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凯风智见:清初亲王吴克善的“女人路线”

孝庄皇太后的亲哥哥、顺治皇帝的亲大舅

发布日期:2015年05月06日   文章来源:凯风文化   作者:李治国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清朝初年,蒙古科尔沁部的和硕卓里克图亲王吴克善,是第一批清廷所封的三个世袭罔替的蒙古亲王之一。他能获得如此殊荣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女人的路线走的好。

  清朝开国之初,战功是非常重要的标准。吴克善跟随着奥巴归顺清廷后,他曾驻守绰勒门城,防御察哈尔,献上俘获的骆驼马匹。天聪六年(1632年),皇太极命令科尔沁各个王公率领属下士兵至昭乌达会师,一同征讨察哈尔,吴克善的军队很晚才到达,被皇太极斥责。不久,清军进攻大同、宣化,吴克善比较卖力,在杀虎口擒获察哈尔将领,残余察哈尔人逃窜至沙河堡。此后吴克善一如既往的努力,也打了一些胜仗,但并没有特别值得称道的大功劳。

影视剧中的吴克善

  吴克善能够最先跻身世袭罔替的蒙古亲王,位极人臣,恩宠冠众,是因为他有一条通往成功的捷径——4个女人的荣光,交替照耀着他。

  第一个女人,吴克善亲姑姑哲哲。

  哲哲是皇太极的孝端文皇后。虽然科尔沁部的明安贝勒也曾经把女儿嫁给努尔哈赤,但明安的女儿只是做了侧室,和皇后是没法比的。吴克善的姑姑给他的家族带来第一次富贵。吴克善的爷爷莽古思因为这个关系,被皇太极追封为和硕福亲王,奶奶被追封为和硕福妃。但如果比爷爷奶奶,吴克善后来者居上。

  第二个女人,吴克善亲妹妹海兰珠。

  对,就是电视剧里那个和皇太极爱的死去活来的海兰珠。海兰珠并非一早就遇到了皇太极,他起初嫁给了察哈尔部的一个台吉。婚后不久,丈夫就骑马摔死了,海兰珠成了小寡妇。因为她的姑姑、妹妹都嫁给了皇太极,她也有机会经常进出清廷的皇宫,没想到皇太极对海兰珠一见倾心,钟情难抑,多次央求自己的丈母娘,满足自己的心愿,最终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

影视剧中的皇太极与海兰珠

  海兰珠嫁给皇太极后,被封为宸妃。虽然她的地位不如皇后高,但皇太极爱她爱的死去活来,恩宠雄冠六宫。为了让自己的爱妃开心,皇太极自然对海兰珠的家人格外照顾。

  崇德元年(1636年),皇太极改国号为清,大封众臣,一共只封了三个世袭罔替的蒙古亲王。吴克善卓里克图亲王的王位,如果没有宸妃的关系,真不好说。论血统高贵,吴克善虽然也是黄金家族的成员,但他远比不上蒙古大汗林丹汗的儿子额哲。他比科尔沁部的土谢图汗奥巴也差,奥巴是大贝勒的时候,吴克善只是小贝勒,奥巴被封为土谢图汗了,他还是小贝勒。论功劳,喀喇沁部的固噜思奇每次清廷出兵,积极跟随,任劳任怨,只得了个贝子。论脑子灵活,转的快,科尔沁的明安贝勒可是最早投靠清廷,还是皇亲,才捞了个辅国公的爵位。

  为了让宸妃开心,皇太极爱屋及乌,对她娘家人都很好。宸妃的父亲宰桑早已过逝,吴克善作为家中男性首领,享受恩惠,首当其冲。崇德二年(1637年),吴克善来朝,皇太极赐给他仪仗,崇德三年(1638年),皇太极赏赐他鞍马、裘服。

  因为妹妹的恩宠,吴克善不仅好事能摊上,坏事也能大事化小。吴克善性格比较抠门,也许是经常来清廷拿东西习惯了,却不太舍得给清廷送东西。崇德四年(1639年),吴克善在每年送给皇太极的贡品中偷工减料。这引起了皇太极大的不满。贡品本来就是意思一下,没让蒙古王公多给。可是就这么点东西,还送点残次品,吴克善让皇太极的面子往哪里放。朝臣开始的惩处方案是将吴克善削去王爵,罚没500匹马。有自己的亲妹妹在皇太极身边吹枕边风,吴克善自然不会处罚的多重。皇太极从宽处理,不但免削爵,而且仅罚马50匹。吴克善的手下也贪财,且走的更远。他属下满达赖竟然盗窃别人的马匹。按清廷法律该罚没吴克善81匹马。皇太极再次从宽,仅罚三分之一。吴克善拥有一个海兰珠这样妹妹太幸运了,更幸运的是吴克善还有一个更厉害的好妹妹。

  第三个女人是吴克善的亲妹妹木布泰。

  木布泰也是海兰珠的妹妹,更早的嫁给了皇太极,被封为庄妃。她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孝庄皇太后。木布泰所受恩宠远不及姐姐海兰珠。同样是给皇太极生儿子,海兰珠生的皇八子,皇太极欢天喜地,按照立太子的规格,发出了清廷有史以来第一道大赦天下的诏书,邀请所有的藩部蒙古王公,王公大臣进行了空前规模的庆祝活动。半年后,木布泰生了皇九子。虽然木布泰有心计,怀孕时将红宝石和香料放在衣服里,发出红光,到处弥漫着奇特的香味经久不散。宫里到处传言以后这个孩子富贵异常,但是皇太极何等人物,这种雕虫小技如何骗的了他,因此他并不在意,也没怎么庆祝第九个儿子的出生。可惜,海兰珠的儿子不到两岁就夭折了,还是木布泰的儿子有出息。他是清入关后的第一位皇帝——顺治皇帝。木布泰母凭子贵成为皇太后。吴克善成为顺治帝的亲大舅。

大名鼎鼎的孝庄皇太后,就是木布泰,是吴克善的亲妹妹

  崇德八年(1643年),皇太极决定将自己和木布泰所生的四女儿固伦公主雅图,下嫁吴克善的儿子弼尔塔噶尔。吴克善与木布泰的关系更为亲近,是兄妹兼亲家。因为木布泰的身份不断高贵。吴克善的父亲宰桑虽然早逝,仍被追封为和硕忠亲王,母亲被封为和硕贤妃。吴克善拼爹,拼妈,拼姑姑,拼妹妹们,远远超过了所有的蒙古王公。

  第四个女人是吴克善的女儿。

  清军入关后,吴克善的地位更加崇高,女人路线走向巅峰。顺治帝已经是他的亲外甥,但吴克善仍然渴望更大的成功,在已经证明卓有成效的女人路线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他通过孝庄太后的撮合,将自己的女儿嫁给顺治皇帝,成为清入关后第一位皇后。

  顺治八年(1651年),吴克善将女儿亲自送到北京与顺治帝成婚,同时送给清廷8万匹马作为嫁妆。同年八月十三日,顺治帝立吴克善之女为皇后。

  吴克善的另一个女儿,嫁给了顺治帝的堂弟多罗武英郡王阿济格儿子傅勒赫。通过女人的阶梯,吴克善终于如愿以偿,已经拥有了国丈、国舅等等多重皇亲身份,与清朝皇族关系异常亲密,所有满蒙王公无人能及。

  然而,成也女人,败也女人。吴克善的女儿成为皇后是他人生发展的顶峰,但也是分水岭。据说皇后在家娇生惯养,生活习惯非常奢侈,脾气又不好,经常与老公兼表哥顺治帝福临闹矛盾。这时候清廷已经一统天下,不是那个割据东北的地方小政权了。顺治帝乾纲独断,怎能在生活上太多委屈自己,不久就以皇后是多尔衮安排的,不算数的名义,废这个皇后降为静妃。吴克善也由此开始走下坡路。

  影视作品中顺治帝第一任皇后的形象。博尔济吉特氏,名孟古青,科尔沁卓礼克图亲王吴克善女,孝庄文皇后的侄女,顺治八年被立为皇后,资质美丽且极其巧慧,但奢侈善妒,屡与顺治发生冲突,再加上她是摄政王多尔衮为当时尚年幼的顺治所迎聘的皇后,因此顺治十年(1653年),顺治不顾满朝文武及孝庄皇太后的反对,以“皇后无能”之故,下令将她降为静妃,并改居侧宫。

  吴克善凭借与清廷皇族的多重关系,作为长辈,有些不太把顺治帝当回事。尤其是自己女儿皇后之位废除,心存不满,自身言行不免有点托大。顺治十六年(1659年),顺治帝下旨,命令下嫁蒙古的五位清廷公主和他们的丈夫,还有科尔沁部的卓礼克图亲王吴克善及其弟弟满珠习礼等人一同来京觐见。吴克善借口说自己的公主儿媳妇病了,不能来朝觐。这个借口的确有趣,儿媳妇病了,他着这么大急。吴克善的行为激怒了顺治帝。他立即下旨处罚,可圣旨还没下,因为宫里面有人,消息立即传到科尔沁。老四满珠习礼星夜引罪来朝。而吴克善就是不来,意思是谁怕谁。清廷议政王大臣会议决定,要削去吴克善的王爵,降为贝勒。当然他的好妹妹孝庄皇太后此时说的还算,作为亲外甥的顺治帝也给大舅面子。吴克善最终处理的很轻微。顺治说:“吴克善的王位都是太宗皇帝册封的,朕不忍心削去,暂时保留。改为罚马一千匹。”不久,也取消了马匹的罚没。可是这一事件,造成了吴克善与清廷皇室的隔阂。本来吴克善是科尔沁左翼中旗的第一个亲王,按常理他应该当仁不让的掌管札萨克旗的行政权力,没想到随着他四弟满珠习礼的崛起。清廷不再重用吴克善,也不给他实际的权力,旗里的行政权被交给满珠习礼家族。

  此后,吴克善再无大过,也无大功,安心做自己的太平王爷。在科尔沁三亲王中,吴克善是实际权力最小的,只能依附在四弟的科左中旗之下,成为清朝蒙古地位最高的闲散王公。所谓闲散王公就是没有实际的权力,只能享受自己爵位带来的一些俸禄。或许对于普通人而言,不干活还能拿工资,太美好了。但对于政治人物而言,丧失政治权力,就是巨大的失败。康熙四年(1665年),吴克善去世,像他这样级别的亲王去世,惯例清廷会赏赐白银一千两治丧,规格高的会是三千两,更高则为一万两。但因为吴克善的自大,还有他女儿与顺治帝的夫妻关系不好,他的葬礼,清廷并没有赏赐银两。吴克善有6个儿子,他逝世后,子孙一直承袭卓里克图王位直至清末。虽然都是亲王,吴克善子孙的实际权力,远不如自己四弟满珠习礼的后裔。他们绝大多数时间是科尔沁部的闲散亲王,没有实际的权力,只能在满珠习礼家的继承人年纪尚幼的时候,暂时掌管几年旗务。

  声明:凯风文化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智见往期《太子归来:大汉年间的一桩悬案》

       《皇帝的礼物——黄马褂与勋章》

             《大明1572 河运、海运与国家命运》

              《丑闻、偏见与女医生》

              《慈禧唯一一段可能被证实的畸缘》

              《先让官人贵起来》

              《亦真亦幻朱厚照》

              《天马与蚕-开辟丝路的异域传说

              《回不了家的清朝公主》

       《清朝那些不省心的蒙古驸马》 

       《难以禁绝的明代科场舞弊》

      《两大“影帝”飚戏成就清代满蒙联盟》

  作者简介:李治国 山东省宁津县人,内蒙古大学讲师,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博士,主攻清代边疆民族史,承担国家清史工程《礼制·宾礼》的撰写。

凯风文化·智见生活

  

(责任编辑:蒹葭)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