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上天赞许?从鶡雀事件看宣帝时的凤皇祥瑞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05日   文章来源:新浪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五凤三年,在地方上经营了一辈子的颍川太守黄霸终于如愿以偿的成为大汉的丞相。而此时他已然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者,垂垂老矣。刚巧京兆尹张敞家养的鶡雀“飞集丞相府”,也许是黄霸在颍川从未见过此鸟,也许是老眼昏花,抑或有其他不可言说的内幕,黄丞相觉得这是天降神鸟,祥瑞啊。能够在自己治理期间得到上天的赞许,这是何等的荣光。于是,他便要将此祥瑞上报宣帝。

  宣帝有着其祖武帝一样的好大喜功,他不错过任何一个可以炫耀自己治国才干的机会。作为丞相的黄霸不会不知道,而且早在他在颍川的时候,就已经很熟悉宣帝所好了。“是时,凤皇神爵数集郡国,颍川尤多”。想想宣帝朝连篇累牍的祥瑞降临,皇帝心中乐开了花。但从来都是上之所好,民之所向。颍川的这些祥瑞想必也会及时传达到宣帝面前。而黄霸也因此得以在颍川太守的位子上得受两千石的待遇,并御赐一丈高的车盖,恩准车轼为丹黄色,以示荣贵。在频降的祥瑞中得到好处的黄霸自然知道其中的妙趣。这次刚巧自己出任丞相,府中就飞来一批鶡雀,这是大吉之兆啊。他当然不愿意错过这种邀宠的好时机。但令他始料不及的是,这一次他却碰了一鼻子灰。

  京兆尹张敞听闻了此事,对丞相错认鶡雀为神鸟之事嗤之以鼻。他便上奏宣帝将其中缘由说明清楚,并结合丞相府“边吏多知鶡雀者,问之,皆阳不知”的现象和宣帝朝调整国家法律的工作展开了深入的阐述,只有任用真正纯善之人,才能避免治理中的“浇淳散朴,并行伪貌,有名亡实,倾摇解怠”的不良现象。从而得到宣帝的赏识。当然作为丞相的黄霸则不免惹了一身骚。

  其实,从张敞的话中,不难看出,张敞对黄霸虚伪一面的嗤之以鼻,认为他是“以伪”行天下。其实,纵观黄霸的一生,谈不上他是完全的虚伪,至少在地方治理上他是真心诚意的,而且是事无巨细。他能够将颍川那么一个老大难的地方治理的井井有条,道不拾遗,没有真功夫是不可能的。但同时,不可否认黄霸也是很有“秀”的成分。班固称黄霸“喜为吏”,爱好当官,并且在武帝朝前后两次买官,从侍郎谒者、河南太守丞等初级官吏中一点点的爬起来。因此,每一任上他都稳扎稳打,干得格外漂亮,深受长官赏识、百姓爱戴。这种得到上级表扬的和升官的欲望双重作用下,黄霸洞察帝意的本事就很大,那些所谓的“凤皇神爵”与其说上帝垂降,不如说是黄霸人为制造的邀功请赏的“政绩”。

  武帝朝重法,所以黄霸自幼便学习法律,他期望自己能够像张汤那样凭借着熟知法令而出人头地。但随着武帝时代的结束,儒学在国家机制中的分量越来越重,黄霸也逐渐认识到了自己需要在儒学这方面猛补。而机会再一次垂怜了他。宣帝即位,便召集群臣商议为武帝上尊号立庙乐。群臣都点头如杵,唯有长信少府夏侯胜极力反对。夏侯胜是当时的儒学宗师级的人物,尤其是对《尚书》的研究极为精道。时任丞相长史的黄霸也不肯在弹劾夏侯胜的奏折上签字,从而两人惹祸上身,以大逆不道的罪名啷当下狱。但是奇怪的是,这场大不敬之罪却没有像往常那样被砍头夷族,而是长期关押监禁。也许正是从这种异常中黄霸觉得自己还有翻身的机会。他便在已无生念的夏侯胜面前摆出了一副“朝闻道,夕死可矣”的虔诚,最终博得老先生的爱怜,教授其《尚书》。本始四年夏天,关东地震,宣帝大赦天下。夏侯胜和黄霸出狱。

  很快在夏侯胜的援引下,黄霸再次出仕,出任扬州刺史。而这一次的黄霸不仅精通法律,更熟知儒家之道,与当今天子的治国之道完全契合。当然不可否认,黄霸作为地方官的确很有建树。以在颍川为例,为了让老百姓知道宣帝教化,他遴选优秀下属官吏到各地去宣讲,尽可能让百姓了解皇上的旨意。同时为了了解民生,黄霸经常微服私访,明察秋毫,甚至于一乡孤独老人去世了,没人敛葬,他都能亲自过问,并“某所大木可以为棺,某亭猪子可以祭,吏往皆如言”。如此详细的事情他都能了如指掌,足见黄霸对颍川是烂熟于心,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如数家珍。这不是一般的官吏可以做到的。黄霸的有心,为他赢得了好名声。而这些好名声要传达帝廷,就需要一些皇帝喜欢的手段。而此时的宣帝早已将爷爷武帝竖为自己的榜样,处处为自己的繁华太平立碑刻传。这就是“颍川尤多”祥瑞出现的原因所在。投其所好,这是最简单的捷径。

  果然,很快便有了效果。五凤二年,宣帝表彰黄霸,封关内侯,赐黄金百斤,秩中二千石。数月后,征为太子太傅,继而迁为御史大夫。第二年,代丙吉为丞相,封建成侯,食邑六百户。黄霸一跃成了百官之首,但“长于治民”的黄霸显然在治官的丞相之位上有很大的水土不服,《汉书》说他“及为丞相,总纲纪号令,风采不及丙、魏、于定国,功名损于治郡”。想必这种捉襟见肘的处境,黄霸自己也深有体会,因此当看到鶡雀翔集丞相府之时,他便想故技重施,佯装不知,以邀帝宠。但没想到这一次他彻底打错了算盘。

  紧接着这件事,发生了另外一件更令人不可思议的事。黄霸居然去推荐很受宠的乐陵侯史高为太尉。“侍中乐陵侯高帷幄近臣,朕之所自亲,君何越职而举之”?黄霸不得不再一次免冠谢罪。当然这次黄霸可能是想借助史高来弥补之前的过错,但求之心切。他心知肚明史高是宣帝的近臣,很得皇帝欢心,所以才出来举荐示好。但没想到的是,这种不合时宜的举荐没但给他捞回来功劳,反而更加不招欢心了。当官上级不愿意看,这是最悲催的,也是最无所是处的。我们可想黄霸在丞相之位上的孤苦与无助。甘露三年,在相位上做了五年的黄霸薨逝。当然对于这样一位老臣,宣帝还是保全了他死后的荣耀。

  但通过黄霸这样一位循吏制造神鸟一事可以看出,所谓的宣帝朝的种种祥瑞,不过是众官吏们投宣帝所好,而释放出来的虚假天意罢了。这些祥瑞只是一种邀宠的信息,但不能否认制造祥瑞的官员也有像黄霸这样的在治民上的确有建树的好官吏。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