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1200多年前出生的空海 日本人相信他还活着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26日   文章来源:腾讯文化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导读:1100多年来,人们认为他一直在那里打坐入定,给他送饭也持续了1100多年。据说送的是素食料理,没有鱼肉,但是豆腐、青菜、酱汤等种类齐全。

  作者:张石,资深媒体人,著有《川端康成与东方古典》、《寒山与日本文化》、《东京伤逝》等。

  空海(774—835),密号遍照金刚,谥号弘法大师。为唐密第8代祖师,日本真言宗开山之祖,他要是活着,为1243岁,但是有许多日本人认为他还活着,还能举出许多证据。如果去日本真言宗最古老的道场高野山金刚峰寺,更会让人觉得他真的是活着呢!十分不可思议。

  是入定还是圆寂?

  日本和歌山县的高野山金刚峰寺和京都的东寺是日本真言宗两个根本道场,高野山的人们和僧侣大多数相信,空海至今仍在高野山奥院的灵庙里打坐、入定。入定,即进入一种无思无想的禅定状态,有时得道者的示寂,也称为入定,但是这里的人们显然觉得空海现在是处于前一种状态。在寺庙里,掌管后勤的人被称为“维那”,一直到现在,每天都有维那给空海送两顿饭。

  据说空海老早以前就告诉过弟子,他要在835年(日本承和二年)3月21日(阴历)入定,并真的在那一天入定了,于是弟子们为他建立了奥院。1100多年来,人们认为他一直在那里打坐入定,给他送饭也持续了1100多年。据说送的是素食料理,没有鱼肉,但是豆腐、青菜、酱汤等种类齐全。他们认为:835年3月21日是他的入定日而不是他死去的日子。

  除了送饭以外,每年在他入定的那一天,还给他送去衣服。至于那里面是只有木像,还是真有肉身佛在打坐入定,维那绝对不对外人泄露,就是对弟子和后代也三缄其口。

  如果到高野山金刚峰寺奥院去观光,不仅禁止摄影,还贴着写有“禁止私语”的纸,像是怕打搅空海冥想。

  最初有关空海是在打坐、入定的说法出自空海入定后100年,平安中期的东寺僧人仁海(951-1046)的所著《金刚峰寺建立缘起》一书,书中说空海入定49天以后,容颜仍然没有什么变化,胡子和头发都在继续长,而据日本平安时代末期成书的《今昔物语集》记载,由于东寺和金刚峰寺曾发生过本末之争,金刚峰寺失败,一度由东寺的负者人(当时称为“长者”)观贤兼管,并因遭雷击发生火灾等,曾一度荒废。贤兼那时进过奥院里的空海灵庙。看见空海正坐在木制的厨子里,厨子的外边还有石屋,乱发如云,有一尺多长。他用剃刀给空海剃发,又整理了一下空海的衣服和念珠,然后又把厨子和石屋贴上封印。

  人们还传说:空海虽然已经入定,但是仍然到各地行脚,每年阴历3月21日,在高野山的宝龟院都会举行为空海换衣服的仪式,那时人们会在空海换下来的衣服上看到旅途的征尘。

  日本的天才僧侣在大唐国度大放异彩

  空海出生在讚岐国多度郡屏风浦(今香川县善通寺市),家里是那个地方的名门望族--佐伯家族,小时候的名字叫“真鱼”,父亲是郡里的官员。据说空海在5、6岁时就梦见佛坐莲花,并经常用泥塑佛像,用石头堆砌佛塔。

  其舅舅是日本第五十代天皇桓武天皇的皇子伊予亲王的侍讲,也就是皇子的老师,归省回乡时经常教空海学习儒家经典等。

  日本延历七年(788年),舅舅带着他一起来到当时的新都长冈京(现在的京都府向日市),延历十年(791年),也就是在他18岁时,入当时培养官吏的教育机关“大学寮”明经科,学习《书经》、《诗经》、《左传》等汉典,本来可以官运亨通,但是偶读佛典《虚空藏求闻持法》,于是一心向佛,在这里只念了一年就退学了。此后他云游日本四国地区的名山险峰,半僧半俗,进行艰苦的佛教修行。一年后下山,如脱胎换骨,其有关佛教的见识和体验得到当时佛教界的承认,延历十四年(795年),在奈良东大寺戒坛院受戒成为正式僧侣。

  日本延历23年(804)5月12日,日本第17次遣唐大使(也有第16次、第18次等猪说)藤原葛野麻吕率遣唐使团队从肥前(现在的佐贺县)松浦郡田浦港出发,乘5艘木船,驶向东海,奔赴唐土,同行出发的人中有几名留学僧,包括空海和最澄等。

  出发翌日,突然遭遇台风,空海乘坐的第一船,经过34天的漂流,终于在8月到达了福州长溪县赤岸镇(现在的福建省霞浦县赤岸村),其他4条船皆不知去向。

  又过了一个月,最澄乘坐的第二船也经历千辛万苦,漂流到了明州港(唐朝开元年间设置的州,在今浙江省宁波市境)。

  福州当地官府怀疑他们是海盗,对他们进行调查。为此遣唐大使藤原葛野麻吕给当时的福州刺史阎济美写了申诉书,但是藤原葛野麻吕的书法和汉文都很差劲,文不达意,愈发使当地官府对他们怀疑。

  遣唐大使为此一筹莫展。这时有人告诉他同船的僧人空海书法文章皆佳,他急忙找到空海让他代笔再行申诉。福州刺史惊讶于空海的秀逸书法和文章,立刻把遣唐使遭海难之事上报长安。

   

  该年11月3日,他们一行被允许前往长安,12月23日到达。

  长安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都市,也是当时佛教的圣地,真言密教正处全盛时期。空海遍访各处高僧﹐曾与醴泉寺般若三藏学习梵语。入唐后第二年的唐贞元二十一年、日本延历二十四年(805年),他终于找到了真言密教集大成者,长安青龙寺的的禅师惠果,惠果慧眼识真金,欣然说道:“相待已久,今日相见,大好!大好!”收他做入门弟子。

  惠果阿闍梨(743年-805年),俗姓马,京兆昭应县(今陕西临潼县治)人,唐密高僧,真言宗第七祖,住在长安青龙寺东塔院,并设灌顶道场,时称密宗大师。受唐德宗、唐顺宗之崇敬,为三朝国师。

  当时中国的佛教界非常具有国际视野和平等待人的精神,任人唯贤,举人以才,空海的才能和悟性得到了惠果老师的高度评价。

  密宗视宇宙中一切皆为大日如来所显现,表现其智德方面者称为金刚界;表现其理性(本来存在这永恒悟性)方面者称为胎藏界,而密教以灌顶为阿闍黎(上师)向弟子印可传授时的一种仪式。

  空海入门后的6月就得到胎藏界灌顶,7月得金刚界灌顶,8月得密教最高位阿闍黎(高僧之位)灌顶。

  当时惠果门下弟子千余人,得到传法灌顶的弟子仅仅6人,而且都经过10年以上的苦修,而空海只用三个月一举登峰,并被立为大日如来以来真言宗第八祖。

  是年年末,惠果圆寂,翌年正月,举行法事。惠果为声震长安僧俗两界名僧,当时长安文人书家云集,众人却单单推举空海撰写碑文,著名的“大唐神都青龙寺故三朝国师灌顶阿闍梨惠果和尚之碑”碑文墨迹,竟然出自自日本和尚空海之手。此碑文在中国早已失传,而当年空海自抄一份携回日本,编入《遍照发挥性灵集》中。

  空海在中国学得真言密教后于806年回国,得到日本第52代天皇嵯峨天皇的重用,弘仁七年(816年)得赐高野山的土地,他主持在这里所建珈蓝成为真言宗胜地,弘仁十四年(823年),又得天皇所下赐京都东寺。回国后,他递经4朝,皆为国师,为天皇开坛灌顶,为日本建坛修法51度,并以高野山金刚峰寺与东寺为真言宗根本道场,前后授灌顶者数万人,日本真言宗自此确立。

  空海带回到日本的大量中国文物,对日本的文化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根据他撰写的《请来目录》,他带回去的佛教经典有216部461卷,两部大曼陀罗图、佛像、袈裟、法具及中国茶、医药书籍与药品、诗赋文章、碑铭、占卜书籍与用具等等应有尽有。这里有许多重要的文物,至今仍被日本视为国宝。他也因其书法功底深厚,而被称为“五笔和尚”,与嵯峨天皇、橘逸势合称“平安三笔”,著名作品为《风信帖》。828年他还在京都设立了教育机构“综艺种智院”。当时的日本只有培养官吏的“大学寮”等,而且入学有严格的身份限制,没有官位的人家的子弟不可企及,有少数的私立学校也只面向贵族,而“综艺种智院”面向庶人开放,不仅教授佛教,也教授道教与儒教。

  法系绵绵通古今

  现在日本的真言宗分为各种流派,信众约1131万人,而来源于真言宗和空海大师的“四国八十八个所”的遍历,成为日本国民中广泛流行的一种宗教体验,不仅限于真言宗信徒。“四国八十八个所”,指的是日本四国八十八寺院,也就是位于德岛县、高知县、爱媛县、香川县的八十八处与空海有渊源的灵场,也称“四国灵场”。巡拜四国八十八个所则称为“四国遍路”、“四国巡礼”,也就是追寻弘法大师空海的的足跡,体验一种宗教的洗礼和情怀。在遍历的过程中,一般都会在后背的衣服上写上“二人同行”的字样,意思就是与空海同行,这也和空海至今仍然活着的说法有关。

   

  2003年,小泉内阁三位大臣多年没有缴纳养老金的事情被媒体曝光。前首相、时任民主党代表的菅直人当即成为追查此事的急先锋。谁料,后来他自己也被查出在担任厚生大臣期间没有交纳年金,他不得不辞去民主党代表的职务。此后很长一段时间,菅直人剃光了头发,云游“四国八十八个所”。后来经察发现,菅直人在担任厚生大臣期间,已经缴纳过年金,是年金事务所忘记记载,这才使菅直人重返政坛。据说菅直人性格比较急,有个外号,叫“焦躁菅”,2009年8月他,在日本高松市演讲时说∶云游四国,使我治好了“焦躁”。

  空海是不是真的还活着不得而知,但是他确实活在亿万日本人的心中。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