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史说

晚年的宋徽宗和蔡京:南窜北奔 尝遍人家味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07日   文章来源:新浪安徽   作者:刘绍义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宋徽宗赵佶的自画像,两位听琴的官员中,穿红袍低头聆听的正是蔡京。

  在《藏一话腴》中,我看到这样一个故事,说宋徽宗有一次驾临夫人阁时,在一把团扇上题了这样两句诗:“选饭从来不喜餐,御厨空费八珍盘。 ”然后把团扇丢在一边,吩咐左右,找一个懂诗的把这首诗续完。

  有人就推荐一位懂诗的太学生,宋徽宗告诉这个学生说:“朝来不喜餐,必是伤食恶阻,你就按这个意思,把续诗写在扇面上吧。 ”太学生略一沉思,诗句乃成:“人间有味俱尝遍,只许江梅一点酸。 ”正是这句“人间有味俱尝遍”,让我想到了宋徽宗及其太师蔡京早年的奢华和晚年的凄凉来。

  赵佶和蔡京这一对君臣、这一对儿女亲家当年在保和殿和明鸾堂推杯换盏、大快朵颐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不久的将来,他们的结局竟是如此凄惨,一个南窜,一个北奔,各自在无尽的苦愁中走到生命的尽头,也许这也应了那句 “势不可倚尽,福不可享尽”的俗语,一个人在花开富贵时不知道节制,不懂得自律,把自己一世应该享受的快乐,在很短的时间就挥霍得干干净净,甚至透支,待到花残花衰需要偿还那些透支的快乐时,已经没有甘甜香鲜可以享了,只会有苦涩辛辣让自己受,到那个时候没有几个不后悔的,但都是悔之晚矣。

  这一点,宋徽宗和蔡京也不例外,当靖康元年的闰十一月二十五日金兵攻破汴京后,第二年的二月,他们就押着宋徽宗、宋钦宗父子以及他们的眷属北上凯旋了,这时候的宋徽宗是从心眼里悔当初的,他愿意承担一切罪过,愿意“以一身仰答天谴”,来替出自己的儿子钦宗皇上。可这都是一厢情愿的事了,金国的二太子斡离不当然不会答应。人家的儿子是英雄,自己的儿子是狗熊,这个作父亲的肯定心里比针扎还要难受,想到几年以前,自己还派许亢宗去金国祝贺新国主继位哩,没想到许亢宗写的《宣和乙巳奉使金国行程录》一书墨迹未干,如今已是国破家何在了,自己早成了人家案上的鱼肉,想叫他不伤心都难啊!

  《鸡肋编》不但记录了金兵南犯时百姓人吃人社会的凄惨,也记录了宋徽宗父子及其家眷被押着北上的凄凉场面,一个多月后的三月十六日,宋徽宗这位太上皇总算与宋钦宗见了一面,此时虽然自己的祖国已经春暖花开,但北方的天气依旧寒冷,此时此刻,两位大宋的天子又饿又冷,不得不换上“胡虏”的衣服,咽下“胡虏”的粗糙食物。等到四月十四日与皇太后、皇后见面时,才知道大家自离京后到如今 “未尝涤面”,忙跑到清澈的野水里洗把脸,大家相视而哭,不能自已。北国的生活我就不再累述了,绍兴五年(1135年)四月甲子日,宋徽宗结束了北国被囚的凄惨生活,去了天国,享年五十四岁。

  而在这之前的1126年8月11日,蔡京也在南下的途中死在了潭州,蔡京死去两个月后,他的儿子蔡攸、蔡翛兄弟也被赐死,父子三人没求同年生,但求同年死了,也算是因果报应吧。蔡京死前的境况,并不比宋徽宗好了多少,据《挥麈后录》记载,蔡京被贬,一路南下时,半路上圣旨传到,要把他身边的几位宠姬慕容氏、邢氏和武氏全部带走,这是金国人指名索要的,蔡京不得不忍痛割爱。这还不算,关键是每天差人到市井中买饭时,人家一听说轿子里坐的是蔡京,不但死活不肯卖,还指指点点,诟骂不停,这让蔡京身心俱疲,黯然神伤:“京失人心,一至于此”呀!

  想当年这二人过的是什么生活,不说已经有三宫六院还要找妓女李师师的宋徽宗了,就拿蔡京说几个例子吧,看看这家伙把人间的快乐都享尽没有?据《独醒杂志》记载,蔡京做宰相时,有一次在府中宴请属下官员,席间有一种“蟹黄馒头”,也就是蟹黄包子,竟花去一千三百余贯钱,这是多少一般家庭多少天的生活费呀。还有一次请客,上了十个饼,这种饼是黄雀的胃(黄雀肫)做成的,蔡京府上还存有八十多块,光这近百个饼,就需要多少个黄雀胃才能做成,大家也个可想而知的。

  有一次蔡京生病,朝中大臣前去探望,大家坐在后堂的东阁中,蔡京吩咐一个婢女焚香,婢女答应一声,走出去便不见了。大臣们满心疑惑,过了很长时间婢女才走回来,禀告蔡京说:“香已满。 ”接着她就卷起帘子,让香气从另一间屋室中飘出来,顿时大家被浓浓的香气罩住,彼此都看不清对方。这种方法不但不会有烟火气,还让香气经久不绝,几天过去,大家的衣帽依然芳香浓郁。但弊端就是太浪费香料,一次下来,没有几十两,是达不到这种效果的。这是《鸡肋编》记载的事情,信不信由你。

  最后再说说《鹤林玉露》记载的事吧,我说最后,是没办法再举例了,这样的事,在古代典籍中比比皆是,数不胜数,就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道不清。宋徽宗到蔡京府上串门时,都是用玛瑙杯喝酒,他被蔡京的家小劝酒以及蔡京被他的淑妃劝酒,都是常有的事。在蔡府的酒宴上谈论公事更是家常便饭,免掉蔡京的政敌开封府尹聂山,就是宋徽宗把纸贴在蔡京的屏风上拟成的,想想看,在宋徽宗面前,还有那些事蔡京不能办呢?

  扯远了,回头继续说《鹤林玉露》中的故事。说一个士大夫在京城买了一个小妾,当听这个小妾说她曾经在蔡京府上做过厨子时,就想尝一尝她包的包子,因为这种包子他吃过,回味无穷,一吃难忘。没想到小妾说,“在蔡府里包包子时,自己不过是个摘拣葱丝的角色,至于别的活,都有专门的人员负责在做,其他环节,自己都不会”。包个包子就需要那么多人,那么多道程序,蔡府的厨房之大,厨子之多,就不言而喻了。

  物极必反,这么多快乐享受完之后,有的将自己一生的福享尽了,有的透支了,享尽了就无福可享了,透支了就要归还,这是天理也是民心,不然,宋徽宗就不会到北国继续受他的没有受过的“苦”,蔡京也不会拿钱买不到吃的还遭人唾弃。假若当初宋徽宗多想想自己的臣民,多与老百姓同甘共苦,假如蔡京多给宋徽宗出出好主意,像魏征、包拯一个做个贤臣,我想,宋朝的天下绝不会是那个样子,宋徽宗父子也不会落入敌手,更不会死于异乡。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