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凯风智见:先让官人贵起来

发布日期:2015年06月03日   文章来源:凯风文化   作者:牛一鸣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其时魏象枢并不是纪检职务,王部长用不着怕他,何况王部长也是清官,没什么要怕纪检的。那他何以要给魏处长让路?“吾每过其门,门可罗雀,其清操可想,吾甚敬之。”王部长还打发家人来给魏象枢传话,“翌日,使族人语魏”:以后,我们路上相遇,您一定要大步大趋,走中间大道,别让我。 

  “魏象枢,字环极,山西蔚州人。顺治三年进士,选庶吉士。四年,授刑科给事中”,这是清史列传所载《魏象枢》的起笔,是一般作传作法,无甚奇处,不过后人考其事迹,给了他六字评:好人,清官,硕学。人生六十年或一百二十年,能得到三词六字之一词,便可上贤良祠了,三词兼得,离圣人或还远,离完人已差不多了。 

  魏象枢做官,以敢说真话著称,他在清史里首次亮相,便是上疏,疏曰:“明季大弊未禁革者,督、抚、按听用官舍太杂,道、府、州、县胥隶太滥,请严予清釐。”一上来便向臃肿机构、冗杂官僚开刀,没点百姓情怀底气,没点刚直官人勇气,是不能发表这般言论的。要想日子过得好,仕途走得顺,何苦要去得罪官僚集团?裁机构,除冗员,可不是得罪一个官人,而是打翻整船人。魏象枢不止泛泛建言,他还冲着具体的、位高权重的官僚,投过梭镖:“五年,劾安徽巡抚王懩受赇庇贪吏,懩坐罢。”一个人把一省土皇帝给扳倒了,厉害,有种,够劲。

   

  《蔚州志》对魏象枢的记载 

  魏象枢在其左都御史任上,杀歪风,扬正气,干过不少好事。有大清第一清官之称的陆陇其,因挡了贪官财路,被贪官们“全世界有产者联合起来”,搞下去了,“江苏嘉定知县陆陇其有清名而被劾罢”,魏象枢奋然而起,一鼓作气上疏,再鼓气不衰上疏,三鼓气不竭继续上疏,“象枢疏荐之”,使陆陇其不至于被劣币驱逐,到底留了些清气在人间。魏象枢夫子自道,“国家根本在百姓,百姓安危在督抚。原诸臣为百姓留膏血,为国家培元气。臣不敢不为朝廷正纪纲,为臣子励名节。”虽然为此付出过代价,在反腐败的斗争中(斗争这词,不能不再次使用)被贪官们反扑过,曾连遭降职,但他不怯场,不灰心,不泄气,不撂担子,不说爷不干了。他是越战越勇,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向腐败宣战,永无稍息。

  魏象枢这么做官,能喝白酒不喝酒,自然是一个朋友也没有。人家门前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那些穿罗绮者,扛着珠玑,市列家门。魏象枢家门口是鬼打死人,鬼都不上他家门。不是说所有的御史与纪检家,职业是合当门前冷落车马稀,只要枪口稍微抬高一厘米,那门口金堆银砌便可摆上几华里。吏部固然是行善做好事的,人家要来搬请他;御史诚然是行恶搅人好事的,人家不也要来拜求他?去吏部家相求,求的是帽子;去御史家求人,求的是脖子。到哪家上贡更丰厚?还真不好说。

  魏象枢家门口,却是非常冷清的。王永吉每过他家门,一再寻寻觅觅,却一直是冷冷清清,“吾每过其门,门可罗雀。”这让王永吉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把魏象枢家的这一幕幕景象记在脑海里了。

  这里要说说王永吉了。王永吉是前明旧人,“明天启间进士,官至蓟辽总督”,大清真是混账,取明自代时节,大搞统战,给他戴一顶识时务之俊杰高帽,到了后来做清史了,却把他列贰臣传了。说来,王永吉是蛮称职的公务员,什么是公务员?张三李四当县长,我尽职尽责干;后来王麻子空降地方高职,我还是清慎廉明,不做前任遗臣,也不做后任奴才,一样干得欢,这才是真公务员嘛。大清说王永吉是贰臣,我不随大清起舞,认王永吉是一臣。

  “顺治二年,以顺天巡抚宋权荐,授大理寺卿。四年,擢工部侍郎”,之间因他不太听皇帝的话,被革职,还发毒誓,“并谕永不录用”,后来大清缺干部,还是请了他出山,“十年,擢兵部尚书。十一年,与刑部尚书觉罗巴哈纳等分赈直隶八府。转都察院左都御史,擢秘书院大学士。”在任上敢于任事,敢于进行反腐败斗争,“永吉在兵部,鞫德州诸生吕煌匿逃人行贿,谳未当,下王大臣诘问,永吉厉声争辨。”跟魏象枢一样,算清官,算好官。

   

  王永吉 

  我对王永吉持好感,不单因他守清操,而源他与魏象枢有过多回交集。“蔚州魏敏果公象枢在台垣时,一日,与吏部尚书王永吉途遇”,王部长赶紧躲一边,让魏象枢先过。大路朝天,各走一边,那是百姓间走路规则;街路公路高速路,都划了道是不是,各走各的道嘛;而轮到官人了,这天赋人权的规则全废了,道路朝天,高官占四边,要清道,要封路,人民大路人民修,修好大路为官人;官人来了,你得肃静,回避,躲沟坑去。

  王永吉途遇魏象枢时侯,王是吏部尚书,魏是工科右给事中,也可能是转刑科左给事中,大概是处级干部,顶多是副市级,低王部长三四级呢,“京朝官之途遇也,秩卑者或勒马候过,或让道旁行,显贵则昂然前行而已”,按理,“魏当引避”,而王永吉呢,他先赶紧躲一边去,魏象枢哪受得起?一定要让王部长先过,而王部长呢,“王坚请魏先行”,两人张郎送李郎,王部长让魏处长,互相推让了N次,最后是部长让道处长,部长肃静,回避,让处长先过去。

  其时魏象枢并不是纪检职务,王部长用不着怕他,何况王部长也是清官,没什么要怕纪检的。那他何以要给魏处长让路?“吾每过其门,门可罗雀,其清操可想,吾甚敬之。”王部长还打发家人来给魏象枢传话,“翌日,使族人语魏”:以后,我们路上相遇,您一定要大步大趋,走中间大道,别让我,我来先让你,你“若避道,则吾心何安?”以后千万别这样啊,“后勿复尔”。

  当了大官,有几个还晓得爹姓什么?多是趾高气扬,耀武扬威,那些贪官,那些庸官,一朝沐猴而冠,真不晓得自己蟒袍之下,露着一脚猴毛,昂昂然,栩栩然,飞扬跋扈,猴子充霸王。坏蛋视好人如无物,贪官骄清官为草芥,坏人当道,好人得肃静,得回避,谁敬好人来着?

  魏象枢做了清官,做了好人,家里贫得咔咔响,门口冷得鬼打人。一万年前如此,一万年后如此,清官永远是穷的。清官若不穷,那还是清官吗?清官不能也无法先富起来,这也没什么,清官本来是富贵无心想。富则不能富,贵也不能贵么?一旦做清官,富既不可能,贵也更不能,当了清官,会有人尊敬你么?百姓或会尊敬他,贪官对清官,多是不屑一顾的,要不骂他才无能,要不骂他智商低。金钱没赚到不说,做清官,人格也是蛮受辱的。

  魏象枢是好官,而我看来,王永吉是比好官更好的官,其有清操不说,他不尊官阶,只尊人格,就很难得;尤其让我敬仰的是:他不能让清官先富起来,却在让清官先贵起来。

  声明:凯风文化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智见往期《太子归来:大汉年间的一桩悬案》 

       《皇帝的礼物——黄马褂与勋章》 

              《大明1572 河运、海运与国家命运》 

              《清初亲王吴克善的“女人路线”》 

              《丑闻、偏见与女医生》 

             《慈禧唯一一段可以被证实的畸恋》 

                 《亦真亦幻朱厚照》

                   《天马与蚕-开辟丝路的异域传说

                   《回不了家的清朝公主》

      《清朝那些不省心的蒙古驸马》 

      《难以禁绝的明代科场舞弊》

       《两大“影帝”飚戏成就清代满蒙联盟》

   

    凯风文化·智见生活    

(责任编辑:蒹葭)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