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旅行是寻找那些失落在时光里的故事与情怀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08日   文章来源:拾文化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黄金周已经过去了许久,许许多多在外地游玩的人也早已经返回自己的城市,开始重复之前的生活。

  有人说,所谓旅行,就是离开自己活腻歪的城市,到别人活腻歪的城市看看,但是对我而言并非如此,每一座城市在我看来都藏有一个故事、一本书卷、一首余音绕梁的歌曲,而总有一些城市,我怎么都走不出它们特有的那种气息。

  就如同城南旧事里边的北京城一般,当我看过这本书看过这部电影,从此北京不再是北京,北京就是城南,发生过的所有故事,都是城南旧事。

  北京

  《城南旧事》

  对于北京,我的记忆依旧停留在从前。停留在北京仍旧是个四合院的时期,那个时候,在街头巷尾总会响起驼铃的声音,在街头总会看到简陋的理发店里给人剃头的场景。

  无论是沿街的卖唱还是打水的井台,都别有一番朴素简洁的风味,北京留给我最大的印象便是胡同,因为胡同里藏着关于城南的旧事。

 

  宁静的北京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只有一个名叫林英子的小姑娘出生在这里,她从胡同里探出头来,在胡同口交到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秀贞,并与她发生了一段段故事。

  后来,林英子离开了之前的那个胡同,来到了下一个胡同,这一个又一个胡同,对于林英子来说,是一场又一场故事。

 

  但这一场又一场故事,都发生的平静的北京胡同里,在它黑沉沉、雾蒙蒙的城门楼下,缓缓前行的人群,一个个模样相同的井槽,下雨的时候滴滴答答的雨声,都充满着残酷的诗意。

 

  城南是一首苍老而哀婉的音乐,如斑驳的苔痕,有着唐宋诗词的韵脚。北京的城南的神奇之处,除了胡同之外,还在于,那在市区地图上不过小如蝼蚁的篇幅,却密集着数不清的老字号商店。

  青岛

  《青岛往事》

  很多人提起青岛都会想到德国,至今,青岛仍旧有许许多多德国建筑,他们在中山路一字排开,令走在那条道路上的人,误以为自己在漫步德国。

  青岛最初不过是一个海边的小村庄,是一场场战争和一批又一批的移民重新建筑了那里,青岛的德国建筑便成为了这个城市的风景。

 

  现在的青岛人,大多都是从潍坊迁过去的,那个时候潍坊叫做潍县,在潍县有一个少年叫做满仓,满仓在乞讨的路途中结识了姜傻子和女儿大嫚、小嫚,还认识了夏德发。三个年轻人不甘于贫困的生活,打算从德国人弗利希手中赢得第一桶金,于是合开商行“德佑聚”。

  后来抗日战争打响,青岛成为了危险之地。但是满仓决定留在青岛,与妻子小嫚和老丈人姜傻子一起。

 

  很多人不知道,在青岛的语言里,姑娘就是小嫚,这是对姑娘的统称,小嫚是土洋结合的产物,最初的叫法是“大嫚”,源于德语中的“dame”一词,该词语在德语中恰是“女人”的意思。与德国占领青岛的历史有关。

  而在这部作品和电影里,关于德国的内容很多,开头的时候少年满仓一直往东走,来到青岛之后,第一个到的地方是弗里德里希街,就是现在的中山路。

 

  从青岛关于地名的文化里,就可以清晰的看出德国对于青岛的阴影——青岛的街道的名字用的是全国各个城市的名字,比如香港路、江苏路、浙江路之类,德国臆想自己占领了青岛就占领了全中国,所以就用各个城市为道路命名。

  茶峒

  《边城》

  有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发生在浪漫的边城,便是20世纪30年代川湘交界的边城小镇茶峒。

 

  直到如今,茶峒依然保持着较为完好的原貌,因为那个爱情故事被开发的城市是凤凰古镇,不是茶峒,所以茶峒至今依旧清秀,依旧绿水盈盈,民族感浓厚。

  曾几何时,就在川湘交界的茶峒附近,小溪白塔旁边,住着主人公翠翠和她爷爷老船夫。茶峒城里有个船总叫顺顺,他有两个儿子,老大叫天保,老二叫傩送。端午节翠翠去看龙舟赛,爱上了青年水手傩送,但同时,傩送的兄长天保也喜欢上了翠翠。

 

  后来,兄弟俩用公平而浪漫的唱山歌的方式表达感情,让翠翠自己从中选择。天保自知唱不过弟弟,心灰意冷,断然驾船远行做生意却不幸的在坐水船出了事,淹死了,而翠翠在河流的彼岸一直等待着傩送的归来。

  这便是发生在茶峒的故事,茶峒小镇安静地卧在那里。它的模样在沈从文的记忆里,是格外清奇的:

  “茶洞地方凭水依山筑城,近山的一面,城墙如一条长蛇,缘山爬去。临水的一面则在城外河边留出余地设码头,湾泊小小篷船……贯穿各个码头有一河街,人家房子多一半着陆,一半在水,因为余地有限,那些房子莫不设有吊脚楼”

 

  如今的茶峒因为没被严重的开发,仍旧是古时候的样子,每逢农历初五、十号赶集,叫赶“边边场”。早上太阳初初冒头,三省边界的各族人民便三五成群,向茶峒汇集。

  因为是少数民族聚集区,所以无论男女老少,均是盛装出席,带着亮闪闪的银饰,在太阳下边走着,发出阵阵耀眼的光芒。到了中午的时候,茶峒的集市便会进入高潮,做什么的都有——有拔牙的游医,占卦的相士,照相的,补锅的,阄鸡的,甚至还有染布缸。

 

  之前我们曾写过一篇文章《当民谣歌手住进一座城市,就诞生了一首歌曲》讲述了那些藏在歌曲里边的城市,而这些,则是藏在故事里边的城市,就如同开头所说的一样,旅行从来都不是离开自己活腻歪的城市,到别人活腻歪的城市看看,而是寻找那些失落在时光里的故事与情怀。

  正是那些故事与情怀,构成了这些城市的骨架,并奠定了我对陌生城市的最初的印象。

(责任编辑:青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