紧张,但他仍不能忘记丘处机。《长春真人西游记》载:“五月二十有五日,道人王志明至自秦州,传旨改北宫仙岛为万安宫(北京北海太液池南部),长春观为长春宫(今白云观),诏天下出家善人皆隶焉,且赐以金虎牌,道家事一仰神仙处置。”阴历五月二十五,道人王志明从秦州而来,他带来了成吉思汗的圣旨,圣旨中说,将北宫仙岛改为万安宫,长春观改为长春宫,令天下出家修炼之人都要听从丘处机的管理,并赐金虎牌,强调道家的一切事务全部由丘处机决断。

  一般来说,佛家修炼的地方叫寺,道人修炼的地方叫观,帝王的住所才叫宫。成吉思汗改“观”为“宫”,这说明成吉思汗把丘处机视为帝王。礼遇之高,由此可见。

  1227年阴历七月初九(公历8月22日),丘处机在北京白云观仙逝,享年80岁。阴历七月十二(公历8月25日),成吉思汗病逝于甘肃省清水县,享年66岁。

  从成吉思汗和丘处机相见到各自离开人世,前后5年多,他们相处的时间不算长,但丘处机的“止杀”思想深深地影响了成吉思汗,此后蒙古铁骑征战,大大减轻了对平民的伤害。今天,北京白云观中的邱祖殿(后人因避孔子名讳,将“丘”改为“邱”),有一副乾隆皇帝写的对联:“万古长生,不用餐霞求秘诀;一言止杀,始知济世有奇功”,既表达了对丘处机的敬仰,也表达了对成吉思汗从善如流的赞誉,同时,也概括了成吉思汗和丘处机之间至诚至深的交情。2013年,由王坪导演、冉平编剧的电影《止杀令》上演,该片就取材于丘处机西行与成吉思汗会面的故事。

(责任编辑:栗子)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