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凯风智见:两大“影帝”飚戏成就清代满蒙联盟

——土谢图汗奥巴从屌丝到影帝的成长

发布日期:2015年07月15日   文章来源:凯风文化   作者:李治国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奥巴的科尔沁部是归顺努尔哈赤最早的蒙古部落,加之与清朝皇室众多的婚姻关系,使科尔沁部从黄金家族的支系,一跃成为此后三百余年蒙古最荣耀的部落。 

  在清代,满洲人格外注重与蒙古人的联盟关系,通过各种方式拉拢蒙古人,甚至称蒙古人为自家骨肉,尤其是科尔沁部,熟悉清宫剧的朋友们都知道孝庄皇太后就来自这个部落,皇太极、顺治的皇后也都出身科尔沁,晚清著名的僧格林沁也是来自这里。可是这种关系的起点在什么地方呢?就从科尔沁部蒙古亲王奥巴这里开始。

  在明清交替的历史大变革中,奥巴带领着科尔沁部进行了一次华丽的转身,这次转身与白山黑水的东北土地上新兴的一股势力密切相关。这股势力就是努尔哈赤领导的满洲人。他们人数不多,但勇猛善战,组织严密,领导有方。奥巴的科尔沁部是归顺努尔哈赤最早的蒙古部落,加之与清朝皇室众多的婚姻关系,使科尔沁部从黄金家族的支系,一跃成为此后三百余年蒙古最荣耀的部落。

  一次惨败 登上历史舞台 

  蒙古科尔沁部的历史源远流长,虽然它也是黄金家族的后裔,但其血统在成吉思汗的子孙中算是旁枝,又与与兀良哈部长久的融合,不如真正的嫡系察哈尔部,即使土默特部它也比不上。科尔沁部的始祖不是成吉思汗,而是成吉思汗的弟弟哈布图哈萨尔。哈萨尔以擅长射箭著称,帮助成吉思汗平定乃蛮部,率左军击败了金国,迫使金国的帝王献女求和,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在政治斗争中失势,抑郁而终,他的子孙在蒙古诸部中处于边缘角色。明朝中期,蒙古中兴之主达延汗重整六万户,而科尔沁在六万户外,未曾直隶统属。

  科尔沁部首领奥巴是哈萨尔的第18代子孙。他的父亲叫翁果岱,号称巴图鲁珲台吉。科尔沁部首领虽然在自己的部落里是老大,但仍要听命察哈尔部大汗的命令。奥巴的祖辈世代担任察哈尔部的大臣。如果按照几百年的习惯,科尔沁仍然处于察哈尔部的从属地位。

  奥巴第一次出现在史书上,是以惨败于满洲人开始的。

  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九月,努尔哈赤发动了他统一满洲诸部的关键战役——古勒山之战。察哈尔部的蒙古大汗怎能容忍自己身边崛起如此强大的势力,于是命令科尔沁部派兵参与了对抗努尔哈赤的九部联军。奥巴与他的父亲翁果岱亲自参加次战斗,在次战役中科尔沁部败的很惨,不仅奥巴逃走,他的堂兄明安贝勒,为了跑的快,把衣服全部脱光,赤身裸体,骑一匹裸马奔逃。之后奥巴父子锲而不舍,支持满洲乌拉部台吉布占泰,继续对抗努尔哈赤,收获是又一次的惨败。

   

  林丹汗,成吉思汗第23世孙 

  经历了连续的失败,科尔沁部吸取了教训,奥巴开始尝试与努尔哈赤讲和。奥巴亲自写信给努尔哈赤,话说的非常悦耳:“皇上就像天空中正午的太阳,光芒万丈,其他的光芒都比不上。满洲的声威震动众多部落,众多的人民甘心归顺。普天共主之圣明皇帝陛下,嫩江水边居住的科尔沁各个贝勒,都请求听从您的命令。”奥巴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摄于满洲人的军事力量;另一方面是为自己找一个盟友,因为他不小心得罪了察哈尔部的新任大汗林丹汗。

  此前,察哈尔部的车臣汗去世,他的孙子林丹汗即位。林丹汗夺取了他叔祖代青贝勒所属的纳明安部落的人民、牲畜。代青带着自己的六个儿子和他们的家眷投奔了奥巴。奥巴为他们提供了庇护,拒不交出,从而触怒了林丹汗。

  向神发誓 结为盟友 

  努尔哈赤正在为附近强大的蒙古人的威胁感到担忧,有这样的良机,自然积极响应奥巴的示好。天命九年(1624年),奥巴率领科尔沁部全族归顺努尔哈赤。此时奥巴还是保留了一定的独立性,不像前文提到的明安贝勒,被那次失败吓得不轻,不仅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努尔哈赤做小妾,自己也加入了满洲八旗。在归顺努尔哈赤前,奥巴还讲了一些条件,最重要的一条是:如果跟着满洲人走,背叛了察哈尔部,林丹汗必然会大怒,如果察哈尔部全力攻击科尔沁部,努尔哈赤必须支援。努尔哈赤同意了。

  当时的蒙古人和满洲人都认为口说无凭,要通过一种特殊的仪式,向神发誓。努尔哈赤派属下巴克什库尔缠、希福与奥巴进行了一次向上天盟誓的仪式。这种盟誓的仪式在清入关前经常举行,很有民族特点,需要杀死一匹白马,一匹黑牛,设置酒一盆,肉一盆,骨头及血一盆,还有土一盆,一共四盆。之后参加盟誓的人点香,共同诅咒发誓。这次的誓言是:“满洲和科尔沁两部,愤怒于察哈尔部的傲慢,于是结成联盟,昭告天地。今后如果满洲部先背弃盟约,上天会惩罚该部,让他们的身体像面前这些血肉、骨头、泥土,死于非命。如果科尔沁背弃盟约,也是同样的惩罚。如果我们坚持结盟,则上天保佑我们,健康长寿,子孙绵延万年,都有太平安乐的生活。”

  天命十年(1625年),察哈尔部的林丹汗果然派兵攻打科尔沁部。奥巴告急,努尔哈赤亲自带兵援助。当军队集中到开原城北的镇北关时,努尔哈赤发现因为刚刚经过狩猎,战马非常羸弱,于是特别挑选了精锐骑兵五千人,命令三贝勒莽古尔泰、四贝勒皇太极、台吉阿巴泰等人统兵出征。满洲兵进至农安塔时,林丹汗已经围城数日。奥巴的城堡坚固,林丹汗短时间内不能攻克。察哈尔部又获悉满洲军队即将到来,于是趁着夜色撤围而去。撤退之时,林丹汗丢弃了大量的骆驼和战马。

  掩饰不住的屌丝心态 

  第二年(1626年),为了感谢努尔哈赤的救命之恩,奥巴亲自到沈阳感谢。努尔哈赤亲自出城十里迎接。奥巴比较贪财,带来一点礼物,包括貂皮、貂裘、槖驼、马等,并不丰盛。他解释说,“我的好东西都被林丹汗抢走了,所以没多少好东西献给您。”努尔哈赤安慰他,只要人安全就好,设宴款待奥巴一行,赐给他雕鞍及马、绣披领、镂金带、有顶冠,各三套。面对这些礼物,奥巴暴露了自己的屌丝心态,高兴地说:“皇上送的东西太好了,不会明天再要回去吧?我太喜欢了,感觉不像真的。”努尔哈赤很有土豪气派:“这点东西算什么,今后凡是赐给你的东西,如果你不喜欢,看满洲贝勒中谁的衣服、宝贝好,跟我说,我给你。”

   

  努尔哈赤 

  奥巴留住沈阳期间,努尔哈赤每天都宴请他,赏赐物品,然而奥巴还是没满足,他让自己的手下贺尔禾代、拜思噶尔去向满洲的贝勒们说:“皇上曾经答应送给我个美女,如果是真的,我准备娶了当老婆呢。”满洲贝勒将他的话告诉了努尔哈赤,努尔哈赤一下子赐给奥巴两个女人。一个是自己的养女,亲弟弟舒尔哈齐的女儿肫哲公主,封和硕公主,另一个是台吉图伦的女儿,并封奥巴为和硕额驸。

  奥巴的各种欲望得到了充分的满足,活得简直如梦幻一般,对满洲的好感更强了,努尔哈赤感到时机成熟,亲自与奥巴再次举行仪式,共同盟誓结成更牢固的联盟。科尔沁部也成为蒙古诸部中,第一个彻底加入满洲阵营的蒙古部落。努尔哈赤封奥巴为土谢图汗,赐给铠甲、四季的衣服、各种银器、雕鞍、蟒币、布帛等众多物品。奥巴也是清朝所封的唯一一个“汗”。(蒙古还有一系土谢图汗,是喀尔喀蒙古的土谢图汗部的首领,与科尔沁蒙古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部分。)

  奥巴沈阳之行所获甚丰,有了满洲这个牢固的后盾,奥巴再也不害过去的主人林丹汗了。他志得意满,暂时将肫哲公主留下,自己离开沈阳。努尔哈赤亲自出城数十里,设宴相送。

  偷偷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按理说,满洲部对奥巴已然仁至义尽,然而奥巴仍然在自己心里打着小算盘。他从沈阳返回不久,努尔哈赤去世。作为奥巴的岳父、恩人、金主,于情于理,奥巴应该第一时间表示慰问。可是奥巴拖延良久,一直等到自己派人来接嫁给他的公主,才顺便表达一下对努尔哈赤离世的哀思。奥巴还背弃誓言,偷偷联系察哈尔部,希望能要回被掠去的牲畜、财富。皇太极刚刚即位,统治不稳,竭力容忍奥巴,引而不发,仍按约定将肫哲公主送给他,对奥巴使臣,依然礼遇。但奥巴却没有收敛,肆意妄为。

  天聪二年(1628年),皇太极率军亲征察哈尔,命令下属的蒙古诸部一同出兵,会师绰洛郭尔。各路军队到齐,皇太极宴请来会的蒙古诸贝勒。不想以奥巴为首的科尔沁部的各个贝勒根本没来。皇太极派大将希服传令奥巴出兵,奥巴推辞道:“现在路上到处是盗贼,很不安全,如果有了危险,算谁的责任。”于是科尔沁部按兵不动。皇太极派人再三催促,奥巴敷衍道:“我们先掠夺察哈尔部境内的财富、人员,再和军队会合进军。”最终奥巴的军队也没来。

  毕竟奥巴家族世代效忠察哈尔部大汗,如今突然要从主人变为敌人,心里不容易接受,去抢些察哈尔部的东西,对自己好,对皇太极也算个交代。此外,奥巴还一再的挑战皇太极的底线,他竟然偷偷和满洲的另一个强敌——明朝做生意。

  奥巴私下联系明朝和察哈尔,也有他的理由。当时的明朝有逐渐强势的迹象,努尔哈赤打了一辈子胜仗,结果最后一战,兵败宁远城,据说还被袁崇焕的大炮打伤。皇太极登基伊始,就带兵攻明,结果又在宁远、锦州之战中大败。察哈尔部的林丹汗励精图治,有一番作为,现在不联系,到大祸临头,再联系就晚了。自己的家族毕竟世代为察哈尔的大臣,感情基础还是有的。可是奥巴的这些行为,满洲人是无法容忍的。

  奇怪使臣带来的十条罪状 

  皇太极感到不能这么纵容奥巴,决心派人好好敲打一下他,派使臣索尼及阿珠祜出使科尔沁部。索尼一行到达科尔沁部境内后,科尔沁人宰杀牲畜献给他们食用。索尼立即让他们拿走,声色俱厉地说:“我们不但不吃你们的饭,连一杯水也不喝。我们不是为你们的主人而来,只是给我国的公主送东西。你们的主人有异心,你们的东西能吃么?”之后取出自己携带的干粮当饭吃。科尔沁部的接待员大惊。索尼一行到达奥巴的府邸。奥巴因为脚有病,住在大老婆的房里,索尼直接到公主的住所进献礼物,并将皇太极要惩罚奥巴的意思告诉公主。公主哭着为奥巴求情。索尼说:“我们是奉了皇上的命令,不敢稍有违背,此行特为公主而来,公主就别为奥巴求情了。”

   

  皇太极使臣的异常言行很快传到奥巴那里。奥巴让人扶着去公主住所查看情况。索尼、阿珠祜见到奥巴,也不起立。奥巴假装问公主:“这些人是谁啊?”公主沉默不语。索尼答道:“我们是天聪皇帝的使臣,你有罪,本来应该断绝交往。只是公主是皇亲,不能断了联系。这次是专门给公主送东西来的。”奥巴赶忙命人设酒宴款待。索尼等人看也不看,立即告辞,作势出门上马要走。奥巴属下科尔沁台吉塞冷、达尔罕卓礼克图党阿赖死死拉住马匹,苦苦哀求:“我们不知道皇上的使臣来了,所以才问。过去使臣来了,因为公主的缘故,还向我们行礼,给东西吃就吃。现在你们见我们不行礼,也不吃饭,这么快要走。难道是皇上要怪罪我部么?”索尼回答说:“我们不是为奥巴而来。为什么要行礼呢,又为什么要吃你们的东西呢?你们有异心。皇上震怒,恐怕我不能准确的传达他的意思。另有上谕给你们。于是将上谕交给塞冷、党阿赖。奥巴得到消息,让使臣的随从人员先走,留下了使臣。土谢图汗看到皇太极的上谕大惊,上面历数了奥巴的十条大罪:

  第一,奥巴父子帮助叶赫部与我为敌,计划瓜分我国的土地,如果我国失败了,我还能有今天么?你们失败后,又帮助乌喇部攻打我国。之后你为了协助叶赫部杀死了我方侍卫布阳古。三次仇恨,并不是能够依靠财物可以抵偿的,应该兴兵讨伐。然而我皇父宽厚仁义,派人议和,盟誓天地,和好相处。事后,你想亲自来议和,双方事先约定了时间地点,皇父亲自赴约,你却爽约,你犯了欺妄之罪。

  第二,察哈尔部林丹汗想杀你,兴兵讨伐科尔沁。那时我获得这个消息,不辞劳苦,不怕马匹倒毙,立即发兵去救援你们。林丹汗闻讯,立即丢弃即将攻克之城,退兵而去。如果我不出兵,你奥巴能活到今天么?你来沈阳修好,皇父给你高规格的礼遇,还送给你两个妻子,其中有自己的女儿,同时赠送众多的财物、物品及白银5000两。你回去之后,何曾回报过一件东西?皇父驾崩后,各个部落纷纷哀悼,都派人吊唁。而你只是两个月后,才派一个下等的奴才送来一匹来劣等老马作为吊唁,这是你忘恩负义之罪。

  第三,你这么多罪恶,我没有追究,仍然将公主送给你。事后,你仅仅送来八匹病马。你是只知道拿别人的东西,不知道回报别人,这是贪婪小气之罪。

  第四,在送公主去科尔沁部途中,我方使臣克里被杀,你却不追捕凶手,到现在仍没有任何消息,你这是轻视侮辱我国啊。

  第五,你的部民额古犯罪,你声称愿意用牲畜赎罪。本来应该罚一千匹马,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减少了一半。你给我保证如果不交马,仍然将额古送给我处理。至到现在,牲畜没送来,额古也不送回,你是欺骗我啊。

  第六,你安排你有罪的察哈尔部的妻子的寝室在前面,让我国公主住在后面。并且你的罪妻被立为大老婆,而让我国公主做小老婆,到处说你的大老婆如何贤惠,我国的公主你却不管不顾,背后经常说她的坏话,你这是侮辱我啊。

  第七,咱们双方盟誓时,誓言中决定,各自的一切敌国,讲和则一起讲和,战争则一起战争。你背弃誓言,与我国敌人明朝,屡次进行交易,你太狡诈不可信赖。

  第八,你想向察哈尔部报仇,屡次派遣使臣约定共同出兵的时间。我如期发兵,你竟然不来会合,将我军单独留在敌人境内,自己先撤兵,你狡诈不守诺言。

  第九,你的堂弟满珠习礼起兵时,派人问你会师的地点,你不告诉他。自己不愿与我会师,又不让自己的兄弟出兵,是害怕你兄弟和你一起进兵,不方便自己偷偷跑回么?

  第十,最初我国认为孔果尔贝勒悖逆作乱,而你是贤臣,十分看重,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你。不想皇父驾崩,孔果尔贝勒最先派遣使臣吊唁。这次又按照约定派兵会师。比较你俩,过去本以为贤能、亲近的人,结果怎样呢?今后你的心,我怎么能相信呢?

  皇太极给奥巴定的十条大罪,将奥巴定义为口是心非、贪财好色、见利忘义、首鼠两端的人。奥巴知道事情严重,连忙让自己身边最亲近的14个人,连同塞冷、党阿赖再次面见使臣说:“看了上谕,皇上责怪我罪孽深重,心里十分彷徨,不知道该怎么办。既然已经获此重罪,如果又让你们返程,倘若路上有什么危险,我的罪孽就更深重了。”索尼等说:“我们都是下等人,怎么能因为怕死而违抗皇上的命令呢。”拉缰绳准备走。科尔沁众人都请求说:“我家主人本来想亲自挽留,只是脚病严重连路都不能走。主人的兄弟、子侄又都出去打猎了,所以才让我们来。既然我部有罪,如果听任使臣独自返回,不更令我们惭愧无地么?皇上既然震怒,则事关天威,涉及的事情非同小可,怎么能按平常的事情处理呢。请等打猎的亲贵回来,立即讨论罪行以告慰过去错误。”再三苦苦哀求。索尼感觉戏也做足了,机差不多了,顺势说:“既然你们要谢罪,就暂时留下。”

  著名导演皇太极 

  第二天,奥巴召集子弟诸臣讨论解决的办法。奥巴先向满洲使臣提出方案一:“本来我该亲自去谢罪,但是因为脚病,想派我弟弟哈谈巴图鲁前往。可是哈谈巴图鲁说,是你犯的重罪,为什么派我去谢罪,坚决不肯去。现在我先派台吉拜思噶尔、及桑噶尔寨,同使者一起去沈阳谢罪。等我的脚病好些了,亲自去可以么?”这个方案中可以看出奥巴是真怕了,想先派人去沈阳探探风声,再做下一步打算。自己如果亲自去了,如果被治个大罪,扣在沈阳就惨了。可是这个方案满洲使臣不同意,索尼还是那句话:“我们只是给公主送礼物来的,事情已经办完了。现在你想解脱自己的罪过,强制留下我们。现在让我们带着取拜思噶尔、桑噶尔寨一起返回,难道我们是为了带这两个人而来么?”

  奥巴看没有办法,只好提出:“现在皇上很生气。我的罪过也深重,与其让别人谢罪,不如我亲自去。我的脚虽然有病,但立即启程,纵然死了也没什么怨言。以此来让皇上息怒。”但奥巴还有顾虑,担心没面子,他问:“我如果去了,皇上太生气,不见我,把我赶走。我能安全的回来么?即使安全的回来了,又有什么面目见我的部属呢。面子丢了,以后谁再听我的话呢。”索尼安慰他:“你既然知道罪过,亲自去谢罪,即使不能免罪,这么远去,皇帝必然会怜悯你,礼貌的对待你,不会赶你走的。皇上是宽宏大量的人,虽然是小贝勒,也从没有驱逐过,何况是您大汗呢?”奥巴又说:“你们是两个家奴,尚且不吃我的饭,见我不下拜,皇上和诸贝勒,能够允许我觐见么?”索尼回答:“我们的确是家奴,家奴见你不行礼,不吃你的饭,言辞严厉的训斥你,而你仍然不介意,坚持来朝见,还有比这更可怜的情况么?皇上和各个贝勒知道这件事,必然怜惜你,允许你觐见。”奥巴听毕大喜,决定亲自去请罪。

  奥巴留下索尼等人住了十天,好生款待,送他们先行,使臣返回沈阳将相关情况告诉皇太极,皇太极感到很满意。其实这一系列看似紧张的交涉,都是皇太极事先安排好的。使臣是演员,皇太极是导演,奥巴及属下则是不小心入戏的观众。

    

  皇太极 

  一个月后,奥巴亲自到沈阳谢罪,皇太极出城十里迎接。入城后,皇太极再次让人宣读奥巴的罪过。奥巴甘心认罪,并提出解决的办法:“额古的事情,我立即派人将所罚的500匹马送来。使臣克里被杀事,我们再好好商量解决办法,一定将凶手绳之于法。至于私下与明朝联系的罪行,我愿意以10只骆驼,100匹马谢罪。出征察哈尔自己没有出兵会和的罪过,也以10只骆驼,100匹马谢罪。因为自己的罪过,奥巴又向皇太极额外进献一匹马,一副盔甲;给三大贝勒马各一匹。”眼看惩戒的目的达到,皇太极宽恕了奥巴,将御用的貂裘金带及朝鲜所贡皮币等财物赐给他。奥巴返回时,再次赐给他甲胄、缎布、猞狸狲、裘、雕鞍、金银器皿等物。皇太极出城亲自设宴相送。满洲人这次的大棒加胡萝卜的方法,让奥巴彻底的臣服。

  其实在这次事件中,奥巴也不是处处被动,他与满洲四大贝勒中的阿敏关系要好。皇太极的使臣走后,阿敏的使臣就来了。奥巴从而知道的皇太极的真实用意。在来沈阳时,奥巴也私下与阿敏联系,请他从中协调、斡旋。

  临终前终于成长为一个好“演员” 

  去沈阳请罪后,奥巴变的非常乖巧。天聪三年(1629年)十月,皇太极出征明朝,奥巴带领所部23名台吉率兵与满洲军队在辽河会师,被分派于左右两翼。十一月奥巴跟随贝勒济尔哈朗等进入明朝边境,攻克遵化城,兵围北京。天聪五年(1631年),奥巴奉旨与满洲兵汇集于三漥,准备出征察哈尔。奥巴提出建议:“这次蒙古马匹不堪使用,带领士兵又少,不如暂停进攻,等待来年马匹肥壮,再大举进攻。因为受恩深重,我愿意做前锋,不敢怕辛苦。”皇太极同意了他的看法,班师回朝。来年四月,皇太极再次召集蒙古诸部军队,攻击察哈尔。蒙古诸部台吉为了保存实力,带来的士兵数量能少就少,行军速度也能慢就慢。只有奥巴这次带来的士兵最多,速度最快,还将自己积蓄的马匹大量供给清军。这次奥巴的行为让皇太极很满意。五月,奥巴跟随贝勒阿济格侵入明朝边境,大肆抢掠大同、宣化等地。皇太极将抢掠到财富的五分之一分给奥巴。天聪六年(1632年)九月,奥巴病逝。

  病逝之前,奥巴已经逐渐成长为一个成熟的好演员。弥留之际,他手里拿着皇太极赐给的衣服,哭着说:“当初跟随皇上征讨察哈尔时,我不怕危险,冲锋陷阵,先入敌军,人人都羡慕敬佩。现在不幸至此,皇上的养育之恩,再无也法报答。”奥巴在最后时刻真的很清醒,在他与满洲的交往中,也就这么一件事拿的出手,临死还不忘提醒一下皇太极。奥巴去世的消息传到沈阳,皇太极怎能容忍有人挑战他的演技。于是他穿着素服,站在东门廊下流着眼泪对群臣说:“过去打仗,额驸奥巴每次都能独当一面,擅长政务管理,提出过很多好的意见。突然去世,我深深感到惋惜。”说毕,痛哭不止,群臣劝慰道:“皇上不必过于哀痛,每个人的寿命都是早就注定的,这是上天的安排。”皇太极继续哭着说:“所有的人如果对国家无益,而仅仅让人憎恨,即使是皇亲国戚,我也不感到痛惜。奥巴可是最优秀的人才啊,这样的良臣如何再能得到呢?他就是我的胳膊和手指啊。”

  奥巴的戏没白演,皇太极高规格安排了他的后事,派遣额驸师篇古,按照帝王的标准以太牢之礼向奥巴致祭。不久之后,皇太极授予奥巴长子巴达礼土谢图济农的封号。巴达礼和科尔沁众贝勒来沈阳谢恩。皇太极也许感觉演出效果还需进一步巩固,让巴达礼单独觐见。相见时,皇太极再次泪如雨下,痛哭思念父奥巴。陪同的贝勒大臣,都帮忙悲怆垂涕。崇德元年(1636年),巴达礼被封为土谢图亲王,世袭罔替,掌科尔沁右翼旗,自本旗外,还统领科尔沁前后二旗及杜尔伯特、扎赉特二旗。此后,科尔沁部的最高爵位由汗变成亲王,下降一级,也表明科尔沁部与清廷由联盟关系,变为君臣关系。

  声明:凯风文化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智见往期《太子归来:大汉年间的一桩悬案》 

       《皇帝的礼物——黄马褂与勋章》  

        《慈禧唯一一段可能被证实的畸缘》  

           《大明1572 河运、海运与国家命运》  

           《清初亲王吴克善的“女人路线”》  

            《丑闻、偏见与女医生》  

              《先让官人贵起来》  

              《亦真亦幻朱厚照》  

                 《天马与蚕-开辟丝路的异域传说 

       《回不了家的清朝公主》 

               《清朝那些不省心的蒙古驸马》 

       《难以禁绝的明代科场舞弊》 

 

   

  作者简介:李治国 山东省宁津县人,内蒙古大学讲师,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博士,主攻清代边疆民族史,承担国家清史工程《礼制·宾礼》的撰写。

   

  凯风文化·智见生活 

(责任编辑:蒹葭)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