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扛过1400年8场地震 赵州桥有什么过人之处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4日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佚名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饶是早有心理准备,真正来到赵州桥下时,任谁也很难不为其气势所震撼。

  在我头顶,二十八道拱圈飞跃洨河而过,无数巨石严丝合缝,形成了跨越洨河的37米巨拱。

  此前一天,我已经为京西名桥,金代石桥卢沟桥的壮观所倾倒。那十一道联拱撑起了长达几百米的桥面,连接了旧称卢沟的永定河两岸。这也是旧时北京向西南方向的最主要通路。而沿着这条路继续往南下去,经过保定石家庄,就到了赵县。

 

  卢沟桥跨永定河两岸

  天才的杰作

  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县现在是一座普通甚至稍显破败的县城,虽然距离省会石家庄仅有40公里,但是省会的繁华似乎对这里几乎没有影响。县城的面貌仿佛仍然停留在了上世纪90年代。年轻人纷纷奔向北京、天津等大城市寻求发展机会。

  我跟随别克“寰行中国”文化之旅来到赵县时,是在近四十度的高温下,略显失修的街道上人烟寥寥,似乎无甚可观。河北中南部是中国发展最早的区域之一,古代经济发达人口稠密,县也设得多。延续到今天,各县普遍面积狭小。今天的河北南部虽然不复往日繁荣,县区密集的传统却没有改变,区区675平方公里的土地和其上生活的55万居民并不足以让赵县在当代中国经济版图上占据重要地位。

  当今的河北中南部有如赵县一般貌似普普通通的县为数众多,但是它们过往的辉煌却留下了无价的瑰宝——定州有古代中国最高的塔,曲阳有巨型元构北岳庙,省会石家庄旁的正定,更是坐拥四座古塔,半座唐代钟楼和天下闻名的隆兴寺。

 

  正定县隆兴寺摩尼殿,四面抱厦,建筑形制在日本较为常见,在中国仅存这一例

  在这一干县城之中,赵县则以石头出名,全县有三处古代中国的石质建筑——赵县陀罗尼经幢,永通桥和俗称赵州桥的安济桥。

  在运河的作用变得越发重要前,河北地区的主要城市都集中于由关中向北京方向的交通要道上,这条要道沿太行山东麓北上,一路经过邯郸、邢台、正定、保定直到北京。无论是从北京南下中原,还是从山西东出太行,这条南北向的交通大动脉都是必经之路。从太行山脉向东穿越华北平原的诸条河流在滋养着燕赵大地的同时也阻碍着南北交通。如用渡船过河则速度慢,还要受到渡船承载力制约,修建桥梁也就成为自然的选择。

  中国石桥众多,然而多数人所熟悉的石桥是所谓小桥流水人家中的明清江南风格石桥,它们一般有一个高高的半圆形拱,陡峭的桥面上铺设台阶以方便行人登桥,桥顶则似乎天然应该有个撑着油纸伞的江南姑娘在望着乌篷船驶过仅容一船通过的狭窄桥洞。

  这样的拱桥并不适合赵州桥所处的环境。

  赵州桥地处陆路交通要道,要在宽度达到30米以上的洨河上修建高拱,则上下桥必然得经过陡坡,给过往车辆造成极大麻烦。更为要紧的是,洨河两岸的土质以沙土为主,修建高拱石桥意味着两侧桥脚会承受更大的重量,在松软的沙土地,这样的重量会让桥梁发生严重沉降,最终导致桥梁变形坍塌。

  

  赵州桥的拱圈以纵向形式修筑,降低了修建难度,代价是牺牲了横向的稳定度

  如何稳定地筑拱一直是中国建筑技术的一大短板。中国古代建筑材料使用一直以木料为主,对石料性能和力学的掌握较为薄弱。中国东汉时期墓砖上就有石拱桥,然而罗马石拱桥至今尚存900余处,中国同时代的石拱桥已经几乎看不到。眼前的赵州桥已是中国现存历史最早的石拱桥。

  然而赵州桥却在石拱这个中国建筑技术的弱项上取得了世界性的突破。

  赵州桥的设计者,工匠李春将石拱设计成弓形的坦拱,桥面坡度平缓,还解决了沉降变形问题。平坦的弓形拱意味着拱高和拱跨之比已经低于1比5,对拱圈承载能力和稳定性是极大的考验。

  李春创造性地采用了在大拱肩上设置四个小拱的手法。降低了桥身自重,增加了泄水面积。跨度长达37米弧形的主拱得以稳固千年不倒。大拱上设置小拱的做法,更是世界桥梁史首创。

 

  赵州桥桥面平缓,适合行车

  在小拱和拱顶填石的帮助下,赵州桥的拱轴线和恒载压力线极其接近,拱券横截面基本均受压力或极小压力,符合十九世纪才形成的弹性拱理论中拱的理想状态。在一千多年前的隋朝,李春能够凭借自己的经验和智慧修成赵州桥这样科学的石拱桥,堪称奇迹。在赵州桥落成至今的近一千五百个年头中,当地共发生了八场大地震,古代繁华的赵州城早已化为乌有,赵州桥却依然岿然屹立。

  不仅如此,赵州桥在工程难度如此巨大的情况下,仍然留足了富余能力。明朝末年,已经使用了千年的赵州桥二十八道拱券中西侧的五道发生坍塌。兵荒马乱下无人有余暇主持修复。一般的桥发生如此大的问题很有可能当场彻底毁损。

  尽管如此,赵州桥在拱券残缺,力学结构发生改变,剩余拱券扭成S形的状况下还硬是撑到了清朝乾隆年间的修缮。在此期间,这座伟大的石桥以残缺之躯承载两岸交通达百多年之久。恐怕连李春自己也不可能料到他的杰作竟会如此坚固。

 

  赵州桥处宋碑,从唐朝到现在,这座石桥始终为人称赞

  赵州桥修建之后,直到新中国成立,中国人再也没有修出跨度超过赵州桥的石拱桥。西方拱桥造桥技术不断进步,中国的拱桥在跨度上却仿佛进入了停滞时期,再也没有如李春那般的工程师敢于尝试跨径如此巨大的石拱了。但对赵州桥的设计者,伟大的土木工程师李春,我们除了知道他的名字以及他和李通等工匠共同设计建造了赵州桥外一无所知。这座宏伟的桥梁连接了洨河两岸,也让李春青史留名,却也暴露了中国古代对工程师的不重视。

  拜别赵州桥后,行程转而向西,寰行中国车队穿越了太行山,进入山西境内。

  封闭的环境何以造就汇通天下的梦想

  被高山环绕的山西向来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地理单元,八百里巍巍太行是山西的天然屏障,在保护山西免受战乱波及的同时却也让山西对外交通极为不便。

  太行山山势高峻,建国后凿山修路尚且困难重重。今天在高架桥和隧道的帮助下,车队通过太行山时,虽然道路两侧悬崖峭壁高山深谷依旧,但是坐在昂科威中,只要不望向窗外,和在平地行车几乎感觉不出区别。

(责任编辑:浮点)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