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曹雪芹的“占花名”对人物命运藏了哪些线索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06日   文章来源:360新闻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红楼梦》人多,撞生日不足为奇,正如探春所说:倒有些意思,一年十二个月,月月有几个生日。人多了,便这等巧,也有三个一日,两个一日的。

  生辰虽多,碍于笔墨,铺陈开的也只有几人,凤姐、宝钗、宝玉算着墨多的,其中最重的还数宝玉,足足写了两回,从第六十二回写到六十三回,这次过生,也是撞得最多的一次,过生日的不只是他,还有薛宝琴、邢岫烟、平儿,四人皆是同一日。

  日子,当然也有讲究。以周汝昌为代表的红学家,认为贾宝玉生日为四月二十六日,包括探春送鞋、张道士送礼可佐证,此处不展开。

  赞同这个说法,毕竟“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来这日未时交芒种节”,芒种一过,便是夏日,众花皆卸,花神退位,宝玉这场群芳宴,喜乐推到了极致,这之后的行文,也有走向冷清、花事了的意思。

  这场生辰,白天就闹腾的够呛,射覆、拇战,雅俗共赏,不亦乐乎。然而大家还不足兴,到了晚上,怡红院夜宴,偷偷把姑娘们请来,十二钗正册、副册齐坐一堂,玩起了占花名。

  占花名有点像贾宝玉翻薄命司,年少不经事时,他无意翻开薄册,洞悉女儿们前途未来。占花名,则是女儿们把自己的命运一根根掣了出来,宛如曹雪芹和读者玩猜谜游戏,一个个抛出的线索。

  头一个抽的是薛宝钗,签上画着一支牡丹,题着"艳冠群芳"四字,下面又有一句唐诗:任是无情也动人,出自罗隐的《牡丹花》:

  似共东风别有因,绛罗高卷不胜春。

  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也动人。

  芍药与君为近侍,芙蓉何处避芳尘?

  可怜韩令功成后,辜负秾华过此身。

  “任是无情也动人”形容宝钗很贴切的,平常她就是不爱脂粉的人,穿家常的衣裳,家里虽是皇商,各种新巧宫花都不缺,却都拿来送给了姊妹们,闺房也是如雪洞一般,引得贾母嘲笑自己要去住马圈。但她却也是脸如银盆,眼似水杏,别有一番妩媚,一段雪白臂膀惹得宝玉只恨自己没福气摸。

  此诗还提了一句芙蓉,无从可避,芙蓉是暗指林黛玉的,似乎可以引出三角恋败北的暗示,只是没有赢家,看最后一句“可怜韩令功成后,辜负秾华过此身”,牡丹也是会被辜负的,那就是宝玉。

  宝钗掷后,轮到探春,她是一枝杏花,写着"瑶池仙品"四字,诗云:日边红杏倚云栽,出自高蟾《下第后上永崇高侍郎》:

  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

  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东风怨未开。

  用“瑶池仙品”来说探春是很好的,虽然是庶出,却是一朵又红又香的玫瑰花,才貌俱佳,理家管事也有一手,只是花儿有刺扎手。

  说她“得此签者,必得贵婿”是好的结局,只是或许并不像碧桃、红杏如此受眷顾,也有点像东风未开的芙蓉,她躲不过远嫁的命运,判词里,写她: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她写半阙柳絮词时也有伏笔:也难绾系也难羁,一任东西南北各分离。

  探春之后,是李纨掣,画着一枝老梅,写着"霜晓寒姿"四字,旧诗是:竹篱茅舍自甘心,出自王淇的《梅》:

  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

  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

  李氏是贾珠之妻,贾珠死得早,只有一个幼子贾兰陪她度日,但她却是波澜不惊。她跟大观园姊妹不同,并不十分读书,从小读的是《女四书》《列女传》《贤媛集》这一类书,对封建礼教是心悦诚服的,书里写她虽青春丧偶,居家处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见无闻,唯知侍亲养子,外则陪侍小姑等针黹诵读而已。

  一句“竹篱茅舍自甘心”形容她是很恰当,难怪她自己看了,也会说“真有趣,你们掷去罢,我只自吃一杯,不问你们的废与兴”,只是李纨并非无趣之人,她也会来占花名,也会执掌诗社,她把其他情感“槁木死灰”,不过是“自甘心”而已。

  她之后,该湘云掣,画着一枝海棠,题着"香梦沉酣"四字,那句诗是:只恐夜深花睡去,出自苏轼《海棠》: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赶巧白天时,湘云喝醉了,枕了一包花瓣睡着在石头上,所以林黛玉会打趣把夜深换作石凉更贴切,此处对应也算是有趣。同时,海棠还形容过另一位美人,那就是杨贵妃,她曾酒醉,唐玄宗召她前来,她行动不稳,被形容为“海棠春睡”。

  这首海棠诗,据说是苏东坡的自比,他当时被贬去黄州,虽如海棠一样泛崇光,却也担心被黑暗吞噬,希望有蜡烛照亮。只是无论杨贵妃还是苏东坡,都有黑暗吞噬的命运,湘云也不例外,判词说她“云散高唐,水涸湘江”,作者心疼她,也只能此处烧高烛照红妆了。

  湘云后是麝月,是一枝荼蘼花,题着"韶华胜极"四字,写着一句旧诗:开到荼蘼花事了,出自王琪《春暮游小园》 :

  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

  开到荼縻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

  韶华胜极,盛极必衰,贾宝玉是喜聚不喜散的,所以才会说“倘或我在今日明日,今年明年死了,也算是遂心一辈子了”。

  麝月抽到荼蘼花,也是命中注定,贾宝玉生日是众花皆卸,花神退位之时,麝月的荼蘼花也是春末的花,正如苏轼诗里说“荼縻不争春,寂寞开最晚”,都是诸芳尽的时节。红楼女儿们一个个“万艳同悲”时,留在宝玉身边的应该是麝月,之前的篦头,和后来“好歹留着麝月”都是线索。

  麝月后该香菱,是一根并蒂花,题着"联春绕瑞",一句诗是:连理枝头花正开,出自朱淑真《落花》:

  连理枝头花正开,妒花风雨便相催。

  愿教青帝常为主,莫遣纷纷点翠苔。

  香菱这并蒂花,指的谁,一直有纷争,多是指官配薛蟠,也有说贾宝玉的,毕竟上一节几日刚斗草,香菱有夫妻穗,还被取消,弄湿了裙子,贾宝玉正好拿了并蒂菱,帮了她一把,犹如上次给平儿理妆一般,这种情意仍然只是简单的情意,贾宝玉之怜是博爱的,而香菱又不失天真质朴,所以并蒂应该还是向着薛蟠的,你看那一句:可别告诉你哥哥。

  只是香菱的柔情只是错付,朱淑真丈夫不爱她,薛蟠也不懂爱人,见一个爱一个,还只是皮肤滥淫,“愿教青帝常为主”是不可能了,更可怕还有“妒花风雨便相催”,夏金桂是头一等妒妇,高鹗续写她毒死自己,香菱扶正不一定是曹公本意,且看判词“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香菱应该是被夏金桂所害,早早而亡。

  香菱之后,终于轮到了林黛玉,画着一枝芙蓉,题着"风露清愁"四字,旧诗是:莫怨东风当自嗟,出自出自欧阳修的《明妃曲和王介甫作》:

  汉宫有佳人,天子初未识;

  一朝随汉使,远嫁单于国。

  绝色天下无,一失再难得。

  虽能杀画工,于事竟何益!

  耳目能及尚如此,万里安能制夷狄!

  汉计诚已拙,女色难自夸;

  明妃去时泪,洒向枝上花;

  狂风日暮起,飘泊落谁家?

  红颜胜人多薄命,莫怨春风当自嗟!

  恰巧的是,《五美吟》里,林黛玉也写过王昭君,薛宝钗还夸她写出了新意味,这里倒也是呼应,不过这一句“莫怨春风当自嗟”,被更多认为是化了刚才形容探春的诗,也就是:

  这明显指的才是芙蓉,不过从整部《红楼梦》来说,把林黛玉比作花时极少,本是一颗绛珠草,却有不减花容的楚楚风姿,后来挑住所,选的也是竹子多的潇湘馆,探春他们也叫她潇湘妃子,比作花,这还是头一回。

  贾宝玉喜欢晴雯,这一次占花名却没有她的份,明明开场时她说过“正是早已想弄这个顽意儿”,不写,可能是她与林黛玉撞了,她本来眉眼就有些像林黛玉的,刻薄小性也是,后来她去世了,小丫头骗贾宝玉说她当了花神,贾宝玉问是什么花,恰好这是八月时节,园中池上芙蓉正开,就诌了一个芙蓉花。于是,贾宝玉写了《芙蓉女儿诔》给她,念着念着,林黛玉从芙蓉花里走了出来,刚好呼应。

  只是芙蓉花,还有木芙蓉、水芙蓉之争,拥护派都有各自说法,个人偏向木芙蓉,薛宝钗冷香丸里提过“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两”,水芙蓉(荷花)和芙蓉是分开的,宝玉的诔文也是挂于芙蓉枝上,都是木芙蓉的格调,木芙蓉也有拒霜花之称,有其傲骨,而林妹妹仿佛是不喜欢花落于水的,看她葬花就知,她要“质本洁来还洁去”。

  为什么要用莫怨东风当自嗟,而不是不向东风怨未开,或许还因为前面点出了一句话:红颜胜人多薄命,林妹妹的命运也点明了……

  最后一个写的是袭人,是一枝桃花,题着"武陵别景"四字,旧诗写着是:桃红又是一年春,出自谢枋《庆全庵桃花》:

  寻得桃源好避秦,桃红又是一年春。

  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

  袭人和宝玉,明里暗里了多年,却是没有修成正果,判词早有定论: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曹雪芹生怕大家看不懂,还特意交待了一次蒋玉菡的大红汗巾,贾宝玉又系到了袭人身上,所以,这里“寻得桃源好避秦”也很贴切,暗喻了贾府败落后,袭人嫁给蒋玉菡的归宿,即便桃红又是一年春,绿叶成荫子满枝,今生也是公子无缘了。 

(责任编辑:栗子)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