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松树之名竟来源于爵位?文人为何无松不画山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4日   文章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佚名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松树之名,已注定它是“百木之长”。“松”字从“公”,而“公”在古代“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中居首位,古人如此命名,大有深意。加上孔子、庄子、荀子等人对松树的高度评价,其“百木之长”的地位更是不可动摇。

 

  五代荆浩《松壑会琴图》(局部)

  松树之名源于爵位

  松树,是人们司空见惯的树种,它不仅种类多,而且分布广,几乎遍布世界各地。它虽然普通,但在中国人心目中,却具有崇高的地位,被奉为“百木之长”。自古以来,先哲和文人墨客对松树情有独钟,他们诗以咏松,文以记松,歌以赞松,画以绘松,以松喻人,以松言志,以松自勉,以松抒怀。在千百年的文化演变中,造就了我国独特而深厚的松文化。

  古人对事物的命名,往往大有深意。松树在古人心目中的地位,已在它的名称中反映出来。现在很多人以为,“松”的名字,只是对松树树冠蓬松不紧的形象描述,别无他意。其实不然,宋人王安石《字说》云:“松为百木之长,犹公也,故字从公。”柏常与松并称,“柏”字的含义也类似于此。王安石说:“柏犹伯也,故字从白。”古代的爵位,分“公侯伯子男”五等,而公居首,“松”字从“公”,可见古人在对松树进行命名时已奠定了它的崇高地位。正因“松”有此含义,古人常拆“松”字,称松树为“十八公”或“木公”,如元人冯子振曾撰《十八公赋》,明人洪璐著有《木公传》。

  不仅如此,历代帝王还常常封松树以各种官爵。如泰山有“五大夫松”,为秦始皇所封。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始皇帝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秦始皇登泰山,立石刻铭文颂秦德,筑坛举行祭祀天神大典。下山时,“风雨暴至,休于树下,因封其树为五大夫”。这棵被封为“五大夫”的树,据说就是位于云步桥北侧五松亭旁的松树。故后人有登泰山诗云:“且依石栏观飞瀑,再渡云桥访爵松。”这里的“爵松”,就是指“五大夫松”。此外,陕西蓝田有东汉刘秀钦赐的“龙头松”,北京有清乾隆钦赐的“遮荫侯”“探海侯”“白袍将军”等。松树拥有的这些爵位官衔,在所有植物中可谓绝无仅有。

 

  南宋马远《岁寒三友图》

  松树精神相伴历代文人

  咏松之诗和写松之文,最早见于《诗经》《论语》《庄子》《荀子》《礼记》等。正是这些先秦时期的典籍,为松树注入了丰富多彩的文化内涵,对后世的文艺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孔子曾赞美松柏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孔子以松柏之后凋,比喻人生只有经过艰难困苦,才能识别出真假。荀子说:“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将松柏比喻成君子。《礼记·祀器》曰:“如松柏之有心也,……故贯四时而不改柯易叶。”勉励人们要学习松柏,讲究做人的气节。庄子也十分赞赏松柏的本性,他引用孔子的话说:“仲尼曰:‘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唯止能止众止。受命于地,唯松柏独也正,在冬夏青青;受命于天,唯尧舜独也正,在万物之首,幸能正生,以正众生。’”孔子认为生命力来自大地的,只有松柏最有正气,所以能冬夏常青。生命力来自上天的,只有尧舜最有正气,所以能处万人之首。有了这种强大的生命力,就会使人一身正气,无所畏惧。可见古代先哲已将松柏的本性和人的品性紧密联系在一起了。

(责任编辑:浮点)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