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这首写闺怨的小令虽简单 但论含蓄却是极致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24日   文章来源:老张侃诗词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在古典诗词当中,表达闺怨的诗词不在少数。白居易的“商人重利轻别离”可谓振聋发聩,李益的“嫁得瞿塘贾, 朝朝误妾期。 早知潮有信, 嫁与弄潮儿”同样也表达了女子在家盼归的苦恼。

 

  除此之外,其他还有很多诗词都在表达这种闺怨情感。比如这首写闺怨的小令虽然简单,但要论含蓄表达则非其他诗词可比。且看:

  妾身悔作商人妇,妾命当逢薄幸夫。别时只说到东吴,三载余,却得广州书。

  这首小令题目是《阳春曲·闺怨》,作者是元代的徐再思。这首小令很短,前半段表达直白,直接写明自己“妾身悔作商人妇”,实在是受够了独守空房的无奈。而后半段则明显含蓄表达,写出了闺怨的新高度。

 

  开篇两句,写出了抒情主人公的内心苦恼。“妾身悔作商人妇,妾命当逢薄幸夫”,男子做生意远走他乡,家里只剩下女子独守空房。本来两个人的日子,需要一个人撑起来,显然担子很重,女子的内心也满是自怨自艾。

  后半段含蓄表达了抒情主人公的无奈,但是却写出了别有趣味的诗词表达。“别时只说到东吴,三载余,却得广州书”,离别的时候只说自己去东吴,如今三年过去了,只收到一封来自广州的家书!

  后半段虽然没有直白的写自己的埋怨,写自己相思成愁,写自己独守空房的难耐,却只突出了三年前后的一个细节,表达出了两人离别时间之久,写出了女子内心的无奈彷徨,实属巧妙手笔!

 

  元代词人徐再思曾经有不少的作品脍炙人口,比如“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就是有名的相思之作。在这首小令当中,表达闺怨,却别开生面,以家、东吴和广州三个地点为横线,以“三年”为纵线,以家书串联,织成了一个相思闺怨的网罗,将抒情主人公牢牢的困在其中。

  “别时只说到东吴,三载余,却得广州书”,越读越有趣!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