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独立自强的鱼玄机:高贵得如同一株牡丹花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12日   文章来源:寻匠之美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那年秋,几个衙役将她押上刑场,手拿大刀的刽子手早已等候多时……

  她望向天空,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不舍。这一生,注定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父亲死后,年幼的她跟随母亲搬到了位于长安东北角的平康里。

  住在这个阴暗又潮湿的地方,每天她都能听见巷子那头,传来女人的嬉笑声,许多达官贵人都喜欢去那里。

  那些人为何聚集于此?她不想知道。她只知道,母亲靠给里面女人洗衣缝补养活了自己。

  窗台上,那株牡丹花开了,她望着出了神。

  “幼薇,有人要见你。”母亲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思绪一下子被拉了回来。

  “谁要见我?”她转身走出房门,看见一个神似父亲的身影,他长得不好看,却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你就是那个名震长安的小神童鱼幼薇?”他微笑着看向她。

  见小幼薇不作答,他又继续说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能写出那么好的诗!”

  “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 小幼薇问道。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他一边向她走近,一边吟诗。

  “你就是温庭筠!” 鱼幼薇惊喜道。

  温庭筠笑了笑,说道:“早就听闻你文采了得,今日能否有幸邀你即兴作诗一首?”

  鱼幼薇并没有拒绝,因为每天前来让她作诗的人太多了。他,不过是其中一个。

  温庭筠想起,来时路上所看到的景象,便让鱼幼薇以“江边柳”为题,作诗一首。 

  那条江,是儿时父亲常带她去的地方。每年春天,父亲就会带着她漫步江边,看着岸边嫩绿的柳树,江边垂钓的老人,父亲总忍不住吟诗一首。

  只可惜,如今已是物是人非。沉思片刻后,鱼幼薇轻轻吟道:

  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

  影铺秋水面,花落钓人头。

  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

  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曾经年少不得志的温庭钧,听完鱼幼薇吟出这首诗,不禁为之一振,惊叹于少女的才情。

  随即,对她说道:“你可愿意跟我学诗?以你的天赋,将来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鱼幼薇只是望着他,并没有答复。温庭筠见状,也不强求,留下一句“我以后还会来找你的”,便离开了。 

  回到房间里,看着盛开的牡丹花,鱼幼薇心里掀起了波澜。她想做一株高贵的牡丹,而不是路边的野草。

  临风兴叹落花频,芳意潜消又一春。

  应为价高人不问,却缘香甚蝶难亲。

  红英只称生宫里,翠叶那堪染路尘。

  及至移根上林苑,王孙方恨买无因。

  自那以后,温庭筠隔三差五的就来找她,教她写诗,教她画画。久而久之,两个人熟络了起来,鱼幼微便成了他的徒弟。

  有了温庭筠的指导,幼微的诗越写越好,名气也越来越大,竟有人出钱买她写的诗,这让母女俩的生活压力减轻了不少。

  11岁的鱼幼薇,面对生活突如其来的变化,一度归功于温庭筠。于她而言,温庭筠是老师,也是亲人,他就像父亲一样带给她温暖。

  那一年,温庭筠离开长安,去湖北襄阳任职。分别那天,鱼幼薇十分不舍,一直送他到十里开外。 

  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鱼幼微泣不成声。不知从何时起,自己对他的那份感情,已经从最初的敬仰变成了喜欢。

  饱受相思之苦鱼幼薇,终于鼓起勇气,写信向温庭筠表白了。

  <冬夜寄温飞卿>

  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

  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沈。

  疏散未闲终遂愿,盛衰空见本来心。

  忧栖莫定梧桐处,暮雀啾啾空饶林。

  她直呼温庭筠的字“飞卿”,可见用情至深。

  然而,面对她炽热的表白,温庭筠却选择了沉默。自己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叟,而她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岂能误她?

  苦等数日后,鱼幼薇收到了温庭筠的回信,可信中对这段感情只字未提。无奈之下,鱼幼薇只好将这份喜欢埋藏在心底。

  两年之后,温庭筠回到长安。

  这一年,鱼幼薇14岁,出落得亭亭玉立,明艳动人。

  温庭筠虽然对往事绝口不提,但他把幼薇的感情之事放在了心上。 

  这一天,两人同游崇贞观,恰好遇上一群新科进士在观中题诗留念。

  温庭筠不禁感慨道:“你若是男儿身,定能金榜题名。”

  说罢,只见鱼幼薇夺过一个书生的笔,写下一首诗七言绝句:

  云峰满月放春晴,历历银钩指下生。

  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

  那巾帼不让须眉的意气和才情,迎来无数人为之侧目, 其中,有一个来自江陵的名门之后李亿,更是对她一见钟情。

  李亿,是今年的状元,论家世、样貌,可谓是出类拔萃。

  温庭筠得知他的心意后,有意撮合两人在一起。

  最终,鱼幼薇选择了一个喜欢她的人。那年三月,她成了李亿的小妾。 

  婚后,两人度过了一段幸福时光。但好景不长,就被李亿的正室裴氏破坏了。

  裴氏身份高贵,家世显赫,李亿要想在仕途上大展拳脚,就必须依靠裴家的势力。

  看着眼前这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裴氏很是嫉妒,恨不得让她立刻消失。于是,在裴氏威逼利诱下,李亿写下休书,结束了这段仅有三个月的夫妻情。

  但李亿并不愿就此放手,他将鱼幼薇偷偷送往长安附近的咸宜观,并承诺三年之内一定会接她出来。 

  然而,鱼幼薇苦等三年后,换来的却是李亿携娇妻出京,远赴扬州任官。

  悲痛不已的她,顿时觉得自己像个笑话。她用尽全力想去爱的男人,却处心积虑骗自己。

  那晚,她哭了很久。难过之余,她想起了温庭筠,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才是真心待她好的,只可惜,他们注定有缘无分。

  而后,又提笔写下《赠邻女》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感情上的一次次受挫,让鱼幼薇不再相信爱情,她性情大变,并称鱼幼微已死,从此,世间只有鱼玄机。 

  鱼玄机开始游戏人生,纵情声色。她在咸直观贴出“鱼玄机诗文候教”的告示,引来许多文人雅士。

  一时间,咸直观门庭若市,夜夜欢歌。她同很多男人交往,皆是逢场作戏,她心里明白,这些人不过是贪恋自己的美貌罢了。

  她终日与酒作伴,以诗会友,自由自在,既可以醉倒人怀,又可以尽鱼水之欢。

  直到一个叫陈韪的乐师出现。

  陈韪颇有才华,容貌清秀,他吹笛子的样子像极了温庭筠。每次见到他,尘封在心底的回忆就浮现在眼前。

  也正是这个男人,给鱼玄机带来了杀身之祸。

  自她入观以来,就陆续收养了几个贫家幼女,作为侍奉她的婢女。其中有一个叫绿翘的婢女,长得很水灵,也深得她欢心。 

  一天,鱼玄机外出,嘱咐绿翘:“如果有熟客来,你就告诉他我去了哪儿。”

  后因琐事缠身,一直到深夜才回到观中,问及是否有熟人来过。绿翘回答说:“有一位客人来了,听说您不在,没有下马就走了。”

  见绿翘眼神闪烁,鱼玄机不由生了疑心。于是,便把绿翘带到自己卧室审讯。鞭打数次后,绿翘承认与陈韪有染,鱼玄机大怒,鞭打的力度更重了。

  绿翘拒不认错,嘲讽鱼玄机:“你欲求三清长生之道,却未能忘解佩荐枕之欢。”

  鱼玄机听后,更是失去了理智,疯狂的鞭打绿翘,没过多久,绿翘一命呜呼。惊恐的鱼玄机,趁着夜深人静又将她埋葬在后院。 

  几天后,被前来饮宴的客人发现并报了官。按《唐律》,奴婢被主人所杀,“诸奴婢有罪,其主不请官司而杀者,杖一百。无罪而杀者,徒一年。”

  鱼玄机罪不至死,但偏偏碰上平昌公主因病去世,许多人因此陪葬。府吏直接判了死刑,秋后问斩,那一年她才26岁。

  当她披上枷锁,登上刑台的那一刻,也许她唯一不舍的人只有温庭筠。 

  自古红颜多薄命,鱼玄机也难逃厄运。但在她短暂的一生中,却活出了自我,不受封建思想的束缚,不依附于任何人,独立,自强,高贵得如一株牡丹花。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