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一桌载入史册的宴席为何让一代名将沦为罪人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13日   文章来源:搜狐历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南宋名将张俊,世人皆知其为岳飞坟前下跪罪人之一,却少有人知道他曾被称为南宋“中兴四名将”之一,更少有人知道,他同时也是当时的巨富,张俊极得宋高宗恩宠,大肆兼并土地,占有巨额田产,号称“占田遍天下,而家积巨万”。

  据说张俊共有良田一百多万亩,计六百六十七平方公里,比今日新加坡的国土面积还要大,其家每年收租米六十万石以上,相当于南宋最富庶的绍兴府全年财政收入的两倍以上。据南宋洪迈所撰《夷坚志》记载,张俊在世时,家中银子堆积如山,为防止被偷,张俊命人将家中银子都铸成一千两(五十公斤)一个的大银球,名叫“莫奈何”,意思是全拿它们没办法。 

  张俊(1086年-1154年),字伯英,凤翔府成纪(今甘肃省天水市)人。南宋初年名将,与岳飞、韩世忠、刘光世并称南宋“中兴四将”。岳飞算起来是他们的晚辈,比他们都小得多。张俊、刘光世比岳飞大17岁,韩世忠比岳飞大14岁。当岳飞还是偏郫一小将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是战区统帅了。而且他们的待遇也一直比岳飞高,岳飞到最后也只是两镇节度使,但是上面这三位都是三镇节度使了。

  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时年16岁的张俊为三阳(今天水西北)乡兵弓箭手,徽宗末年,参与镇压京东,河北起义军。尔后,讨“南蛮”,攻西夏,平内乱,由于屡立军功,军职也不断提升。靖康元年(1126年),金兵攻太原,名将种师中——即《水浒传》中的小种经略相公,率军往援,屯兵于太原东南的榆次县。金军数万骑压迫过来,张俊当时担任队将,率部下奋勇冲击,大量地杀伤了敌人,并缴获战马千余匹。张俊请求全军乘胜反击,种师中却认为时日“不利”,急令退保。金人获悉张俊的建议未被采纳,于是放心大胆地进兵,将榆次城团团围住,日夜攻打。不久城破,种师中壮烈殉国。张俊则率所部数百人突围而出,行至乌河川时再次与金兵遭遇,又杀敌五百余名,声名大震,崭露头角。

 

  再后来,张俊辗转来到赵构麾下,跟随赵构“勤王”,因屡立战功不断升职,后迁拱卫大夫。次年,汴京城破,北宋灭亡,张俊又力劝宋高宗赵构即位,更受宋高宗赵构宠信,被任命为御营前军统制。建炎三年(1129年)三月,扈从统制苗傅、刘正彦(苗刘兵变)挟持宋高宗赵构作人质,举兵叛乱,又是被韩世忠、张俊等率军平定。那强据江、淮、湖、湘十余州,大有席卷东南之势的骁悍叛将李成,屡屡被张俊杀败,势穷力蹙之际,不得不绝江而遁。金人尊称岳飞为“岳爷爷”,李成叛军则称张俊为“张铁山”。

  绍兴五年(1135年),伪齐刘麟入侵,张俊与杨沂中在泗州合力拒敌。十二月,改神武军等为行营护军,张俊所部改称行营中护军。张俊与韩世忠所部为南宋两支最重要的军队,被高宗比喻为左右手。绍兴六年(1136年)十月,伪齐发兵三十万大举侵宋,受张俊节制的杨沂中军与伪齐主力刘猊军激战于藕塘(今安徽定远东南),伪齐军战败。张俊所部张宗颜等生力军赶至,两军遂共奋击,伪齐军大败,张俊又率主力到达,追击伪齐军,与杨沂中军一直追击至寿春(今安徽寿县),这就是列入“中兴十三处战功”的“藕塘之战”。此役后,张俊以功进领镇洮、崇信、奉宁军三镇节度使。此后数年,张俊与韩世忠分守江防,使金人不敢窥江而渡,为南宋争得了休养生息的宝贵时间。 

  绍兴八年(1138年),宋、金首次议和,金将原伪齐辖区划归南宋,南宋成为金属国,张俊加少傅及安民靖难功臣号。次年,金毁约南犯,张俊兼任河南、河北诸路招讨使。金军主力宗弼围攻顺昌府战败,张俊军也渡淮北上,一度攻占亳州(今安徽亳县)。宰相秦桧令诸将退兵以便乞和,张俊首先退回淮南。

  到绍兴十年(1140年),金兵又犯,岳飞、刘锜、韩世忠、张俊奋勇争先,大败金兵。但赵构下令退军江南,致使所复疆土,得而复失。在那兵荒马乱的年月里,张俊扫平江淮群盗,击退南侵金军,大败李成叛军与刘豫伪军,立下了赫赫战功。

  绍兴十一年(1141年)四月,宋高宗以赏柘皋之功为名,升张俊与韩世忠为枢密使、岳飞为枢密副使。张俊知道宋高宗、秦桧想收兵权,遂首请纳宣抚司兵权,宋高宗、秦桧乘势罢三宣抚司,也收了韩世忠、岳飞兵权。张俊协助秦桧推行乞和政策,又追随秦桧制造伪证,促成岳飞冤狱。今天的杭州岳王墓前有五个铁铸的赎罪人像,反剪双手而跪,其中一个就是张俊。 

  张俊,虽然比不上韩、岳,却不愧是一个难得的名将!而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刘光世、张俊、韩世忠三个人本身之间也是钩心斗角,猜忌很深,甚至最后必须要宋高宗来直接调和,否则就恨不得兵戎相见。但是岳飞的突然跃升上来,使得他们三人之间停止相争,把斗争焦点都转到了岳飞身上,尤其是韩世忠和张俊,而且以张俊为甚。在前两三年一直到牛头山之战前,岳飞是张俊的手下做事,张俊都是很欣赏他,曾经专门跟岳飞做过一次长谈,并且在报功的时候,多次把岳飞报在前面。现在岳飞一跃而跟他平起平坐,他心中的醋坛子马上就打翻了。

  其实岳飞对这些看的非常清楚,他不断给韩世忠和张俊写信,表示自己对对方的敬重之情,弥补横在他们之间这条裂痕。岳飞写了三十多封信,两个人都没有给他回信。但岳飞没有停止努力,他平定洞庭杨么之后,专门挑选了两艘特别大的大车船,连同作战人员,船上的服务人员,分赠给张俊和韩世忠。韩世忠对岳飞送的这件大礼物非常高兴,加上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大的过节,在抗金主张上还算得上是志同道合,所以从此韩世忠就跟岳飞引为莫逆。张俊却不像韩世忠那么高兴,他觉得岳飞送这么一艘大车船给他是什么意思?是炫耀你的战功吗?所以他反而对岳飞更加仇恨。

  而张俊之所以会出名,不是因为他有多富有或打仗打得有多好,而是因为他举办了五千年来,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桌筵席!当然不可否认他打仗也是一悍将。

 

  张俊晚年因受宠宋高宗而被封清河郡王,一时显赫。绍兴二十一年(公元1151年)10月,张俊曾大排筵宴,以奉宋高宗,历史上,张俊为人不齿,却以此宴而闻名。据说宋高宗在位三十六年,只去过两个大臣家,而且每个大臣只去过一次,一次是秦桧家,一次就是张俊家,可谓门庭显荣至极。为了安排好这场宴帝家宴,张俊可谓用尽了心思。南宋词人周密所著的《武林旧事》中更记载了这次著名宴会的流程和菜谱:

  流程共分为初坐、再坐、歇坐:初坐就是客人进了门,先坐下来喘口气。这个时候要上七轮果品,每轮是十余行珍稀水果和精致果品(宋时称每道菜为一“行”)。然后宋高宗就假模假式地在张俊的府上举行了一些仪式,号称办公。办公之后,洗完手再上桌,就叫做再坐,又上了六轮,每轮是十一道,总共是六十六道果品。然后正式的御筵才刚刚开始。正式的御筵有下酒菜十五盏,每一盏是两道菜,也就是说,总共正菜是三十道,光是吃螃蟹,就有洗手蟹、螃蟹酿橙、螃蟹清羹和蝤蛑(youmou)签等四种吃法。蝤蛑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梭子蟹。最后就是歇坐,此时上不记入正菜的二十八道小菜,当然,这还只是给宋高宗一个人开的菜单,其他像秦桧、秦桧的儿子、随行的各品大员等,每个人都有针对自己不同的菜单。基本上就是君臣各人,每人一桌。总计一百八十余道菜品,尚不含酒之风业已习以为常。 

  细述了这个宴会之下,再让我们把镜头拉长到当时的南宋强敌、北方的金朝。据《金史》中记载,就在宋高宗在主和派大臣张俊家享尽江南的珍馔美味、直把杭州做汴州之时,刚赐即位的金主完颜亮曾在召见南宋的贺登极使(即祝贺他即位的使臣)时,拿出去世后的宋徽宗的一个遗物:一条玉带,送给来使并以之“赐给”宋高宗,并且告诉使臣说:“此天水郡王(被掳往金朝的宋徽宗被封为天水郡王)故物,今以赐汝主,俾汝主如见其父。并谕汝主,当不忘朕意也。”使退,秘书朗张仲轲曰:“希世之宝,轻赐可惜。”金主曰:“江南之地,它日当为我有,此置之外府耳。”于是臣下皆知完颜亮有南伐之意。

  以此观之,两宋终亡于外族,岂能无因?而作为张俊宴请的主角,宋高宗赵构更应该受到后世上位责骂。为了保住捡来的皇位,他对于迎合“圣意”的秦桧、张俊之流,高官厚禄、极尽呵护周全。对于坚持雪耻复国、有违圣意的李纲、岳飞、张浚、韩世忠、刘琦等人,则能贬则贬,能杀就杀,不留后患。而其明知张俊之贪且能纵容、娇惯,可见本身以纵情享乐为常,上有所好,下必效之,张俊有如此之宴,可见宋高宗平日的侈靡腐化,可见有宋一朝的腐败。

(责任编辑:栗子)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