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你看到的朱熹像可能有假 朱子后人撰文辨伪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28日   文章来源:凤凰国学   作者:朱杰人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近年来,一幅南宋大儒朱熹的画像四处流传,广被引用,影响极大。但最近中国历史文献研究会会长、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朱杰人先生撰文认为,“这是一幅来历不明的画,是一幅严重歪曲朱子精神气质的画,必须考释清楚以正视听,还朱子以真像。”作为朱子后裔、世界朱氏联合会副会长,朱杰人教授质疑此画的依据是什么?朱熹一生留下的传世作品很多,去世八百多年后,其本来面貌,难道真的会成为一个谜吗?

  以下是朱杰人教授撰写的《朱子伪像考》全文,正文图片均系作者提供,凤凰国学授权发布。

 

  近年来,有一幅朱子的画像四处流传,广被引用,影响极大。遗憾的是,这是一幅来历不明的画、是一幅严重歪曲朱子精神气质的画,必须考释清楚以正视听,还朱子以真像。

  一

  为了说明问题,有必要先对朱子画像研究、流布的情况做一个梳理。 、

  高令印先生与陈荣捷先生是朱子画像研究的开拓者。

  高令印的《朱熹事迹考》出版于1987年,第七章《画像》专门研究和考订了朱子的画像。此章第一节主要考订现存于福建泉州同安县文公祠的一幅朱子石刻像。他认为,“这幅石像很可能是宋或元时所刻”。第二节主要讨论了对镜写真以自警石刻。1974年六月,在福建建瓯城关豪栋街一朱氏农民猪栏里了发现一块朱子石刻像,保存完整。高先生认为建瓯的这块石刻像“应该是现存朱熹‘对镜写真以自警’的早型”。第三节讨论了尤溪、泉州、漳州、建阳及温州、婺源、白鹿洞等地的朱子像。

  几乎在同时,陈荣捷先生也对朱子的画像做了研究。陈先生的《朱子新探索》1988年在台北出版,第九章《朱自画像》专门讨论了关于朱子画像的一系类问题。陈先生认为,发现于福建建瓯的那一幅朱子石刻像是福建近年来的“重要之发现”。他对这块石刻做了详细的考释。陈先生以朱子第十六代孙朱玉编《朱子文集大全类编》(刊于康熙六十一年,1722)第一册第一卷所印《朱文公遗像》与建瓯石刻做了比勘,发现“几全然相同”。陈先生又比勘了刊于明宣德六年(1431)的叶公回所校订之《朱子年谱》中《太师徽国公真像》,发现“与朱玉之书所印遗照,大同小异,必是摹写同一元本”。同时,陈先生还发现明人戴铣的《朱子实纪》(正德八年刻本,1513)卷首《太师徽国文公像》也与朱玉所刊“之像与识语均甚相似”。由此他得出四条结论:

  (一)三像同出一源。

  杰人案:这一结论非常重要。朱玉之像晚出,叶氏之像最早(1431),其间(1513)还有一像,均与朱玉像相同,这说明,朱玉的像是可靠的必有来历。

  (二)家庙所藏元本最迟至叶公回《年谱》之年,即1431年。

  杰人案:所谓“家庙”,请见朱玉《朱子文集大全类编》朱子像的识语:“右像乃文公六十岁自写真也。家庙遗碑,数罗兵火。后之重镌,皆失其旧。此家藏墨刻,祀奉年久。威仪整肃,体备中和。与各祠院塑像,毫厘千里。兹谨依元本钩摹,锓梓于卷端。俾海内名宿,景仰尊崇,俨然见文公当年之气象云。十六代裔孙玉百拜识。”此识语告诉我们,朱玉像的出处是家藏墨刻,而叶公回的像证明,此像在叶氏的时代(1431)还存世,也间接证明了朱玉所言为实。

  (三)颊有七痣与对镜自像之传统必早于一四三一。

  杰人案:朱子的像,右额头上有七颗痣。陈荣捷考证认为,这是一种传说,而传说的时代最早起于明代[ 详《朱子新探索》第10《面有七痣》。华东师大出版社版第59页。]。他认定1431年前就应该有此传说了。陈先生以七痣为“传说”的依据是,缺乏文献记载。我认为,缺乏文献记载并不能证明朱子额头确实没有七颗痣。如果,陈先生认可朱玉等的朱子画像是可靠的话,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朱子确实有七颗痣。至于为什么宋元时代的文献没有有关记载,我认为,一,目前没有发现文献有记载,不等于历史上确实没有文献记载。亡轶的文献呢?二,在朱子的时代,人们也许并不以为这是一件必须大书特书的事,几颗痣而已。但朱子自己给自己画像,他用了纪实的方法,所谓“写真”也。明初学者宋濂(1310——1381)有《宋九贤遗像记》:“晦庵朱子,貌长而丰,色红润,发白者半……右列黑子七,如北斗状。五大二小,六在眉目旁,一在颧外唇下须侧。”宋氏自述,其画像来自“世传家庙像影”。可见,家庙所藏像也是有七痣的。值得注意的是,宋濂所述七痣的位置与现在画像所画位置有点不一样,这说明后来的像是做过处理的。但是有七颗痣则毋庸置疑。这个问题其实是个大问题,也许陈先生没有意识到,如果他断定朱子之痣是“传说”,那他也就否定了朱子自画像的真实性。等于推翻了现存所有的朱子像。我以为,根据陈先生与高先生的考证,朱子的自画像应该是可靠的,所以,朱子额头的痣也应该是可靠的。

  (四)建瓯石像亦必早于1431年。

  杰人案:陈先生所谓“石像”当指建瓯石刻中的朱子像而不是整个石刻。据高先生考证,此石刻“大概刻于清世宗雍正年间,刻者朱玉是朱熹第十六代孙。”陈先生再次确定石刻中的“像亦必早于1431年”,说明此像是有出处的。根据上文所述,出处应该就是朱玉家的“家藏墨刻”。朱玉说,此墨刻“祀奉年久”,可见是家传之宝,必为真实无疑。

  后出转精,2013年方彦寿先生出版《朱熹画像考略与伪帖揭秘》一书。此书全面系统地梳理了朱子画像的流布情况,可说是目前为止最全面和系统研究朱子画像的力作。本文所引朱子像全部取自该书。

  方先生认为,“在古籍刻本中,现存最早有朱子像的,应属建阳刻本《事林广记》”。《事林广记》的编者是宋崇安人陈元靓。陈氏与朱子之孙朱鉴有交往,《事林广记》之序即为朱鉴所作。此书后集卷三《先圣类》有朱子全身像:

 

  资料图

  方先生认为,此像“其底本,即来自朱熹在建阳考亭的自画像,说明此书所画之先贤像均有所本,而非凭空想象。通常认为,朱熹自画像现存最早的版本,是原立于考亭书院集成殿内的朱熹自画像明代石碑(此石碑现存建阳市博物馆)”。[ 见方著第44-45页。]这幅像应该很重要,既然朱鉴愿意为此书作序,那就说明他是认可这幅画的,或许就是他为陈元靓提供了家藏的原作供其摹写。这幅像,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自画像的影子,但奇怪的是,这是一幅侧面像,故意避开了右侧的七颗痣。我以为,这也许可以证明我在前文的推测:在南宋,脸上有痣,未必是一件可歌可颂的事。所以,画家选择了回避。

  方彦寿的大著基本把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朱子像一网打尽了。纵观这些像,大致可以分为三类:1、写实;2、写意;3、夸张。

  写实类的像居多,大多出现在“年谱”、“家谱”和朱子文集的各种版本中。特别重要的几种如:朱玉的《朱子文集大全类编》出版于清雍正二年(1724):

 

  资料图

  清咸丰十年(1860)紫霞洲祠堂刻《朱子集》卷首有朱子像:

 

  资料图

  案:紫霞洲为朱子后人在建安所建的祠堂。此为朱子22世孙振铎所刊《朱子集》卷首之像。咸丰庚申(1860)夏镌,紫霞洲祠堂藏版,笔者有家藏。

  安徽省档案馆藏有一幅据说是“目前保存最早的朱熹画像”

 

  资料图

  据方彦寿考证,此像作于明成化二十三年(1487),是一位名“达”的画家所绘,而其所据底本即叶公回之《朱子年谱》。

  现存最早的知名的画家所画的朱子画像是明代画家郭诩的《文公先生像》:

 

  资料图

  戴铣《朱子实纪》卷首“太师徽国文公像”:

 

  资料图

  明赵滂《程朱阙里志》“晦庵文公像”:

 

  资料图

  明李默编《紫阳文公先生年谱》卷首“文公先生六十一像”:

(责任编辑:浮点)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