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古代文人的奇葩赏花方式:“承包”一个馄饨摊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20日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佚名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资料图:武汉植物园内郁金香、风信子等花卉争相开放,人们纷纷相伴外出踏青赏花。 邱灵摄

  三月份天气刚刚转暖,微博、朋友圈各路社交媒体上已经被各种赏花攻略“攻陷”:樱花、牡丹、桃花、郁金香……争奇斗艳的鲜花看得人眼花缭乱。其实,单就赏花这点事儿,在有些时候,古人还真比咱们现代人会玩,不仅对赏什么样的花儿有讲究,还包括赏花时是坐还是站,吃什么东西、点什么香……

  不过,细说起来,如果你对赏花的认识还只停留在“看”上,那么意趣可比古人差远了。据说,按照朝代先后,赏花有曲赏、酒赏、香赏、谭赏、琴赏、茗赏等多种方式。曲赏、酒赏都跟唐代有关,曲赏是赏花咏歌,酒赏则是饮酒观花。插画酒赏的风气到了宋代都还挺流行,在宴会中尤其如此。

 

  资料图:昆明梨花开,人们在踏春赏花。中新社记者任东摄

  到了五代,传说南唐巨宦韩熙载喜欢插花燃香,他就觉得对花焚香,气味相和妙不可言(注意,不能点蚊香)。这种方式在宋元两代都很盛行。

  时至宋朝,会玩的文人雅士们讲究对花抚琴,叫做“琴赏”。这还不算完,琴要跟花相匹配。据古书记载,茉莉、荼蘼等几种花颜色雅致,香味怡人,值得品评。所以,可配以七弦、阮咸等乐器,一边听乐曲,一边看花儿。此外还有品茶赏花等很多讲究。

  一代女皇武则天也爱花成痴。那时候,洛阳牡丹已经名扬天下,她每值牡丹花开之际,都要举行庆赏活动,宴饮歌赋。唐穆宗同样是一个花迷,据《王尘录》记载:“穆宗每宫中花香,则以重顶帐蒙蔽栏槛,置惜春御史掌之,号曰括香。”而穆宗本人就陶醉花丛帐,仔细嗅赏着鲜花的馨香。

 

  资料图:四川眉山阳春三月桃花朵朵开,民众赏花忙。刘忠俊摄

  但是上述方式,不是特别适合郊游赏花。别担心,古代的文艺青年们很快发明了新花样。据《开元天宝遗事》记载,唐朝学士许慎选就很会玩。他喜欢请亲朋好友看花观景同时吃吃喝喝,几乎每年春天都要在花园里摆宴。只是,别人家的宴席都有座位,许学士不这样。

  有人就问了,许慎选你请大家来喝酒赏花,为什么不摆座位呢?许慎选笑言:“我有天然花裀,何必再放座位呢?”原来浪漫的许学士让仆人收集花园里掉落的花瓣,然后铺在地上,来了客人就坐在这些花瓣铺成的厚垫子上。

  要说风雅这个东西,固然好听,但也难挡一些实际问题。比如,古代不是所有人都像许慎选一样,能在大花园请客;也不像现代社会经济那么发达,农家乐小饭馆遍布景点,古代人郊游赏花一出去就是大半天,怎么填饱肚子就成了大问题。

 

  资料图:武汉东湖樱园樱花开放,游客和市民在雨中观赏樱花。中新社记者张畅摄

  什么?你说让文人雅士们吃冷餐或者带着锅碗瓢盆自己做?太LOW了!清代沈复写过一本书叫《浮生六记》,里头记载,当时苏城有想赏花的文人,想出了一个完美的点子来解决远游饮食问题:他们请一个卖馄饨的一起春游。

  据说,那时挑着担子卖馄饨的小贩都是现煮现卖。于是大概情景是这样的:文人们一边赏花吟诗,小贩们一边支锅点火准备做饭。虽然画风略显违和,但这种办法,既成全了文人雅士们赏花的乐趣,小贩的馄饨也卖出去了,想来也算两全其美。

  总之,不管怎么赏花、去哪儿赏花,“看”固然是目的之一,但其中也寄托了人们美好的心愿。借花言事、咏花抒怀,多少与之有关的诗句美文流传至今,仍然令人回味无穷。

更多精彩:《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凯风智见:范仲淹“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凯风智见:朱纨之死与嘉靖海禁实相》  

《文史新说:范仲淹三次贬官却被朋友点赞》  

《文史新说:涨姿势 007、中情局的鼻祖原来在这里!》  

《文史新说:晏子要做顶天立地伟丈夫》  

《文史新说:穿越古代去买房》  

《文史新说:那个被宋朝士大夫们推崇备至的“格君者”陆贽》 

(责任编辑:浮点)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