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红楼梦》里最可怜的小姐:月钱不及丫鬟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22日   文章来源:资讯中心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红楼梦里写了贾史王薛四大家族,这四大家族彼此联络有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扶持遮饰,俱有照应。既然是当时豪奢一时的天下望族,其今日之富贵荣华自然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其败落自然也不会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红楼梦一开篇就交代了四大家族中的贾府已不比先时的光景,开始走下坡路了,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今虽说不及先年那样兴盛,较之平常仕宦之家,到底气象不同。”这就是俗语说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说明了贵族的没落是一个由外而内的漫长过程,但这里并没有说其他三大家族如何,不过按照“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规则,应该也不会好到哪里。

  我们先来看门子给贾雨村的那张护官符: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甲戌本在这四句话后面,各有一句详细的脂批,交代了四大家族的背景,依次是:贾家:宁国、荣国二公之后,共二十房分,除宁、荣亲派八房在都外,现原籍住者十二房。史家:保龄侯尚书令史公之后,房分共十八。都中现住者十房,原籍现居八房。王家: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公之后,共十二房。都中二房,馀皆在籍。薛家:紫薇舍人薛公之后,现领内府帑银行商,共八房分。

  从脂批中,我们可以看出四大家族令人瞠目只能望其项背的强大背景,皆是公侯之后,但我们通读红楼发现,除荣宁二府之外,其余三大家族,并没有给我们人丁兴旺,家大业大之感,反而有子孙不旺,家业凋零之感。

  比如史家,提到了保龄侯史鼐一家,忠靖侯史鼎一家,皆为贾母娘家侄子,乃湘云叔叔,湘云自幼失去父母,正是跟着史鼐过活,忠靖侯史鼎好像只出现一次,在秦可卿葬礼上,之后就没了消息。比如王家,虽然王夫人、王熙凤、薛姨妈都是王家之人,但已嫁入贾家、薛家,所以不算,王家提到的只有王子腾、王仁两人,且并未有直接证据证明,王子腾与王熙凤是父女关系,二人之间的关系可能与史湘云与保龄侯史鼐一样,也是叔侄关系,这就远了一层。还有薛家,除了薛宝钗一家,还提到一笔的即是薛蝌一家,人丁亦不旺。

  也许有人会说,荣宁二府是主角,其他三大家族都是陪衬,曹公不可能面面俱到,但其实正是曹公的这不写之写,通过这样一个主次有别,突出重点的处理方式,既突出了荣宁二府,又侧面通过其余三大家族人丁以及家业的日益萧疏,衬托了贾府每况愈下的日常。

  那么,四大家族之中,最先露出败落之相的是哪一家呢?先来看贾家,虽然红楼一开篇就在走下坡路了,但却在下坡路的过程中,突然出现一个回光返照——贾元春才选凤藻宫加封贤德妃,这就为贾府败落赢得更长的缓冲时间,且从原文我们可以得出,上半部红楼,贾府皆是一派富贵繁华景象,所以,最先现出败落之相的应该不是贾家。

  再来看王家,王家是贾家之外,三大家族中被提及最多的一个家族,因为王夫人、王熙凤、薛姨妈皆是王家之人,她们日常的迎来送往,自然不会少了娘家,比如舅太太生日等,都会派人去。关于王家现状,最好的例证则是王子腾的升官。从京营节度使,到奉旨查边的九省统制,再到九省都检点,官职的变化,说明此时的王家,与贾家一样,仍在富贵场中。

  再来看薛家,薛家为紫薇舍人薛公之后,但到了薛蟠、薛蝌这一代,似乎没有提到任什么具体的职位,薛家不过仍旧是皇商,负责采办及进贡皇宫大内所需的一些物件。比如薛姨妈让周瑞家的送的宫花,应该就是他们采办送进皇宫专供后宫之物,余下了一些,便送人。既然是皇商,看的就是口袋里的钱,我们知道,上半部红楼中,薛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且从薛宝琴进京与梅翰林之子完婚可知,薛家仍旧是富商巨贾之家。

  最后来看史家,我以为,四大家族中,最先显现败落之兆的即是史家,为什么这么说?我们从史湘云的吃穿用度即可看出。原文第三十二回,史湘云二进贾府,袭人求她为宝玉做鞋,宝钗得知后告诉了袭人史湘云在叔叔家的生活现状,说“他们家嫌费用大,竟不用那些针线上的人,差不多的东西多是他们娘儿们动手。”

  不管怎么说,史家也是公侯之家,如何连做个针线都嫌费用大呢?仅仅只是因为湘云在叔叔家,一定要干活才给饭吃吗?当然不至于如此,更可能的是,此时的史家,虽然仍赖祖荫,袭着官,但已经一日不如一日了。“宝钗道:“上次他就告诉我,在家里做活做到三更天,若是替别人做一点半点,他家的那些奶奶太太们还不受用呢。”

  虽然自幼没了父母,跟着叔叔过活,但不管怎么说,史湘云还是公侯之家的小姐,如何生活困窘到如此地步?仅仅是因为寄人篱下吗?林黛玉一样寄人篱下,并没有被勒肯着做针线要做到三更半夜,更没有什么奶奶太太不受用,可见湘云生活艰难,除了寄居的原因,更主要的还是此时的史家已大不如前,不得不作此俭省之计。

  第三十六回,史家派人来接湘云,湘云心中不舍,但贾府毕竟不是自己家,“那史湘云只是眼泪汪汪的,见有他家人在跟前,又不敢十分委曲。”由此可知,湘云在叔叔家生活有多不易,白天黑夜的要做针线贴补家用,没有半点自由,稍有不慎,就会被那些多嘴的奶奶太太们嚼舌。这个日渐衰颓,没有任何人情味的家庭,对湘云来说,无异于牢笼,所以,她走之前对宝玉悄悄的嘱道:“便是老太太想不起我来,你时常提着打发人接我去。”

  第三十七回,湘云要做东请贾母众人,宝钗道:“你家里你又作不得主,一个月通共那几串钱,你还不够盘缠呢。这会子又干这没要紧的事,你婶子听见了,越发抱怨你了。况且你就都拿出来,做这个东道也是不够。难道为这个家去要不成?还是往这里要呢?”一席话提醒了湘云,倒踌蹰起来。

  湘云作为一个公侯家的小姐,一个月的月钱只有几串钱,而贾府的迎探惜三春是每月二两银子,就连贾母身边的大丫鬟,都是一两银子,而自幼服侍过湘云的袭人,在被王夫人抬举后,从了姨娘的例,每月二两银子一串钱,这些贾府的丫鬟比湘云的吃穿用度都好,可见湘云生活之艰难,从侧面也反映出史家的今昔不同往日。

  这时候红楼不过刚过三分之一,除史家外,其余贾、王、薛三家,尚未有如此穷困,且正在败落之前最辉煌的顶点,由此我们可以得出,四大家族中,最先显现败落之兆的,应该是史家。原文第四十九回,虽然说“保龄侯史鼐又迁委了外省大员,不日要带家眷去上任。”但具体是什么官,并没有提及,史湘云也是因此得以常住贾府,由此可知,史湘云跟另一个叔叔忠靖侯史鼎应该不怎么来往,或者此时已经没落。

  也许正是因为此,史湘云才不断地安慰自己,因此养成了英雄阔大宽宏量的性格,对一切大大咧咧心直口快,毫不计较,所谓是真名士自风流,一点也不假清高,这都是日常心酸困苦生活的真实映射。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