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历史活化石:贯穿维吾尔族文脉的桑皮纸

发布日期:2014年08月05日   文章来源:凯风新疆   作者:陈新发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2006年,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公布。吐鲁番地区上报的维吾尔桑皮纸制作技艺榜上有名,一时引起全国轰动。众多学者纷沓而来,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门早已在中原绝迹的传统造纸术,竟在千里之外的丝路古城默默延续着。那些暗黄的桑皮纸没有因为岁月的风化而黯然失色,相反,维吾尔人用他们世世代代的智慧让那些承载历史记忆的桑皮纸熠熠生辉,奇迹般地走到人们视野中,诉说着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传承着维吾尔文脉,见证新丝绸之路上发展变化的新奇迹。 

                                                                      ——题  记 

  纸,记录着人类的文明,见证着人类历史发展的每一个瞬间。桑皮纸,作为维吾尔人古老的传统技艺,不仅承载了新疆历史发展的印记,还贯穿了维吾尔族文脉,与维吾尔人社会生产生活紧密相连,成为浓缩新疆乃至整个西域历史的活化石。今天,我们挖掘这门传统技艺,保护的意义大于开发的价值。昨天,那些黄昏经卷中的桑皮纸,曾记录了汉唐文明和丝路文明的交融交汇;今天,它将见证新丝绸之路上变化发展的新奇迹,和世世代代维吾尔人的记忆一起,写进中华民族传承发展的历史深处永不褪色。 

  史话桑皮纸:了解西域历史文化的重要窗口 

  桑皮纸从诞生的那一刻起,便和风云变幻的历史密不可分。桑皮纸承载着新疆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不同民族的共同记忆,是了解新疆历史文化的重要窗口。 

  维吾尔桑皮纸历史悠久。在新疆境内的考古中,都出土了大量的桑皮纸典籍,其历史悠久,不仅记录传承了我国传统的造纸工艺,也是人们了解西域历史文化的重要窗口。明确有桑皮纸记载的年代是唐朝。根据资料记载,1908年英国人斯坦因在和田城北100公里的麻扎塔格山一座唐代寺院中,发现了一个桑皮纸做的账本,上面记载着寺院在当地买纸的情况。这说明,在当时,和田一带有桑皮造纸业。 

  公元14世纪中叶,桑皮纸制作技术又由和田传入吐鲁番地区,使得桑皮造纸有了更大发展。到明清时期,中原与西域交流频繁,出自西域的桑皮纸也为中原地区人们所用。清代吴敬梓所著《儒林外史》第五回里写道:“两个人才扳过来,枣子底下,一封一封,桑皮纸包着;找开看时,共五百两银子。”这说明桑皮纸在明清时期已经非常盛行,用途也很广泛。 

  上世纪初,桑皮纸还曾被短暂地用于印制和田的地方流通货币。而残存的清代桑皮纸文书和民国时期的桑皮纸钞票也证明,过去新疆各地曾普遍使用桑皮纸。 

  直到今天,依然完好地保存在和田地区博物馆内的清代维吾尔文典籍《诺毕提诗选》、《维吾尔医药大全》和一部维吾尔族民间史诗残卷,说明新疆使用桑皮纸在明清时期已经非常盛行。直至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新疆许多公文、契约和包装用纸都还在用桑皮纸。桑皮纸作为古丝绸之路的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传承着中华民族的古老文脉,见证着新疆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事实。 

  品味桑皮纸:古朴典雅的历史记忆 

  桑皮纸作为西域最古老的纸张之一,是以桑树皮为原料制作的。桑皮纸制作技艺主要分布在和田、阿克苏、吐鲁番、喀什等地。其中,和田地区的墨玉县、皮山县、洛浦县是桑皮纸生产的最为集中的区域。 

  桑皮纸的生产工艺流程包括剥削、浸泡、锅煮、棰捣、发酵、过滤、入模、晾晒,粗磨等28道工序。桑皮纸制作前要选用一到两年的嫩桑枝条,以和田和吐鲁番的白桑最好。造纸时,先将剥下来的桑树皮放在水中浸泡,然后剥去表面的深色表皮,将其放入加满水的大铁锅中煮,边煮边搅,一直到树皮煮熟、软烂,再加入胡杨土碱发酵四五天,等桑皮化开以后,就可以进行洗浆了。将桑皮浆放入木桶里拿木棍搅拌,搅匀后用专用的筛子滤渣,过滤后将纸浆倒入纱网木制模具里,然后用木棒不停搅动,使纸浆均匀地铺在模具上,放到阳光下照射,等纸浆在模具上晒干后,撕下来就是一张张地道的桑皮纸了。桑皮纸使用的特定原料、采用的独特技艺都蕴含着科学原理和丰富的文化内涵,折射出先人们的勤劳和智慧。 

  经剥皮、浸泡、锅煮、捶捣、发酵、过滤、入模、晾晒等工序而制成的桑皮纸,纸质柔韧而薄,色泽淡黄,看起来纤维很细,上有细微杂质,用力拽一拽,却十分结实。近看品味之,纹理古朴典雅,细如纤发棉丝,薄似金箔玉雪。如若用上好笔墨挥毫泼墨,不仅百年不褪,而且散发出古朴典雅的韵味,更是令人惊叹不已。 

  保护桑皮纸:在千年历史中复活的文字 

  2004年5月18日,作为故宫大修重点工程之一的倦勤斋保护工程宣布正式启动。倦勤斋是清朝乾隆皇帝的娱乐室,也是紫禁城内装饰最豪华的宫殿。这里有堪称国宝的170平方米的通景画,在它200年历史中,由于室内漏雨、通风条件差、尘土清理不力等诸多原因,通景画的背纸纤维严重老化,断裂随处可见。通景画的修复工作难度非常大,其中一大难题就是背纸难寻。当年建造倦勤斋时,乾隆皇帝网罗全国顶级的名匠和建筑材料,其中通景画所用的背纸是乾隆时期的高丽纸,即从韩国传入中国的纯手工制造的100%桑皮纸。而桑皮纸的纯手工制造工艺如今基本上面临失传,存世的能制造纯手工桑皮纸的艺人数量极为稀少。 

  为了寻找桑皮纸,北京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主任曹静楼等专家,花了很长时间在国内以及韩国苦苦寻觅,均未有结果。因安徽的手工造纸工艺在历史上很著名,其间曹静楼曾五次来安徽寻找,均失望而归。2005年9月,曹静楼第六次来安徽寻访桑皮纸,王柏林揭了“皇贴”。到目前为止,王柏林已陆续向故宫输送桑皮纸4万张(400刀)。这些纸完全按照故宫方面要求制造,即 “每张桑皮纸长133厘米,宽70厘米,重量达46克左右,纵向拉力5000下,横向拉力3000下,桑皮纸必须含100%桑树皮纤维,没有任何其他原料。” 

  2006年5月20日,经新疆吐鲁番地区申报,桑皮纸制作技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名录,这为桑皮纸制作技艺这一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传承和振兴带来了历史新机遇。 

  2010年6月19日,乌鲁木齐市美术馆举办了主题为“桑穰问影”的展览,160幅摄影作品所用的纸张全是桑皮纸,带给人们巨大的震撼。当年年底,这个展览受邀到韩国举办,再次受到韩国观众的追捧。 

  2011年年底,“中国画·桑皮纸”国画展在新疆图书馆展厅展出,100多位国画家第一次在桑皮纸上作出中国画,让所有参观者大饱眼福,产生了轰动。 

  中国画历史悠久,桑皮纸充满传奇,这两个文化瑰宝于新世纪的新疆相融于一体。今天,新疆各民族画家欣然命笔,作画于新疆桑皮纸上。由新疆走出去的内地画家也应邀在桑皮纸上一挥丹青,共同成就了100多幅桑皮纸国画佳作。这一创新实践,不仅承载了我国传统造纸技艺和中国画传统艺术的浓厚历史文化底蕴,而且通过将桑皮纸所蕴含的历史文化特质与现代文化元素有机融合,在古老的桑皮纸上呈现出时代艺术的光芒。 

  今天,桑皮纸不仅作为一个古老的传统技艺和人们一同见证时代的发展变迁,更作为一种传承中华文脉的文化和艺术,在新丝绸之路上熠熠生辉,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走近她,品味她,探索她,传承她。她必将超越斑驳的历史,写进人们充满敬畏和虔诚的记忆中,伴随一代代新疆人不断繁衍发展,用古朴的技艺书写新疆人崭新的时代传奇。

    声明:本文系凯风网原创(综合)内容。转载或引用本内容请保留本网来源、作者及网址。纠错电话:0991—2398315

(责任编辑:何 明)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