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乡愁仍在 故人已逝!让我们再读一遍余光中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15日   文章来源:首席品牌官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一首《乡愁》让无数内地读者认识了文学家、著名诗人余光中。

  12月14日,余光中老人在台湾高雄医院过世,享年89岁。想起他在《欢呼哈雷》里写下的那句:下次你路过,人间已无我。不免嘘唏失落。

  在这个许多人不读诗的时代,余光中是一个“异数”。他擅诗歌和散文,《乡愁》是陪伴几代人成长的教科书诗篇。他的诗意境古典,如音乐有节奏又动听。梁实秋赞他“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

 

  世间再无余光中,今天节选26首老先生的诗,供大家阅读,以示纪念。

  《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寻李白》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那一双傲慢的靴子至今还落在

  高力士羞愤的手里,人却不见了

  把满地的难民和伤兵

  把胡马和羌笛交践的节奏

  留给杜二去细细的苦吟

  自从那年贺知章眼花了

  认你做谪仙,便更加佯狂

  用一只中了魔咒的小酒壶

  把自己藏起来,连太太也寻不到你

  怨长安城小而壶中天长

  在所有的诗里你都预言

  会突然水遁,或许就在明天

  只扁舟破浪,乱发当风

  树敌如林,世人皆欲杀

  肝硬化怎杀得死你?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

  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

  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从开元到天宝,从洛阳到咸阳

  冠盖满途车骑的嚣闹

  不及千年后你的一首

  水晶绝句轻叩我额头

  当地一弹挑起的回音

  一贬世上已经够落魄

  再放夜郎毋乃太难堪

  至今成谜是你的籍贯

  陇西或山东,青莲乡或碎叶城

  不如归去归哪个故乡

  凡你醉处,你说过,皆非他乡

  失踪,是天才唯一的下场

  身后事,究竟你遁向何处

  猿啼不住,杜二也苦劝你不住

  一回头囚窗下竟已白头

  七仙,五友,都救不了你了

  匡山给雾锁了,无路可入

  仍炉火未纯青,就半粒丹砂

  怎追蹑葛洪袖里的流霞?

  樽中月影,或许那才是你的故乡

  常得你一生痴痴地仰望?

  而无论出门向西哭,向东哭

  长安却早已陷落

  二十四万里的归程

  也不必惊动大鹏了,也无须招鹤

  只消把酒杯向半空一扔

  便旋成一只霍霍的飞碟

  诡绿的闪光愈转愈快

  接你回传说里去

  《诀》

  云只开一个晴日

  虹只驾一个黄昏

  莲只开一个夏季

  为你

  当夏季死时

  所有的莲都殉情

  《乡愁四韵》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一样的海棠红

  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样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

  是乡愁的等待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母亲的芬芳

  是乡土的芬芳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欢呼哈雷》

  Hail Halley,

  Hallelujah Halley!

  星际的远客,太空的浪子

  一回头人间以是七十六年后

  半壁青穹是怎样的风景

  光年是长亭或是短亭

  银发飞扬,白氅飘飘

  曳着独行侠终古的寂寞

  犯次妃、冲紫微,横渡澹澹的天河

  古册里出没无常的行踪

  乱了星宿井然的秩序

  惊动帝王与孩童,带来恶梦

  战争、革命、瘟疫与横死

  钦天监不知该怎么解释

  市井的童谣,江湖的俚调也不能

  要等哈雷,你忘年的知己

  用一条抛物线的细细

  向洪荒深处的星族光谱

  去追踪你飘泊的身世如谜

  从此你有了一个俗名

  再回头来寻你人世的知音

  挥舞那样显赫的信号

  来为他作证,却晚了七十六?

  先知,哎,总是踽踽的早客

  等不及迎接自己的预言

  像一枝回力镖你斜刺里飞来

  逆着所有行星的航道

  所有的望远镜都在瞄准

  整个剧场在兴奋地等待

  主角从夜的最暗处登台

  今年最轰动的天外来宾

  看镜中,你触目的侧影

  潇洒的长发梳了又刷

  迎着大火球刮来的飓风

  太阳广场的坦坦荡荡

  绕着一个空旷的U形

  你正在大转弯,准备回程

  一九八四,当代的预言刚过

  又见你远从古代的传说

  拖来扫帚的阴影,真可怜

  惶恐的人类无告又无助

  还承受得了多少的威胁呢

  地上的人祸怎能推诿给天灾

  你真的是扫帚,就挥帚吧

  扫去我们心头的凶兆

  独来独往的壮士是你

  七十六年成一劫,你度了几劫

  是什么天谴冥冥在逐你

  放你到冥王星荒冷的边境

  回望太阳一只病萤

  不甘长做黑狱的死犯

  你总是突围而出,来投奔太阳

  灿烂的巡礼,来膜拜火光

  你永远奔驰在轮回的悲剧

  一路扬着朝圣的长旗

  让我,也举镜向你致敬吧

  亿万的镜头,今夜,都向你举起

  六寸的短镜筒

  一头,是悠悠无极的天象

  一头,是匆匆有情的人间

  究竟

  这一头有几个人能够等你

  下一个轮回翩然来归

  至少我已经不能够

  我的白发,纵有叁千丈怎跟你比长

  下次你路过,人间已无我

  但我的国家,依然是五岳向上

  一切江河依然是滚滚向东

  民族的意志永远向前

  向着热腾腾的太阳,跟你一样

(责任编辑:栗子)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