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摔跤吧!爸爸》致敬了每一个不甘心的普通人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17日   文章来源:搜狐文化   作者:吴清缘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在家附近的电影院看了《摔跤吧!爸爸》,这家电影院第一次让我感觉闹心。

  你丫的那么早亮灯干什么。

  屏幕上刚开始滚动演职人员表,散场灯光就亮了。

  妈蛋,我真的还想再哭个5分钟的。

  整部电影让我感觉激动而又惶恐的地方在于一个假设:

  如果你不摔跤,这一辈子,就是在14岁的时候嫁给一个压根不认识的男人,烧饭擦地,相夫教子。

  我不觉得这只是在说印度女人。

  这说的压根就是我们每一个人。

  25岁的年纪,我并非没有思考过自己的人生。

  我妈妈对我的期待很简单:

  找份稳定的工作,找个靠谱的女人,生个大胖小子,完美。

  所以当我看到“如果你不摔跤,一辈子就只能做做家务”的时候,心头猛地一紧。

  天呐,老婆孩子乐炕头的日子,和14岁嫁人一辈子相夫教子,似乎多少有点异曲同工的味道。

  这么类比确实有点何不食肉糜。

  毕竟在城市里小富即安,生活再怎么平常,都要比一个生活在小地方的印度妇女来得好得多。

  但毕竟是平平常常地活着。

  平常得近乎平庸。

  不是说这样的生活不美好。

  如果这辈子能拥有完满的爱情和亲情,未尝不是幸福的一生。

  但只是不甘心啊。

  如果这都不甘心,那你叫电影里的两个姑娘怎么甘心。

  十几岁的年纪,找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嫁了,一辈子可能受尽鄙夷奚落,这是怎样操蛋的人生。

  我要我的人生变得好一点,再好一点。

  所以我要五点起床跑步,在沙堆里和男人摔跤。

  所以我甘愿留一头短发,忍受周遭鄙夷的目光。

  我要历经血与火的杀伐,满身淤青地拥抱光荣。

  人生只有一次,我值得过得更好。

  阶级与出身的枷锁,毕竟锁不住每一个人。

  每个人的人生,打从出身起,大概就有一个模糊的上限。

  对于一个生长在小地方的印度女人来说,她的人生上限,也许是碰到一个还算靠谱的男人,没有家暴,没有强奸,平平安安地度过一生。

  而对于一个在中国工薪家庭成长的男人来说,他的人生上限,大概就是在格子间当一个白领,然后和另一个白领结婚,在婚后的几十年里兢兢业业地还着房贷。

  呐,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一生,总浮现着这么一个若隐若现的天花板。

  你甘心把这个天花板,当作人生的五行山么?

  说起来,我们每个人,多多少少是不甘心的。

  就像电影里那个出嫁的姑娘,早早地看穿了自己晦暗的未来。

  谁都渴望比多数人牛逼,打小时候,就吹牛说长大要当科学家大老板宇航员。

  吹牛逼没有成本。 

  而要变得牛逼,这是一场豪赌。

  赌桌的一端是你的血汗。

  另一端是你的梦想与光荣。

  不敢赌的人,最终多多少少会劝诫自己甘心。

  所谓知足常乐、平淡是真,劝自己甘心,大概总有两三种说法。

  电影里,姑娘们的父亲自作主张把女儿的血与汗放上赌局。

  这确实是父亲梦想的延伸,然而他的女儿,也实在没有什么妥协的余地。

  妥协了,这辈子就太惨了。

  身为父亲,必须插手你们的人生。

  逼着你们往前跑,直到你们觉悟到岁月严酷,现实残忍。

  剩下的路,你们要自己去跑啊。

  励志的故事,常常会给我们留下一个完满的结局。

  然而真实的人生,不一定总是花团锦簇。

  到底敢不敢把自己的不甘心化作一场豪赌?

  毕竟,你要有赢得酣畅淋漓的野心,也要有输得血本无归的觉悟。

  好的故事,总是能让人找到一些彼此共通的东西。

  我找到的,不在于印度,也不在于女权。

  我找到的,是每一个不甘心的人,或自愿或被迫,将自己的血汗,放上命运的赌桌。

  或者是那么多人生上限被压迫得如此之低的个体,连命运的赌桌都上不去。

  对了,还有那么多人在不甘心与甘心之间进退维谷,在命运的赌桌面前踟蹰不前。

  《摔跤吧!爸爸》,致敬的不只是父亲,也不只是摔跤手。

  致敬的,还有我们每一个不甘心或者曾经不甘心过的人啊。

《凯风智见:范仲淹“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凯风智见:朱纨之死与嘉靖海禁实相》  

《文史新说:范仲淹三次贬官却被朋友点赞》  

《文史新说:涨姿势 007、中情局的鼻祖原来在这里!》  

《文史新说:晏子要做顶天立地伟丈夫》  

《文史新说:穿越古代去买房》  

《文史新说:那个被宋朝士大夫们推崇备至的“格君者”陆贽》 

(责任编辑:浮点)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