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凯风智见:慈禧唯一一段可以被证实的畸恋

——即便是处在权力之巅的女人,爱情对她来说也只是一场虚妄

发布日期:2015年05月27日   文章来源:凯风文化   作者:李治国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年轻的宫廷侍卫为何自尽在僧格林沁的墓前?死后又因何逾制受封亲王?爬梳正史,种种不合理的情况,都将事实指向一个惊人而又悲伤的秘密——那是慈禧寡居的年岁里,唯一能看出端倪的一段感情。

  光绪十六年(1890年)新年刚过,慈禧太后怀着沉痛的心情,以光绪帝的名义追封故去的科尔沁贝勒那尔苏为亲王。要说权力,此时55岁的慈禧太后已经成为大清王朝的第一人,无数达官显贵匍匐在她脚下,竭尽阿谀奉承之事,光绪帝几乎是个傀儡。然而作为女人,慈禧太后是不幸的,26岁时丈夫咸丰皇帝就先去了。在漫长而寂寞的岁月中,她与男人周旋、斗争,越来越像男人一样的生活、做事,她主宰着整个中国,却失去了普通女人的幸福和情感。

  然而,感情的死水在沉寂了多年后,却被一个蒙古青年掀起一阵涟漪。

  1888年,那是个初春的日子,慈禧太后和往常一样在御花园里散步,光绪帝也按照习惯来请安。一切都是再熟悉不过的规矩。突然光绪帝身后一个神采飞扬、容貌清秀的卫士引起了慈禧的注意。这个人就是那尔苏。他是赫赫有名的忠亲王僧格林沁的孙子。僧格林沁是清朝后期一位忠诚勇敢的蒙古亲王,为清王朝平定太平天国、捻军都取得了杰出的功劳,自己也在镇压捻军的战斗中殒命。清廷对僧格林沁后代子孙都非常厚待。僧格林沁的长子伯彦讷谟祜不但继承了其父的王位,还担任御前大臣等职,位高权重,当时就有“伯半朝”之说。那尔苏是伯彦讷谟祜的长子,自小生活在北京,因为文武双全,神形俊朗,首先被光绪帝看中,选为自己的贴身侍卫。

  从这次偶遇开始,慈禧太后死寂的心开始萌动,她对那尔苏一见倾心。此时的慈禧太后已是站在了权力的巅峰,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都能得到,那尔苏就是她需要的。慈禧太后当时已经五十出头,但她仍然具有出众的女性魅力。

  人靠衣装,慈禧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让她可以拥有中国最奢华的衣着来增加自己的光彩。德龄在她的《清宫两年记》中曾记载:“太后穿的黄缎袍上绣满了大朵的红牡丹,珠宝挂满了太后的冕,两旁各有珠花,左边有一串珠络,中央有一只最纯粹的美玉制成的凤。绣袍外面是披肩由三千五百粒珍珠做成,粒粒如鸟卵般大,又圆又光,而且都是一样的颜色和大小,边缘又镶嵌着美玉和璎珞。此外,太后还戴着两幅珠镯,一副玉镯和几只宝石戒指,在右手的中指和小指上,戴着三英寸长的金护指,左手两个指头上戴着同样长的玉护指。鞋上也有璎珞,中间镶着各色的宝石。”

  更重要的是,能在咸丰帝众多的妃子中脱颖而出,证明慈禧本来就是一个美女,即使年纪大了,仍然具有迷人的风情。1903年来华的一位给慈禧画像的美国女画师是这样回忆的:“慈禧的头与肩的比例协调,身材匀称的恰到好处。手非常之美,小而优雅,面部构造和谐准确,精致的额头上方乌黑的头发平伏着分成两半,眉毛弯尔细长,神采奕奕的黑眼睛十分整齐地嵌在脸上,鼻子高高的,宽宽地垂直于前额,嘴虽稍大,但仍然很美,两片灵活的红唇在坚毅的白牙之上分开时,会使她的笑产生一种罕见的魅力。要不是我知道她已年近69岁,我会把她看成保养的很好的40岁的女性。”而那尔苏初见慈禧,要比这个美国人早近二十年。

   

  美国女画家卡尔1903年为慈禧画的油画(图片来源于网络) 

  两个年龄身份相差悬殊的男女迅速陷入了情感的漩涡。清朝宫廷的众多规矩阻碍重重,热恋中情人的每一秒分离,都是度日如年。为了更多见到自己的情郎,慈禧太后先是将那尔苏晋升为内大臣,找各种理由,让他更容易出入宫禁。比如北京地区长时间不下雨,慈禧太后便让那尔苏到自己居住的清漪园龙神祠求雨。雨来了,还让那尔苏回来还愿。可是,这样的“公事”实在太少。如何能更多的厮守,是一个巨大的难题。聪明的大太监李莲英明白慈禧太后相思的苦痛,想出一个巧妙的办法,他对外宣称太后为了滋养身子,必须喝北京玉泉山的水,每天夜里,李莲英带着几个太监亲自押水进宫,将两个大水箱送入慈禧的寝宫,一个水箱是水,另一个水箱里藏着那尔苏。李莲英是慈禧身边的第一号红人,宫廷的侍卫也不敢太认真检查,于是慈禧太后和她年轻的情人可以夜夜相逢。虽然慑于慈禧太后的权力,没人敢说什么,可是天长日久,这样重磅的风流韵事很快通过各种途径传播出去,一时间北京满城风雨。

  那尔苏的父亲伯彦讷谟祜也听到了风声。他也发现自己的儿子以宫廷值班为名,经常晚上不在家,早就心有疑惑,可事情毕竟太过令人震惊,他不敢相信。后来有一次他去觐见慈禧太后,看见那尔苏居然与慈禧坐在一起喝酒,伯彦讷谟祜才明白,那些传言原来是真的,恐惧开始包围着他。

  伯彦讷谟祜的家族代代与爱新觉罗皇族联姻,僧格林沁的养母是道光帝的亲姐姐,僧格林沁就是咸丰帝名义上的表哥,慈禧太后则是僧格林沁的表嫂,是那尔苏的祖辈,这样有悖伦理国法的畸恋,如果继续发展,整个家族难免大祸临头。

  1900年初,恰好临近新年,惊惧中的伯彦讷谟祜终于想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他请求慈禧给那尔苏三个月的假期,好让他陪同自己回科尔沁草原祭祀僧格林沁等祖先。虽然不舍,但慈禧无法拒绝这样正当的理由,只得放那尔苏去了。回乡后,伯彦讷谟祜以整个家族的安危逼迫那尔苏自杀,于是那尔苏纵情打猎三天之后,在僧格林沁的墓前,掰断了慈禧太后亲手送给他的金镯子,一半扔向北京情人的方向,一半自己吞下自杀,时年35岁。

  慈禧在短暂的欢愉之后,情感再次陷入无边的沉痛。掌握权力的代价,就是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真正拥有一个普通女子的平凡感情。

  为了纪念自己的情人,慈禧太后追赐那尔苏亲王爵位。一年后伯彦讷谟祜亲王也神秘去世,据说是慈禧太后为那尔苏报仇,毒死了他。

  这段暧昧的宫廷秘闻,自然不会出现在正史之中。我们只能凭着正史中关于那尔苏生平的简单叙述,以及科尔沁草原与北京等处的传说,加上《内蒙古文史资料》、《安康县文史资料》中的记载,还原出这样一个故事。但在正史之中,确实有一些蛛丝马迹,可以印证这段感情大抵真的存在过。在《清德宗实录》中明确记载,那尔苏去世后被追封为亲王,这样的待遇在清朝非常少见,且不符合规制。清廷爵位封赏非常严格,甚至是福康安这样文治武功都有卓异成就,甚至传言是乾隆帝私生子的人,死后也仅被追封为“嘉勇郡王”。而那尔苏,尺寸之功未立,生前爵位只是贝勒,却被莫名其妙的连越两级追封为无限尊荣的亲王,不得不令人生疑。或许连慈禧太后也感觉有些不妥,在追封御旨的最后意味深长地加了一句,“嗣后不得援以为例”。

  此外,按照常理,世袭罔替的亲王,如果长子先于父王去世,要由亲王的其他儿子继承王位。那尔苏先亡,伯彦讷谟祜的博多勒噶台亲王爵位,本该由他的另一个儿子温都苏继承,却被那尔苏的儿子阿穆尔灵圭直接继承,着实有悖常理。

  或许,这些是慈禧对情人唯一能做的补偿。

  慈禧26岁守寡,在之后的生命中,历经前朝后宫的权谋争斗、丧子之痛、国难威逼,很难称得上有什么真正“幸福”的时光。自她垂帘听政起,直到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人们从未停止对这个女人情感生活的猜测,从太监李莲英等、到权臣荣禄、甚至饭店伙计还有“歪果仁”,几乎毫无根据,却都演绎得栩栩如生,让慈禧呈现出一副被权、欲扭曲的面容。但爬梳正史,唯一能看出端倪的一段感情,却是和这个毫无功勋、羽翼未丰的蒙古青年。这个故事里的慈禧,少了一些恣意妄为,更多的是努力挣扎后的无奈。毕竟,她连爱人的性命都无法保全。

  即便成为了权力巅峰上的女人,但是,爱情对她来说也只是一场虚妄。

  声明:凯风文化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智见往期《太子归来:大汉年间的一桩悬案》 

       《皇帝的礼物——黄马褂与勋章》 

            《大明1572 河运、海运与国家命运》 

            《清初亲王吴克善的“女人路线”》 

            《丑闻、偏见与女医生》 

              《先让官人贵起来》

              《亦真亦幻朱厚照》

             《天马与蚕-开辟丝路的异域传说

              《回不了家的清朝公主》

      《清朝那些不省心的蒙古驸马》 

       《难以禁绝的明代科场舞弊》

       《两大“影帝”飚戏成就清代满蒙联盟》

   

    作者简介:李治国 山东省宁津县人,内蒙古大学讲师,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博士,主攻清代边疆民族史,承担国家清史工程《礼制·宾礼》的撰写。 

   

  凯风文化·智见生活 

(责任编辑:蒹葭)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