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原创】岳父的背影,不应忘却的光荣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1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徐广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忘不掉那条深巷,更抹不去在深巷里偊偊独行的那个背影,那蹒跚的脚步,那晃悠的身子,那拐杖击地的咯咯声……

  每每路过盐市口,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在街口135号的大门前驻足停留。望着早已面目全非的街道街景,想着那个已逝去多年的身影,心里就泛起一阵悸动,有一种想要找寻什么的渴望和冲动,宛如那些远去的记忆能在这里找回拾起。

  是的,在我们生活和成长的经历中,有很多的东西和事情,是没法,也是不应忘却的,即使这些东西和事情已经模糊,变得闪闪烁烁,影影绰绰,是那样的遥远,可每一次走过和驻足这里的凝望凝思,都让我的这种“找寻”念头更强烈,更迫切。

  他,那位在深巷里独行的老者,我的岳父马兴武,一位穿越战火,沐浴硝烟,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老人,在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1939年冬天,15岁离家出走,只身从陕西紫阳老家出发,跋涉近百公里,翻山越岭到安康投军,开始了他少年从军闯荡天下的豪情壮举。从此就横走四方,再也没有踏上过故乡的土地,直到去世。

  岳父当年所加入的部队,国民革命军(西北军)第38军17师101团3营7连,历经晋东南高平抗战,晋西南中条山会战,郑州广武会战。岳父少年投军从戎的意念,最初仅是好男儿志在四方行走天下,年少轻狂的懵懂幼稚之念。然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和战争战斗的深入,特别是看到小日本鬼子的狂妄横行与残暴,加之部队中地下党组织的影响,岳父的民族意识,国家意识开始觉醒,胸怀“堂堂大中华,岂容小日本鬼子横行”的仇恨与觉悟,渴望成为一名卫国守土的真正军人,这个强烈的愿望,在心中埋下。在没有战斗的间隙,岳父积极投身到部队驻地周围周边的赈济灾民,收容孤儿,帮助民众修房建学校等的恢复战争创伤的活动。所在部队被当地民众誉为“中条山的铁柱子”,“日军的盲肠炎”、“岳家军”、“七路半”、“活菩萨”等。这些经历更加快了岳父的“丹心素裹”的转变。

  从15岁走到19岁,五年血与火的洗礼,岳父在战火中锤炼成熟,在战斗中锻炼成长,当时光和历史翻到1945年的那个流火的七月,岳父所在的38军17师,这支早已是“丹心素裹”的部队,在河南省卢氏县起义,正式加入人民解放军的序列,此时的岳父已经是一位年龄不满20岁的年轻排长,次年的1946年春,岳父经过38军军直军官轮训队进修培训,被晋升为连长。在随后的日子里,岳父带领他的连队,随部队参加了在宁陕之间破击陇海路,切断袭扰敌胡宗南集团与中原联系的战役。经历了解放山阳、镇安、郧西、郧阳等县城与上津、漫川等地区的战役。后在紫荆关、均县、白河、洵阳、草店、铁芦等多次战斗中,不幸因多次负伤,最终离开了自己的连队,到山西后方医院疗伤。1948年春伤愈后,岳父回到河南38军军部留守处,8月调至二野后勤军需部,随二野大军转战四方。在淮海战役的硝烟里印下了他冲锋的身影,在渡江战役的船帆下留有他嘶哑的呐喊,在战上海的枪炮声中有他为迎接胜利而扣动扳机射向敌人的呼啸子弹。再后来又随大军挺进西南解放重庆,任江津被服厂军代表,为西进大军筹集调配军需物资,并在那里结识了我未来的岳母,成都解放后任四川省机械厅供销处供应科科长,直到最后在四川省亚西机器厂厂长任上离休回家养病。

  在岳父五十多年的革命生涯中,他最常说的话是:“相信组织,服从组织,不给组织添麻烦,”最勤勉的是工作,常年孤身一人,远离家庭和亲人,无怨无悔在偏远山区工作。常年的在外工作给家庭带来了极大的不便和困难,对子女和岳母充满了欠疚,一旦回家,就是拼命地忙碌家务,以减轻自己对家人的愧疚。这让今天的人很难理解,可这就是他的人生信念和工作态度,而且致死不改不变。五个子女无一人靠他的关系留城工作,或得到什么好处和利益,全都寻着当年的知青路径——学校毕业,上山下乡、招工考学入伍,最后回城工作,岳父都没有给予任何的帮助和方便,就是当年岳母病逝,仍是他的这句“相信组织,服从组织,不给组织添麻烦”而拒绝了一切的照顾和帮助,依旧一个人在边远的山区,带病主持着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工作。

  岳父也有苦恼,磊落坦荡一生,可让他痛苦和不能理解的是“组织”对他的另眼相看,总感觉身后有只无形的隐手,拖拽着他,牵绊着他,那个“国民党起义旧军官”的身份和影子,始终在他的眼前悬着,承受了几十年的精神压抑,万幸的是有1984年中央组织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第31号文件,专门对“抗战时期的38军”,特别是岳父所在的17师指战员,作出规定全部都按参加革命计算对待,这才有了由“地师级”转成“厅级待遇”的结论,要不然,那“国民党旧军官”的影子将永远伴着岳父去往天国。

  其实,身为38军17师的一员,岳父从来都是自豪和骄傲的,哪怕是在人性泯灭的文革期间,即便被戴高帽游街,占高台批斗,关黑屋坐黑牢,岳父都不曾低头,而且都是朗朗大声的高喊:“我是17师的战士”。只因这政治的阴云,让他吃尽了苦头和蒙受了太多委屈。

  ……

  走在今天平坦、宽阔、时尚的盐市口,心里却在寻觅昔日的旧径,老旧的城市全都变了样子,而不变的仍是记忆里135号院里的那条深巷,我忘不掉深巷里的那个背影。

  岳父,您永远是我们不应遗失的记忆,永远是我们不该忘却的光荣。我们的心里永远给您留着一方净地,永远珍藏您的慈容。

  版权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半夏)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