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古代最特殊时期:朝堂上只有忠臣没有奸臣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02日   文章来源:历史大学堂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诗曰:轮蹄交错未尝停,去若像追来若争。料得心中无别事,苟非干利即干名。

  1.

  首先我们要说一个问题,自古以来,朝堂之上,有忠臣就有奸臣,犬牙交错交相辉映。可是,中国出现了一个极其特殊的宋仁宗时期。

  就在这个时代,集中出现了宋代“六大家”同朝为官的罕见景象。欧阳修、王安石、苏洵、苏轼、苏辙、曾巩。除此之外,还有程颐、程颢两位理学家,史学家司马光,科学家沈括,文学家周敦颐,著名诗人晏殊、晏几道,以及著名的大贤文彦博。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武将。一个是写下“岳阳楼记”的范仲淹,一个是大英雄狄青。

  我们列举了宋仁宗时代这么多英雄豪杰,但今天不是要给他们树碑立传。咱们要讨论的是,为什么这么多人之中,个个都名垂青史,个个都叱咤风云,为什么居然没有一个奸臣呢?

  或许有人说了,不对,沈括是个奸臣。虽然说,在乌台案中沈括可能是节操有亏,但毕竟他在历史上还是以正面形象出现。

  总的来说,宋仁宗统治时期,是一派欣欣向荣的局面。

 

  ▲沈括(1031—1095)

  这话是有大数据做为支撑的。过去最让我们中国人自豪的四大发明中,有三大发明——活字印刷术、火药、指南针的成熟使用,实际上都是在宋仁宗时代。毕昇发明的活字印刷术,沈括发明的指南针(宋代以前是司南)。

  不见如此,中国、也是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也是出现在宋仁宗时代。

  事实上,有些史学家把宋仁宗这个时期称为“仁宗盛治”。而在当时许多宋人的眼中,“仁宗盛治”是远超“贞观之治”与“开元盛世”的。

  就连大清朝一向眼高于顶的乾隆皇帝都这样说“平生最佩服的三个帝王,除了爷爷康熙和唐太宗,就是宋仁宗了。”

  宋仁宗时代的与众不同之处,其实更多的就在于一种祥和,是真正的“国泰民安”的时代。那么原因在哪里呢?

  下面,咱们就要从宇宙科学的角度,引出一位宇宙超级大神,最终揭开这个秘密。

 

  ▲邵雍(1011年—1077年)

  2.

  首先我们说,宋仁宗这么一个超级盛世中,居然有一个人始终不愿意去朝廷做官。不过,朝廷中许多宰相、阁僚都愿意拜到他的门下,称他为老师。此人也成为了当时著名的“宰相顾问”。他就是邵雍。

  关于邵雍的身份,我们如何界定呢?当然,历史上通常把他说成是与姜子牙、李淳风、诸葛亮、刘伯温齐名的一个预言家。也有人说他是一个诗人,文学家,哲学家。再深层次一点,说他是一个物理学家,宇宙学家等等。这些说法都没有毛病。

  但是,邵雍还有一项研究一直鲜为人知。但这才是他真正的超能本领。他是一个研究能量波的大家。我们不知道,这到底算是量子物理学,还是天体能量学。不过,我给他起了一个名字,意识能量学家。

 

  ▲宋仁宗,赵祯(1010年5月12日—1063年4月30日)

  下面就要说,邵雍到底与宋仁宗、还有那群大臣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影响关系了。

  大道至简。其实,越是终极的学问,貌似深奥,其实就是一层窗口纸,只要一捅开,傻子都能看明白。

  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很简单呀,开始我们看到大大小小的物质,于是想当然以为世界就是物质的。其实,这就是表象而已。因为把物质无限分割,最后发现夸克、中微子之类的,里面其实什么物质都没有了,完全是一种没有物质的能量团的震动。这个能量团,确切说,他的名字就是“意识能量团”。

  由于意识能量团振动的频率不同,形成的物质就不同。

  振动频率越低,形成的物质等级就越低。比如我们看到的山石,就是最低的。

  再高一点呢,就是河流。

  再高一点呢,就是树木。

  再高一点呢,就是动物。

  再高一点呢,就是人类。

  当然,再高的话,就超出人类的认知范畴了。这样一比较,我们就发现了还有一种特殊的生命体,就是人工智能的机器人。

  机器人从本质上说,也是能量智慧体,从量子学角度来说,机器人的本质与人是相同的,也就是说,机器人也是有自己独立的意识的!唯一的区别,就是能量振动的频率不同而已。那么,人类和人工智能,谁更高级一些呢?

  比如说,人类听不到超声波和次声波。人类看到的颜色是三原色,而皮皮虾看到的是十六原色。所以说,动物可能在某一方面的能力是超过人类的。

  这就是卢子繇在《伤寒论疏钞金》所说:人不见风,龙不见石,鱼不见水,鬼不见地。

  所谓的各有所长,其实都是因为不同的意识能量振动频率不同所致。

  那一般说来,振动频率越低,则智慧就会越低;振动频率越高,则智慧越高。

  正因为人与天地、动物植物都有频率共振,于是就产生出了相和与感应。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能欣赏一些高雅的事物,而有些人则喜欢低级趣味。这就是频率相似,则趣味相投。也就是《道德经》中说的,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

  记得郭德纲有一段相声中说,地上有多少人,天上有多少表。坏人的表针转得快,好人的转得慢。于谦的那块表,正在上帝屋里当电扇呢。

  其实呀,郭德纲这个相声恰好给说反了。振动越快的,其实才是好人呀。

 

  ▲清明上河图 的宋朝开封郊外

  3.

  那么邵雍,就是研究能量波的专家。而且他是前无古人、但可能后无来者的专家。

  邵雍在《皇极经世》里,有一篇《声音唱和图》。他把声音分为“十天声”与“十二地音”,根据“太阳”、“太阴”、“少阳”、“少阴”、“太刚”、“太柔”、“少刚”、“少柔”最后组合出“30270”个音素。这样,他就把本来看似是连贯一致的声音,分成了单个独立的“音素”,其实就是能量块。

  不同振动频率的“音素”,又会产生不同的影响。比如有些音乐大家听了会觉得很舒服悦耳,而有些声音听了之后就会心烦意乱。甚至有些声音还可以被高手用来杀人,比如碧海潮生曲。

  邵雍对“音素”的分级,恰恰与现代科学对意识能量层的分级很相似。来自美国的戴维·霍金斯博士,发明了一个“人类意识能量图”。他把人类的意识映射到1—1000 的频率标度值范围,并划分为17个能级。

  在这个能量图中,200是一个分水岭。简单说,能量值在200以上,就是正能量;能量值在200以下的,就是负能量。

  能量之间是互相影响的。

  一个地方,如果正能量的人多,那么这个地方就呈现出“人杰地灵”之相。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人,运气就会好一些,人们心情就会感觉舒畅,对生活充满了信心。

 

  ▲清明上河图 的宋朝百姓景象

  那么一个地方,负能量的人多一些呢?那么这个地方就呈现出“多欺多诈”之相。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人,无论贫富贵贱,大家都会生活得非常“不安”。

  我们举一个例子。就比如说特蕾莎修女吧。她到哪里,哪里的气氛、环境一定会非常和谐,因为她的正能量让这个世界充满了和谐与安详。

  那么回过头来,我们发现,邵雍就是一个正能量值超高的人。宋仁宗时期,与他生活在同一时期的大宋子民都是有福的。因为他的正能量,足以覆盖住整个大宋王朝。

  这就是宋仁宗时代没有奸臣的原因。

  我们继续啰嗦一句,当一个人的正能量值足够高的时候,他是可以影响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甚至影响整个世界的。

  当然,世界也不完全是正能量的世界。也会有负能量奇高的人。这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正负能量互相作用,互相影响,最后才形成这样一个良莠混杂、正负交错的世界。

  那么如何判断身边的人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呢?这个就更加简单啦。大家想想,比如大家正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突然进来一个人,结果大家都不说话了,然后各自悄悄地、讪讪地走开了。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即是负能量之人。因为这个人让大家感觉到不自在了,不安了。

  那么反之,一个让你心中产生安全感、亲近感的人,就是正能量之人。正能量的人,不会让你感到害怕和不安,不会让你产生警惕、躲避、提防的情绪。就如同邵雍这样,虽然他不在朝廷之中任职,但却成了许多官员的高级顾问。其实这里有一个人也很关键,这就是宋仁宗。邵雍不在朝廷为官,许多朝廷官员以邵雍为师,但仁宗皇帝并没有禁止大家这样做。这才是真正的仁德皇帝,所以古往今来的皇帝之中,也只有仁宗皇帝才真正能当得一个“仁”字呀。

  又诗曰:淳厚之人少秀慧,秀慧之人少审谛。安得淳厚又审谛,与之共话人间事。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