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曹雪芹为啥要费力细写螃蟹宴上的一段闹剧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24日   文章来源:新浪历史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有地方的详写,有的地方略写,有的地方是精心安排的,都是有用意的。那么,曹雪芹为什么详细描写了螃蟹宴上凤姐与鸳鸯一段闹剧的场面呢?

 

  请看第三十八回螃蟹宴上:“史湘云陪着吃了一个,就下座来让人,又见凤姐走来道:你不惯张罗,你吃你的去。我先替你张罗,等散了我再吃。”,鸳鸯向凤姐笑道:“二奶奶在这里伺候,我们可吃去了。”凤姐儿道:“你们只管去,都交给我就是了。”,说着史湘云仍入了席。凤姐仍是下来张罗,一时出至廊上,鸳鸯等人正吃的高兴,见他来了鸳鸯等站起来道:“奶奶又出来作什么?让我们也受用一会儿子。”凤姐笑道:“鸳鸯小蹄子越发坏了,我替你当差,倒不领情还抱怨我。还不快斟一盅酒来我喝呢。”,鸳鸯笑着忙斟了一杯酒,送至凤姐唇边,凤姐一扬脖子吃了。平儿早剔了一壳黄子送来,凤姐道:“多倒些姜醋。”一面也吃了,笑道:“你们坐着吃罢,我可去了。”鸳鸯笑道:“好没脸,吃我们的东西。”凤姐儿笑道:“你和我少作怪。你知道你琏二爷爱上了你,要和老太太讨了你做小老婆呢。”鸳鸯一听不干了,琥珀和平儿也一起闹了起来……。 

  简单说王熙凤是爱贾琏的。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对王熙凤与贾琏的夫妻生活也略有描述,点明了她们曾经是很和谐、很恩爱的一对小夫妻。那么曹雪芹为什么详细描写了螃蟹宴上凤姐与鸳鸯一段闹剧,而且通过王熙凤与鸳鸯的斗嘴说出贾琏喜欢鸳鸯?丽华心语分析有这么几点:

  (一)曹雪芹有意揭示了王熙凤是一位占有欲极强的女性。

  鸳鸯并没有明确表示她喜欢贾琏,而敏感的王熙凤,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女性,以她的这种性格是绝对不允许贾琏娶鸳鸯的。如果按照我们现代人来理解,爱情是排他性的。她爱贾琏要与贾琏独享夫妻生活的,即便是深得她信任的平儿。曹雪芹通过螃蟹宴上一段看似平常生活闹剧描写,将凤姐“霸”性完全展露出来。

  (二)曹雪芹有意揭示王熙凤是一位善于权衡风险利弊的女人。

  王熙凤很清楚一点,鸳鸯她是家生的,是贾母最信任的丫鬟,她掌握贾母钱钥匙。其权势也已经超过主子奶奶了。她的全家都在为贾府做事,她的父母在南京替贾府守祖屋;她的哥哥是贾母的买办;她的嫂嫂专管贾母衣物的浆洗,全家人仗了鸳鸯得势。鸳鸯一旦做了贾琏的小老婆,必然会对她王熙凤的权威产生极大的威胁。王熙凤这样一个善于权衡利弊的精明之人怎么不会算计到呢?

  (三)曹雪芹有意的揭示王熙凤是一位非常强势的女人。

  以她的这种性格是见不得有人在她面前摆谱的。可是身为丫鬟的鸳鸯,依仗了贾母的恩宠,在螃蟹宴上竞敢跟凤姐摆谱。我们看到众人都在吃螃蟹,就连鸳鸯这些大丫鬟都在吃,惟有凤姐在张罗。凤姐里里外外忙着,鸳鸯还敢于调侃凤姐,凤姐略微吃了点螃蟹,又遭鸳鸯嘲弄说“好没脸,吃我们的东西。”,作为处处强势的凤姐,她那种“霸”和“辣”劲儿自然就会表现出来了,凤姐说贾琏要娶鸳鸯做小老婆。其实,是告诉鸳鸯,就算你仗着贾母的恩宠,成了荣国府大管家贾琏的人,充其量也就是个小老婆,也是在我这个荣国府当家正妻之下,我是主子你是奴仆。

  王熙凤反击的话刚说完,琥珀笑道:“鸳丫头要去了,平丫头还饶他?”,琥珀也是贾母的丫鬟,她和鸳鸯一伙的。虽都是闹剧中玩笑说出,但是琥珀的话,正好点出了王熙凤是决然不可能让贾琏娶鸳鸯的。

 

  总之,曹雪芹在小说中精心的详细描写螃蟹宴的盛况,除了向我们展示了一副翔实贴切的封建大家族生活画卷以外,其实,用意是有很深的:一方面反映出那个时代贵族家庭的生活特征,另一方面通过贾府饮食这个奢华的侧面,从中看出富贵人家的衰败便隐藏在这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刘姥姥对于螃蟹宴的算计,已经明白的指出了这一点。另有更重要的一方面是,曹雪芹通过螃蟹宴上凤姐与鸳鸯斗嘴引起的一段闹剧,反映了封建贵族大家庭的权利之争一直都没有停止过,红楼梦螃蟹宴处处也有伏笔,真的很佩服《红楼梦》这部伟大作品的作者。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