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退化的“玛丽苏”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1日   文章来源:中国电影资料馆   作者:杨晓云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60年代,被誉为“美国公众的良心”的文化批评家苏珊桑塔格呐喊道,“世界,我们的世界,已足够贫瘠了,足够枯竭了,要么除去对世界的一切复制,知道我们能够更直接地再度体验我们所拥有的东西。”在整个60、70年代的美国青年文化中,充满着浓郁地自我彰显和欲望本真表达的气质,嬉皮士、朋克、哥特、雅皮士......也确如乔布斯所说,“有些东西是超越日常忙碌琐碎的生活的。生活不仅仅是工作、家庭、财产、职业,它更丰富,就像硬币还有另一面。......许多人想找回生活的意义。有人像梭罗那样隐居,有人在印度神秘仪式里寻找答案。”

  在宣扬自我的文化土壤中生发,以超越庸常生活的社会性的心理愿景为基石,”MARY SUE”文化在70年代起源,断断续续地延展开来,出乎意料地显示出令人乍舌的生命力,当嬉皮士、雅皮士、朋克等当初大神层出不穷的非主流文化黯然凋零之后,它,活了下来,并借运于互联网文化,成为通俗文学中的一支始终流行的类型与力量。

 

  英文版的维基百科中,有“Mary sue”概念的初源与流变。综合之,大抵有两个要点,其一,起源于同人文学中的概念。她原为《星际迷航》同人小说中的女主角,由1973年一个叫做保拉·史密斯的作者以恶搞的方式创造。其二,碾压性地主角光环。1973年的始祖玛丽苏是全能完美型女主人设,以自己的才华拯救了全人类,还凭借无与伦比的美貌与性感掳获所有男人的心,但她没有徘徊在各大男主角之间,而是在拯救世界后壮烈死去。

  然则,众多神一样的男子众星拱月式的罗曼史方式极速满足大众自我意淫的愿望(wish fulfillment),令始祖玛丽苏在随即而来80、90年代中流变为“霸道总裁爱上我”的主要人物结构为当时兴起的粉色罗曼史小说服务。流变之后的玛丽苏失却完美金光环,以及独立人格的建设,圣女贞德模式蜕变为平凡丑小鸭模式,在生活中灰扑扑的女性总会在完美男主中找到精神和生活的最终归属,“玛丽苏”真正成为为了满足大众自我欲望包括恋爱欲、财富欲、权利欲和虚荣心而创造的自我替代品。

 

  在中国,“玛丽苏”在大众文化中流行起来滥觞于网络文学。“玛丽苏”真正为大陆公众所识是因为在21世纪初期风靡青少年女性读者的青春罗曼史,《何以箫声默》、《千山暮雪》等经典“霸道总裁爱上我”网文大多在这一时期。而随着网络文学的发展和读者审美意识的提高,更多的文学要素和戏剧技法加入玛丽苏网文之中,大陆的网络玛丽苏罗曼史作品在类型、人物、叙事上都有更新与进化,恶俗情节和单薄的三观意识都有所修正,玛丽苏由表层隐入形式里层,人物不千篇一律地傻甜白,情感逻辑不再单一,为知识界所诟病的玛丽苏文中也开始有了人生与小情怀。

  譬如吱吱的《庶女攻略》,现代白领独立女性不幸地穿越到古代做了大户人家的庶女,从此命运不由自己操控,在女人只是家族工具的大时代环境中,女主时时面临险境,一级一级地修炼成适应陌生时代的人生赢家,并得到彼时的“霸道总裁”,结构精巧,文笔迤逦,其中“五女争夫“的情节,写得是步步惊心,这是有中国特色的古言宅斗玛丽苏经典。再如靡宝的《爱如指间沙》,内核依然是”霸道总裁爱上我”,但女主却是刚出狱的女犯人,在血淋淋的现实中惨淡经营,萧风涩雨淡然处之,于现实社会的描摹和含着人生智慧的气质,也令人动容。

 

  再如,今日这部电影的原始IP,笔名为唐七公子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也是大陆玛丽苏网络言情小说进化之后的结晶,它的进化在于三点,其一,鲜巧的神仙谱系。故事围绕九重天上的龙族,大紫明宫的鬼族,青丘的狐族展开,这一谱系构建的远古世界尊盘古为父神,尊女娲为母神,与传统小说中神仙的佛道道统不同,颇有些出自《山海经》的大开大合和野趣,比如白浅的四哥描述龙族,说是天上的龙族架打得好,但疗伤却是不行,短短一句对白可见狐族与龙族的技能分配和社会关系。

  其二,迷糊版始祖玛丽苏气质的女主角。说实话,当初始祖玛丽苏到傻甜白玛丽苏的迅速流变,是为女性品格在男权意志中失落,这种遗憾相当于你眼睁看着能打能杀的女英雄堕落成只会瞪着美丽大眼睛流着美丽泪水时时需要男主强大保护的小白兔。但唐七公子笔下《三生》的白浅当得起大陆玄幻罗曼史小说的经典人物,这位姑娘架是打得相当地好,扮作男儿身混成远古战神墨渊的弟子,表面迷糊内里钢硬,每一个大是大非的人生转折,作者给人物的动作甚是决绝,是个对自己狠也对别人狠的角色。但她依然是可爱的,来自于小不时地颇为幽默地自我解嘲和自黑。性格的丰富性和复杂性都有。

  其三,第一视角的叙事。不腻歪,不端着,不意淫,于第三世与夜华短暂重逢中推出前二世的波澜前史,层层递进,层层解扣,读之欲罢不能。

 

  然而,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仅就创作而言,是一部失败的IP作品,好比它把原始IP好容易得以演进的玛丽苏经典“一棒子打回到解放前”。在电影中,既没有原著中人物环境的建立,即所谓万千大世界何在?也没有戏剧人物角色的建立,白浅是什么性情?夜华又是什么性情?没有足够的情节可支撑典型性,更别提细腻、层次和复杂性。白浅和夜华毫无逻辑地爱恋,古人虽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但你也不能只用两三个镜头交代白浅救了夜华,然后就爱得死去活来吧。原著在众多网言中杀出重围得见天日,并拥有较高的知名度和辨识度,它所有的IP价值在这部IP电影创作中没有看到思考和研究的痕迹。

 

  诚然,电影是一门艺术,电影是一门生意。这是讲烂了的客观属性。互联网时代的网络文学同理,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生意。二者结合搞IP电影是好事。不同于近年较多批评的声音,我并不赞同唱衰网络IP电影,IP电影不意味着创造空间的狭窄,相反它提供的创作空间是两个维度的,第一,创作者须思考,忠实原著,却以另一种艺术形式阐释的创造性,第二,创作者也须思考,借着原著的壳,抒发己意的创造性。譬如,半个多世纪前,美国戏剧家田纳西威廉斯瞧着自己IP改变的电影,就觉着导演卡赞的《欲望号街车》在造卡赞自己所想。

  但不管是以上哪一种道路延伸的创作,电影版《三生》留给IP电影的教训是,在前端策划阶段,拿到网络文学的IP,至少要做三个问题的深入研究,第一,IP所属的时代次文化。第二,该IP作品在次文化中的特异性。第三,该IP在戏剧上的特异性。这才能在创作中最大限度地考虑IP价值。

《凯风智见:《笑林广记》——清朝人的段子合集》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责任编辑:浮点)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