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盘点:两首秋思诗词 道不尽的乡愁与落寞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4日   文章来源:诗词之家   作者:佚名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飒飒秋风裹挟着纷纷飘落的黄叶翩翩落下,缕缕秋意充斥与天地之间,给人寥廓空旷却有些许苍凉悲壮的感觉。淙淙流水缓缓流去,将夏日酷暑的焦躁冲洗干净,但是它无法冲走内心不尽的清愁,冲不走对往事的怀念。绵绵秋风徐徐吹拂,把那空气中的点点尘埃吹走驱散,但是他吹不走游子绵绵不尽的乡愁,吹不走源源不断的寂寞。满眼的秋色萧瑟凄凉,令人黯然神伤,情思迷惘。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北宋 范仲淹《渔家傲》

  范仲淹在与西夏对峙的延州前线(今陕西西安)面对着荒凉的秋色,内心里既翻滚着万丈豪情,又缠绵着千里乡愁,不仅对于当时宋朝的不利形势充满担心与忧虑,而且对当时困守边塞甚至逐渐衰老的将士们的深切同情与怜悯。“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以边塞雄奇奔放的风光为背景,动静相称,远近结合,荒芜凋敝的环境加重了内心的愁苦。

 

  当时宋夏之间的战争旷日持久,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想要取胜,更是天方夜谭,“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而且正因为战争没有取胜,回乡的希望更是渺茫。因此这些内心抑郁的将士们不免一到夜晚就会处于一种悲戚的状态,更不要说“羌管悠悠霜满地”,凄凉的边笛声更是引起人内心的悲苦与伤痛,那绵绵不尽的乡愁斩不断理还乱,无人能够入眠,“将军白发征夫泪”多少心酸的泪水凝结于心间,诉说着多少思念与凄苦。

  范仲淹在这首词中运用自己雄浑沉郁的笔触,以雄壮苍凉的风格写出了那些长期驻守边塞不得归的士兵的真切感受,并且写出了他们忠心耿耿地为国家驻守边疆的英雄气魄与凛然气概,可以说是不输“苏辛”的豪放词。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

  落灯花棋未收,叹新丰逆旅淹留。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

  ——元 徐再思《水仙子 夜雨》

  徐再思在漂泊旅途中的暂时栖居的旅舍里,形单影只,茕茕独立,孤苦地面对着凄凉的秋景,内心无限伤感。夜半时分,凄冷不断的雨飘飞着,淅淅沥沥地打在梧桐叶之上,叶片纷纷凋零,淅淅沥沥地滴落在芭蕉上,芭蕉似乎在吟着孤苦离愁,有道是“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尽是萧条冷落,寂寞空冷。“三更归梦三更后”,作者心有愁绪,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愁肠寸断。这是多么冷落愁苦的一个夜晚啊!

 

  “叹新丰逆旅淹留”则运用了刘邦的典故,新丰地属今陕西临潼县东北,刘邦战胜项羽,称雄天下后,就把他的父亲接到了京中,但是刘邦老父亲的思乡之情绪十分浓郁,于是刘邦将街道的布局改换成了丰邑的模样,同时有另外修建了一些乡城村镇,把丰邑的居民迁过来生活生产,所以就把这里叫新丰,唐朝时期的马周没有声名显赫之前在这里备受冷落,后人借用来抒发羁旅愁绪以及受到冷落的境遇。当时徐再思北上意欲寻求功名,可惜郁郁不得志,怀才不遇,壮志难酬,而且日渐苍老憔悴,自身的遭遇不禁使他感叹自己作为江南人士却在他乡衰老但未建功勋,多么落魄,多么困顿。

 

  “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作者巧妙运用侧面落笔(即对写法)的手法,没有写自己是多么思念家乡与亲人,而是用衰老的父母对自己的思念与牵挂来进一步渲染这种沉重相思与人生苦楚。戛然而止的结尾言有尽而意无穷,令人感觉那种无尽的思念一直没有消失,久久萦绕于心间。

《凯风智见:《笑林广记》——清朝人的段子合集》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责任编辑:浮点)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