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鬼才”宋雨桂走了:曾向公众呼吁别买自己的画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17日   文章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佚名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昨日令人悲伤,宋雨桂走了。

  2016年4月的一天,宋雨桂在助手以及粉丝的簇拥下来到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参加一个画展的开幕式,虽然在北京见惯了大画家的派头,但是宋雨桂的出现,还是有点儿让我感叹他之于东北大地的特殊魅力:签名、拍照、求指导的粉丝们瞬间就“包围”了宋雨桂,他在一个又一个的配合着大家的要求,而我们也终于在一群人中“拽住”了宋雨桂,来接受采访。等到粉丝慢慢退场之后,宋雨桂虽然已经77岁的高龄,但是依旧步履矫健,快速的看完了展览,在助手的催促着匆匆离开了现场。

 

  “鬼才”宋雨桂(1940-2017年)

  这就是我们和宋雨桂接触的短短五分钟的时间。令人猝不及防的是,再听到宋雨桂的消息,竟然是他已仙逝。

  “5月15日17时25分,著名画家宋雨桂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病逝,享年78岁。”短短的一行字,让人眼眶发热,但又让人无力反抗,雅昌艺术网第一时间向宋雨桂之子宋百里证实了这一消息。

  19时13分,辽宁省美术家协会发出悼念:中央文史馆馆员、民革中央画院院长、辽宁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辽宁美术馆馆长宋雨桂先生于2017年5月15日17点25分因病辞世。追思堂设在宋雨桂艺术馆,5月16日十点可到馆里悼念,告别仪式另行通知。

 

  宋雨桂在大型作品《黄河雄姿》前沉思

  随后艺术家何家英悼言:惊悉宋雨桂先生不幸离世,痛不可言!一代英豪,大师銘范,为人仗义,德才恒长。滔滔黄河水,隆隆诉悲伤。他最后的创作《黄河雄姿》成为他艺术上永恒的丰碑,也为他辉煌的艺术人生画上了完美的句号。这是他用生命谱写的民族壮丽史诗,也是他沧桑人生的浓缩诗篇。宋雨桂老师为中国山水画的创新做出了辉煌的贡献!他的离去是中国美术界巨大的损失!也是好朋友的巨大损失!师友仙逝,我心欲摧!送老鬼一路走好!愿老友天堂永生。何家英叩首。

 

  宋雨桂、王宏《黄河雄姿》 475 cm × 680 cm 中国画2016

  虽然离去,他也为世间留下了不少的念想。作为画家,他极爱黄山,要在黄山脚下桃花镇做一个艺术中心,并且做一个关于黄山的全国巡回展。他还说要画巨幅的表现祖国大山大水的作品,《黄河雄姿》出现在了国家博物馆的展览中。他还说,到了现在的岁数,无论是技法上、思维上、艺术的鉴别上,想在这个时候,应该把自己所思所想和一直认为一个中国的画家把我们民族感到骄傲的山山水水把它画出来,但是这一次,我们还没看够他的“大山大水”,他就匆匆的离去了。

  也正如年幼的宋雨桂从山东匆匆逃荒到吉林,在母亲的启蒙下,“玉贵”最终成为“鬼才”画家。

  宋雨桂出生在山东临邑,原名是“宋玉贵”,通常解释为玉堂富贵,寄寓着长辈的愿望。4岁的时候随父母逃荒到了吉林省三源浦镇,那个时候是1944年,年幼的宋雨桂或许不能体会到逃荒的辛酸,怕是更多的有着可以自由跑来跑去的兴奋。

 

  年幼的宋雨桂与父母合照

  也正是在那段时间里,小宋雨桂跟着大人种地、砍柴、放马、讨饭,农闲的时候就跟母亲学画画。

  “我的母亲王桂兰是一个十里八村能描会画的贤惠慈母,她就是我的启蒙老师,农村的。她画的梅兰竹菊啊,画的小动物啊,画的蜻蜓啊,我以前老崇拜她了。可是等我进了美院以后呢,我又觉得她(画的)那东西特别简单,因为它没有素描啊,没有光啊影啊什么的。但是到现在我一回忆,我母亲画得多简练啊,多概括啊。”

  直到老年,宋雨桂都能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家乡有着一个大大的荷塘,爬到塘岸上的大树撅枯枝,用树枝画荷花。后来再画荷花,还是小的时候留下的那种美好,像梦境的那种荷花。

 

  宋雨桂在部队给战士们上课

  宋雨桂的好友朱浩云曾经说宋雨桂九死一生,极富传奇,也正如宋雨桂自己所说:“雨桂,雨中的桂花。我的命运,其实没有这么美好。”

  得过癌症,遇过车祸,右手残过,鬼门关走了好几回,甚至举行过“活体”告别仪式。

  以下回忆摘自宋雨桂在接受媒体记者的访问时所语:

  “1978年3月,我画了一幅瀑布直泻而下,旁边是迎春花的画,叫《迎春》(后有画册结集时名为《泪泉》),并题写了两句话,叫“九州惊雷驱阴霾,簇簇山花笑春回”,我的画要参加展览,但又因为’政治问题’我的画被封杀,我必须用其他名字。我用了与“玉贵”基本同音的两个字“雨桂”,在这幅画上署名,这是我第一次用“雨桂”这个名字。那幅画先是以较大篇幅发表在当年的《辽宁日报》上,辽宁日报发表后,当时鲁美某一权威人士在系会上对此画高度赞扬。然后是在辽宁美术馆展出,围绕这幅画能不能展出,当年发生了不少故事,现在想来还动人心魄。如今物是人非,有的当事人已经离世20多年了。当年一张画的问世,何其艰难……从那以后,我一直沿用宋雨桂这个名。”

 

  年轻的宋雨桂在江边沉思

  “那我为什么又号雨鬼?我用这两字有20多年了,雨鬼,雨中之鬼,有人说我的创作状态是’人鬼之间’。我的书画艺术是一半泪水伴着一半墨水在风雨飘摇之中一路趟过来的。我曾在人鬼间徘徊20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经历浩劫,有人说我自杀过,其实我是想好了深夜跳楼求生,从被’专政’了四个月的小屋逃出来。我得过癌症,遇过车祸,右手残过,鬼门关前走了好几回,甚至举行过’活体’告别仪式。是鬼亦是仙,非鬼亦非仙,权当别解吧。”

(责任编辑:浮点)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