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晁盖临终遗言确实十分蹊跷 透露神秘玄机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05日   文章来源:新浪历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水浒传第60回,晁盖不听林冲谏言,中了曾头市埋伏。晁盖众将引军夺路而走,才转得两个弯,撞出一彪军马,当头乱箭射来,不期一箭正中晁盖面门,倒撞下马来,亏得众将拚命保护,又得林冲接应救回。回到梁山后,晁盖已是浑身虚肿,水米不进。且看晁盖临终时的情形:

  当日夜至三更,晁盖身体沉重,转头看着宋江嘱付道:“贤弟保重。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言罢便瞑目而死。

  晁盖死了,但他的遗言却是十分蹊跷,透露出神秘玄机!

  第一,那枝毒箭是否史文恭所射,晁盖持怀疑态度。尽管那枝毒箭分明刻着史文恭的名字,但晁盖的遗言根本不提史文恭,只说“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细思极恐。在那个讲究江湖道义的年代,用毒箭暗中伤人,而且还刻上自己的名字,确实不合常理。

  第二,晁盖不想把寨主之位传给宋江。如果真是史文恭所射毒箭,史文恭武力超群,而宋江虽也“爱习枪棒”,但要他去活捉史文恭,真是比登天还难,除非史文恭不小心成了植物人。可以说,梁山众好汉中,最不可能活捉史文恭的就是宋江。

  第三,晁盖心目中的接班人只能是林冲。林冲是梁山元老,有足够的资历和人望。林冲武功高强,其时梁山众头领中只有林冲有对抗史文恭的能力。最重要的一点,正是林冲火并了王伦,将晁盖一手推上寨主的宝座。晁盖统领梁山时期,林冲忠心耿耿,深得晁盖信任。

  晁盖和宋江关系非同一般。宋江做押司时,晁盖是里正,他们是上下级关系,晁盖被宋江视为“心腹兄弟”。晁盖截了生辰纲,被官府缉拿之时,宋江冒险通风报信,使晁盖等人逃离险境,壮大了梁山势力。晁盖对宋江也是知恩图报。坐上寨主之位后,晁盖特意派刘唐表达谢意,并送上黄金百两。宋江杀了阎婆惜被发配江州,晁盖安排梁山人马截住宋江,邀请宋江上山入伙。宋江因题反诗被处决之时,晁盖率领梁山大军劫了法场,救了宋江一命。晁盖、宋江二人肝胆相照,可谓生死之交。

  宋江上了梁山后,一切都变了。

  水浒传第四十一回:

  晁盖便请宋江为山寨之主,坐第一把交椅。宋江那里肯,便道:“哥哥差矣!感蒙众位不避刀斧,救拔宋江性命,哥哥原是山寨之主,如何却让不才?若要坚执如此相让,宋江情愿就死。”晁盖道:“贤弟如何这般说!当初若不是贤弟担那血海般干系,救得我等七人性命上山,如何有今日之众?你正是山寨之恩主。你不坐,谁坐?”宋江道:“仁兄,论年齿兄长也大十岁,宋江若坐了,岂不自羞。”再三推晁盖坐了第一位,宋江坐了第二位,吴学究坐了第三位,公孙胜坐了第四位。

  晁盖是个实在人,他出于报答救命之恩,要让出寨主之位,而宋江推辞的理由,只是晁盖年龄比他大了十岁,宋江在潜意识里,并不承认晁盖有领导山寨的能力。如果按年龄排位,林冲要比宋江大几岁,宋江让了么?没有,宋江推晁盖坐了第一位后,就老实不客气地坐了第二位。想当初,林冲推晁盖坐了寨主之位后,又推吴用、公孙胜坐了二、三位,让无可让时才坐了第四位。两相对比,体现出的是林冲的谦虚、低调和宋江“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的野心。

  接下来宋江说了一句影响深远的话:“休分功劳高下,梁山泊一行旧头领去左边主位上坐,新到头领去右边客位上坐,待日后出力多寡,那时另行定夺。”此话可谓石破天惊,一举奠定了以后梁山的权力基础和排位格局。

  为何这么说?

  如果按照资历,梁山旧头领必然排在新头领之前,权力大都集中在旧头领之手,宋江这么一搞,宋江招揽的27人的庞大团队立即压倒了晁盖手下11人的梁山元老们。

  按“日后出力多寡”论,宋江打出第二张牌,多次亲率梁山大军东征西讨。每有战事,宋江一句“哥哥是一寨之主,岂可轻动”,晁盖只得做了留守寨主,整日无所事事,而宋江的战功越打越大,江湖声望越来越高,嫡系将领越来越多,就连军师吴用也从晁盖的阵营中跑到宋江这边来了。更过分的是,金毛犬段景柱偷来一匹名叫照夜玉狮子的宝马,点名道姓要献给宋江,而不是一把手晁盖,这梁山还是晁盖的梁山么?

  就这样,宋江一步步架空了晁盖。晁盖不是傻子,对于宋江的所作所为心知肚明,于是决定主动出击。水浒传第60回:

  晁盖听罢,心中大怒道:“这畜生怎敢如此无礼!我须亲自走一遭,不捉的此辈誓不回山!”宋江道:“哥哥是山寨之主,不可轻动,小弟愿往。”晁盖道:“不是我要夺你的功劳,你下山多遍了,厮杀劳困,我今替你走一遭,下次有事,却是贤弟去。”宋江苦谏不听,晁盖忿怒,便点起五千人马,请启二十个头领相助下山;其余都和宋公明保守山寨。

  与其说晁盖的愤怒是来自曾头市对自己的轻慢污辱,不如说晁盖的愤怒是由宋江长期架空自己引发的。作为一寨之主,本来应该是一言九鼎,但晁盖竟然对宋江说出“不是我要夺你的功劳”这样的无奈之语,可见晁盖对自己的处境十分担忧,他急需战功来保住自己的地位,提升自己的影响力。然而,令晁盖万万想不到的是,一枝毒箭却让自己命丧黄泉。

  临终前的晁盖一定百感交集,心情十分凄凉,而守在床前的宋江也是心绪复杂,悲喜交加。两人之间有再多的恩怨情仇,当着众多头领的面,也不便表达,只能彼此心照不宣。宋江“亲手敷贴药饵,灌下汤散”,在别人看来,是一如既往的兄弟情深,对宋江来说,胜负将决,就在今夜,离名正言顺地坐上第一把交椅已经为时不远。晁盖呢,即便在昏迷之中,也是心有不甘,但是已经无能为力。于是他说了充满玄机的一句话:“贤弟保重。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这是他唯一能做的最后的反击。

  权力是一剂毒药,再好的兄弟,都会因它而反目成仇。当年的瓦岗寨寨主翟让,见李密才干在自己之上,主动让位。后来事业越做越大,瓦岗军首领有做皇帝的可能。翟让部下王儒信劝翟让将权力夺回来,翟让一笑而已,但李密知道后就设下鸿门宴,将翟让杀害。

  假如晁盖不死,梁山上的二次火并迟早会暴发,因为晁盖与宋江不仅涉及权力之争,更是两条路线之争。晁盖只讲江湖之义、兄弟之义,对梁山没有长远规划,得过且过,只图一时富贵,但他早已看透官场黑暗,对朝廷不存在任何幻想。而宋江看重“义”,更看重“忠”,这个“忠”是忠于皇帝的“忠”,所以他要招安,以便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那就是出将入相,青史留名。

  晁盖遗言的玄机正在这里,他设置障碍阻止宋江接班,除了宋江架空他的原因外,更重要的是,宋江从根本上与他不是一路人!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