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故宫有一半的藏品都是他的 简直就是半部书画史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19日   文章来源:云上文化   作者:佚名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民国年间,翁同文在故宫博物院的库房,发现近半数的字画上都有一个人的印记,翁同文最终复原了一份藏品目录,推算出这个人的书画藏品总数为 2190 余件。那时,据《故宫书画录》统计,故宫博物院的书画收藏一共也就 4600 余件。

  这两千多件藏品原本都置于明代的天籁阁中,如果想把这里所有的藏品看一遍,需要花上两个月的时间,但阁主极其“吝啬”,很少有人可以征得同意踏入天籁阁。

  重元贬宋,是明代的风气,所以天籁阁里有众多“元四家”——黄公望、倪瓒、王蒙、吴镇及其他元代的精品并不稀奇。实际上,阁主人是一个颇具历史观念的收藏家,他以宋、元文人画家为主体构建他的收藏王国。在这个名家谱系中,赵孟頫犹如中心座标,往前追溯,是唐代及六朝、晋代的藏品,往下延伸,则是吴门画派的文徵明。可以说,阁主人凭一己之力撑起了半部中国美术史,甚至阅人...画无数的乾隆都是他的粉丝。

  此人便是明代大收藏家项元汴( 1525-1590 )。

 

  唐代韩幹《照夜白图》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江湖上流传着项元汴的许多轶事。

  比如,听闻他非常吝啬,衣服穿得和老农差不多;又比如,他曾经因妓子豪置千金打造了一张沉香床,而后又把它烧了,造就了一条沉香街;再比如,他与僧人也有诸多故事流传下来……

  又比如说,他和诸多当时有名的匠人关系都不错,并让他们制作了,几榻架柜奁盒各种器具并在其上都刻上铭识,精巧得像秦汉之物;再比如说,他和乾隆这个同样爱收藏的大收藏家有一个相同的爱好——爱盖章,听说是检阅一遍就盖一次章。这个爱好非常受后人诟病,一是有碍观瞻,一幅画里那么多章总是不好看;二是艺术史学家们感叹,你有那么多时间盖章,怎么没空去梳理下自己的藏品,用点心就是后人拼尽一生心力才能整理出来的艺术通史,对他可谓是又爱又恨。

 

  大名鼎鼎的顾恺之《洛神赋图》也曾是项元汴的收藏之一 

  顾恺之《女史箴图卷(唐摹)》、韩干《照夜白》图卷、韩滉《五牛图》、李唐《采薇图》、赵孟頫《鹊华秋色图》、王羲之《兰亭序》、怀素《苦笋帖》……随便一件都是镇馆之宝。将这些闪耀古今的精品藏入私囊,必然需要雄厚的财力支撑,但你千万不要以为有了财力就可以完成如此浩瀚的收藏。

 

  韩滉《五牛图》,故宫博物院藏

  项元汴的父亲项铨年轻时靠经营典当业完成了原始积累,然后到处置地买屋,收取地租。项铨在日后有更巨的财富增长,除了经商头脑外或许更得益于他的品格——项铨当年买下一处房屋,几十年后翻修时,从壁肚里发现了一大笔金子,项铨找到旧宅主人的后代,把这笔钱如数还给了他们。

  项铨死后,把家产以一作三,分给了他的三个儿子。二哥醉心于文艺事业,天天赋诗作画;兄长(项元汴比长兄小 25 岁)踏入仕途,无心金钱。所以,项家的大部分家产都给了这位小儿子。

  项元汴从 16 岁开始搞收藏,30 岁左右时是他的第一个收藏高峰,那时大部分元代佳作已入天籁阁。50 岁左右时,晋唐及两宋精品也都被收入了项元汴手中。

 

  冯承素摹王羲之《兰亭序》跋尾项元汴的标价 故宫博物院藏

  坦白来说,年轻时的项元汴还算不上鉴藏家,最多算是一个古董商人,这话的意思是说他的专业能力并不是那么强。那他如何在 30 岁左右时完成了初步的收藏体系建立呢?这得益于,他与同时代明代书画大家的交往。

  文徵明就是其中之一,在当时文徵明不仅是当红画家、吴门画派的盟主,而且在江南一带的书画鉴藏中也是泰山北斗一样的人物。文徵明比项元汴大 55 岁,但他很长寿(近 90 岁时去逝),所以项元汴才有幸与文徵明产生了更多交集。

 

  因项元汴而提升了自己艺术成就的也大有人在:仇英,虽然后来成为明四家之一,但仇英一开始只是个工匠出身的画工,靠画画糊口,但是他的模仿能力极强,项元汴就把他请到家里来临摹古画,一呆十几年,终于摹成了一代大家;董其昌,年轻时多次拜访过项元汴,在短时期内阅遍了天籁阁历代的精品,终从晋、唐人的真迹中寻找灵感。 

  世人评价项元汴有些吝啬,但在收藏上他却常常一掷千金,是真的千金!

  项老板从根本上说是个商人,他有自己的一套收藏法式。

  其一是,热爱盖章。在书画上盖章本来是宋代以来的传统,可是像项老板这样基本上看一次就盖一次的也算是天下第二了(第一当然是他的粉丝乾隆了)。项老板经常用的印鉴有“项元汴印”、“子京”、“墨林”、“天籁阁”等等,大概有110方。

 

  章多也就算了,盖得还比什么都勤快,在《卢鸿草堂十志》中盖了近100方,怀素《自述帖》上盖了70多方……

  其二是,喜欢记账。项老板往往在藏品的题款中把购买的价格也写上去,就跟账本一样。比如说,他藏的最贵的是王羲之的《瞻近帖卷》,二千金,其次是怀素《自叙帖》,值千金,赵孟頫《书道德经卷》“其值七十金”……当时的一金等于一两银子,一两银子大概可以买到两石大米,高级商品房大概要400斤,所以……你去算吧。

 

  杨凝式《韭花帖》跋尾项元汴的标价,故宫博物院藏

  其三,独家编号。项老板将自己收藏的所有作品做了一个编号,编号是按《千字文》“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来的,比如韩滉《五牛图》的编号是“此”字,王蒙《稚川移居图》对应的是“圣”字……很有打假意识噢!

(责任编辑:浮点)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