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虎啸龙吟》讲述司马懿的一生 见证人心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22日   文章来源:环球网综合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旧瓶装新酒 巧设“戏中戏”

    “三国”作为中国观众耳熟能详又百看不厌的故事,无疑为影视从业者们提供了不竭的创作素材,然而自带观众基础的同时,如何拍出新意也是横在创作者面前的一大难题。《虎啸龙吟》被观众冠以“新历史剧”的名号,这个“新”字可作三解:新视角、新解读、新手法。

    所谓新视角,是指《虎啸龙吟》打破了谈三国,必从蜀汉始的套路,首次以曹魏的视角来呈现三国故事。《军师联盟》和《虎啸龙吟》展现了司马懿从意气书生到大魏权臣的漫漫人生路,司马懿辅佐大魏四代君王,看遍他的一生,即是阅尽了曹魏的兴衰。除了新视角,《虎啸龙吟》还对经典三国故事进行了新解读。以“空城计”为例,过去的三国剧重在体现战况危急,司马懿多疑,而诸葛亮镇定自若;《虎啸龙吟》则不同,它安排了一场司马懿和诸葛亮的神交对谈,让诸葛亮以“鸟尽弓藏”提点司马懿不要更进一步,司马懿识破了空城之计,却为了司马家族的长盛久荣选择了撤兵。这一设定给了司马懿一个退兵的绝佳理由,比之单纯因多疑而退兵更有说服力。而后,司马懿与诸葛亮的对话瞬间转为青老年司马懿的对话,观众方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竟是司马懿自己对自己的剖白,剧情一波三折,情绪层层递进,这样穿越反转的设计在一部古装剧中非但不显违和,反而凸显其高级。

    《虎啸龙吟》“戏中戏”的设计也同样精彩,剧中两段“戏中戏”分别用了两种不同的表现手法。司马懿假哭张郃,剧中士兵皆为之动容,看戏的司马师司马昭以及屏幕外的观众却哭笑不得。这是吴秀波想要达到的效果,用喜剧的表达方式增强戏剧的割裂感和荒诞感,阻止了观众自我代入,让观众明确知道司马懿在演戏,将看戏人和戏中人分隔开来。曹叡假装后悔杀郭照,却在司马懿识破,大怒离开后对辟邪说“由不得他信不信”。曹叡不在乎司马懿信不信,因为“这是朕给他的台阶,他必须得下”,但观众一定要信,因为此时观众越是相信,真相暴露后就越是悲痛,这也是主创刻意为之。

    观人性善恶 品戏剧留白

    吴秀波说:“我从未放弃歌颂人性的善,但也未曾有一刻放弃面对人性中的恶。所以这部戏讲述司马懿的一生,让你见证的是人心。”这句话既是主创的创作初心,也是贯穿整部剧的灵魂。也因此,观众才得以看到剧中许多角色的一体多面,比如曹操既是狠厉霸主,又是仁爱慈父;诸葛亮既有仙人之睿智,又有常人之无奈;司马懿曾怀忠君报国之心不假,而后滥起杀戮也是真。所以简单用“洗白”或者“没洗白”来评价《虎啸龙吟》中的司马懿都略显粗浅,你能说“月旦评”上意气风发的司马懿是白,而高平陵挥刀起事的司马懿就是黑吗?人本就因时而变、随势而动,人性无所谓黑白,又何来“洗白”一说?

    许多观众喜欢《军师联盟》中的荀彧、崔琰,每每思及二位士大夫的死都感怀在心,这是主创在借他们向三国时的良臣义士致敬,为忠义而死,停留在最美好的一刻,怎能不令人扼腕。但比起这二位,诸葛亮“空城计”时惊出一身冷汗,上方谷时天意弄人无功而返,五丈原时病入膏肓抱憾而终,难道有半点贬损这位先贤吗?没有!非但没有,反而因他走下神坛,有了人的情绪,而更令观众动容。诸葛亮一角的成功塑造,令扮演者王洛勇的英文版《出师表》刷爆网络,更在海外引发网友纷纷尝试法语版、日文版,这才是真正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输出。

    为什么说《虎啸龙吟》是近年来难得的好剧,因为看它是需要思考的。没有大量解释内心戏的旁白,甚至有时连对白都没有,就如长廊之上司马懿和司马昭擦肩而过,同时狼顾回首,一个犀利的眼神仿佛包含了千言万语。看过的观众纷纷在网上讨论这段戏究竟想表达什么?有人说这是想体现小狼崽长大不受老狼控制了;也有人说这是司马懿授意司马昭在司马师和侯吉面前演一出“兄弟阋墙”的戏。重点是主创的原始意图吗?不是的,重点是这场戏引发了观众多少的探讨。一出戏若能引发观众的持续争论,那便一定是一出值得多番品味的好戏,而这样的好戏在《虎啸龙吟》中还有很多。

    《虎啸龙吟》先破而后立,在对三国故事的创新解读上做出了成功的尝试,而它对人性的探索更是难得地发人深省。不仅如此,古典台词的信手拈来,红衣仲达的惊鸿一瞥,剧情配乐的相得益彰都让观众拍手叫绝。一部剧能做到如此精细的程度,又何惧只言片语的批驳?毕竟主创说了,好的戏剧是画一个问号,而非画一个句号,既是问号,那好坏成败就由观众自由评说吧。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