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王熙凤是个很厉害的人 她的撒泼也有深意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16日   文章来源:新浪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王熙凤是个很厉害的人,又叫凤辣子,大气的她说话从不拖泥带水,做起事情来风风火火。在贾府,王熙凤的权势很大,有时甚至超过她的老公贾琏。不过她撒起泼来,贾府的人没有不害怕的,因为这个人太阴毒。做起事来滴水不漏。

  却说贾琏偷娶尤二姐,东窗事发,王熙凤感到大为恼火。不过她是个很冷静的人,她清楚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因此她要将对手一个个打翻在地,跪地求饶。但她不是一个蛮干的人,她懂得策略,所以才开始了一步步的行动:

  首先她非常气恼的是贾琏,这家伙平时馋馋嘴,搂住人家亲亲就罢了,居然公开的放进屋里来。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因此一定要吓唬:这事原是爷做的太急了。国孝一层罪,家孝一层罪,背着父母私娶一层罪,停妻再娶一层罪。俗语说:“拼着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其次是尤氏,居然敢让自己的妹子嫁给自己丈夫,王熙凤非常不高兴。凤姐儿滚到尤氏怀里,嚎天动地,大放悲声,只说:“给你兄弟娶亲我不恼。为什么使他违旨背亲,将混帐名儿给我背着?咱们只去见官,省得捕快皂隶来。再者咱们只过去见了老太太,太太和众族人,大家公议了,我既不贤良,又不容丈夫娶亲买妾,只给我一纸休书,我即刻就走。你妹妹我也亲身接来家,生怕老太太,太太生气,也不敢回,现在三茶六饭金奴银婢的住在园里。我这里赶着收拾房子,一样和我的道理,只等老太太知道了。原说接过来大家安分守己的,我也不提旧事了。谁知又有了人家的。不知你们干的什么事,我一概又不知道。如今告我,我昨日急了,纵然我出去见官,也丢的是你贾家的脸,少不得偷把太太的五百两银子去打点。如今把我的人还锁在那里。”说了又哭,哭了又骂,后来放声大哭起祖宗爹妈来,又要寻死撞头。把个尤氏揉搓成一个面团,衣服上全是眼泪鼻涕,并无别语。

  然后是贾蓉,这个自己最喜欢的侄子,居然敢和自己的丈夫在一起欺骗自己,自然不能饶了他。急的贾蓉跪在地下碰头,只求“姑娘婶子息怒。”凤姐儿一面又骂贾蓉:“天雷劈脑子五鬼分尸的没良心的种子!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成日家调三窝四,干出这些没脸面没王法败家破业的营生。你死了的娘阴灵也不容你,祖宗也不容,还敢来劝我!”哭骂着扬手就打。贾蓉忙磕头有声说:“婶子别动气,仔细手,让我自己打。婶子别动气。”说着,自己举手左右开弓自己打了一顿嘴巴子,又自己问着自己说:“以后可再顾三不顾四的混管闲事了?以后还单听叔叔的话不听婶子的话了?”

  至于贾珍,早已吓得不知去向,王熙凤的本领她是领教过的,这个人曾经帮助自己料理宁国府,他深深地知道王熙凤不是吃素的,就赶紧开溜。

  当然王熙凤对付这些人不过是小菜一碟,她有非凡的手段,一切都能掌控在自己范围内。凤姐见他母子这般,也再难往前施展了,只得又转过了一副形容言谈来,与尤氏反陪礼说:“我是年轻不知事的人,一听见有人告诉了,把我吓昏了,不知方才怎样得罪了嫂子。可是蓉儿说的‘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少不得嫂子要体谅我。还要嫂子转替哥哥说了,先把这官司按下去才好。”

  当然王熙凤弄得最恨的还是尤二姐,这女人居然敢再太岁头上动土,敢嫁给自己老公当小妾,岂不是飞蛾扑火,于是略施小计,就让尤二姐死无葬身之地,还让大家觉得是二姐咎由自取,这仇恨算不到自己头上,果真高明!

(责任编辑:栗子)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