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宝钗像牡丹 黛玉似芙蓉 你的爱豆是什么花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28日   文章来源:大观红楼   作者:欧丽娟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曾经有人夸赞水浒传写一百零八个人物就有一百零八个样子,而别的小说不管写两个人还是一千个人都是一个样子,我们回到红楼梦就发现它在水浒传之后更是把人物塑造的功力做得登峰造极。

  除了能够把人物写的立体丰满,活色生香以外,曹雪芹用一种方法加强了对每个人物性格和形象的塑造,达到了画龙点睛的效果,就是将人物的形象和人生遭遇具象化,和花联系在一起,达到人花合一的效果。

  金钗们所代表的花集中出现在小说的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中,其中掣花名签一段表现得最直接。掣花签是一个传统小游戏,主要是由玩家掷骰子所得的点数推算下一位玩家,依次轮流下去,我们按照文中人物掷签的顺序来一一盘点各个金钗和他们所代表的花。 

  排在第一的是薛宝钗,我们看看原文是怎么描述的

  宝钗笑道:“我先抓不知抓出个什么来”说着,将筒摇一摇,伸手掣出一根,大家一看,只见签上画着一只牡丹,题着艳冠群芳四个字,下面又码着的小字一句唐诗,道是:

  任是无情也动人

  又注着:在席共贺一杯,此为群芳之冠,随意命人,不拘诗词雅谑,道一则以侑酒。众人看了,都笑说 巧的很,你也原配牡丹花。说着,大家共贺了一杯……宝玉却只管拿着那签,口内颠来倒去念 任是无情也动人,听着这曲子,眼看着群芳不语。

  牡丹,华中富贵,被称之为花王,也公认为宝钗的最佳代表。群芳之冠,艳绝群芳都说明女性美丽突出,至于任是无情也动人这一句来自唐诗的签词是一种加强性的用法,用来再次突出美人的美丽程度,因为太美,即使冷漠无情也看起来如此动人,因此宝玉才会紧紧攥着签到了神魂颠倒的忘情地步

 

  接着就到了探春,那么探春抽中的签是什么呢?

  书里是这样说得,探春笑道:“还不知得个什么。”伸手掣了一根出来,自己一瞧,便撂在桌上,红了脸笑道:“很不该行这个令!这原是外头男人们行的令,许多混帐话在上头。”众人不解,袭人等忙拾起来。众人看时,上面一枝杏花,那红字写着“瑶池香品”四字,诗云:日边红杏倚云栽。注云:“得此签者,必得贵婿,大家恭贺一杯,再同饮一杯。””众人笑道我们家已经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大喜大喜,说着,大家来敬。

  这里可以看到很多词都暗示探春将来会“必得贵婿”而嫁做王妃,瑶池、日边、依云都是对皇室高高在上的地位的隐喻,这与小说中其他情节的隐喻具有同样的性质,在七十七回的时候,探春的凤凰风筝与另一家的凤凰风筝被一个喜字风筝搅在一起,这都是相呼应的,也在暗示探春未来结亲皇室的命运。

  除此之外,探春还有另外一个代表花,就是玫瑰。第六十五回,透过向尤二姐介绍家中女眷时说道:“三姑娘的诨名是玫瑰花,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只是刺戳手”,而这明显是性格特点的隐喻。探春一个人拥有两个代表花,杏花暗示命运,玫瑰代表性格,这在小说中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就这一点来说,作者对探春的欣赏可能不亚于钗黛二人。

 

  之后出场的是李纨,文中这样描述

  到李纨,李氏摇了一摇,掣出一根来一看,笑道:“好极。你们瞧瞧,这劳什子竟有些意思。”众人瞧那签上,画着一枝老梅,是写着“霜晓寒姿”四字,那一面旧诗是:

  竹篱茅舍自甘心。

  注云:“自饮一杯,下家掷骰。”李纨笑道:“真有趣,你们掷去罢。我只自吃一杯,不问你们的废与兴。”

  老梅代表的形象大家一定不会陌生,遗世独立,清净度日,被古人们赋予了高尚的道德情操。这一点,无论是生活形态还是精神境界,都和李纨的受戒寡居相对应。第四回小说中说李纨青春丧偶,居家处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见无闻,第六十五回也说她是一个善德人,大菩萨,清净守节,最放心把姑娘教给她管。结果李纨看到自己的签,只说了一句真有趣,你们掷去罢。我只自吃一杯,不问你们的废与兴。也进一步表明,李纨不是被婚姻压抑的陪葬品,而是以高度的节操和充实的内蕴,安然自得地安顿好残缺的人生,才能自在平和,始终如一。

 

  再下来是湘云

  到湘云,湘云笑着,揎拳掳袖的伸手掣了一根出来。大家看时,一面画着一枝海棠,题着“香梦沉酣”四字,那面诗道是:

  只恐夜深花睡去。

  黛玉笑道:“‘夜深’两个字,改‘石凉’两个字。”众人便知他趣白日间湘云醉卧的事,都笑了。湘云笑指那自行船与黛玉看,又说:“快坐上那船家去罢,别多话了。”众人都笑了。因看注云:“既云‘香梦沉酣’,掣此签者不便饮酒,只令上下二家各饮一杯。”湘云拍手笑道:“阿弥陀佛,真真好签!”恰好黛玉是上家,宝玉是下家。二人斟了两杯只得要饮。宝玉先饮了半杯,瞅人不见,递与芳官,端起来便一扬脖。黛玉只管和人说话,将酒全折在漱盂内了。湘云便绰起骰子来一掷个九点。

  从题字到签词都和酣睡有关,难怪林黛玉看了以后会调侃湘云醉眠的往事。湘云既无女儿的约束,随遇而安地连庭院石头都可以酣然入梦,和黛玉相比,更突显她的自然奔放,作者如此写湘云,也是想表达她潇洒不羁、旷达豪迈、磊落坦荡的人格特质,再联想到李白写海棠的诗句——“对酒不觉暝,落花盈我衣”,湘云的形象和唐人眼里的海棠花血脉相连。

 

  接下来是麝月。

  到麝月,麝月便掣了一根出来。大家看时,这面上一枝荼縻花,题着“韶华胜极”四字,那边写着一句旧诗,道是:

  开到荼縻花事了。

  注云:“在席各饮三杯送春。”麝月问怎么讲,宝玉愁眉忙将签藏了说:“咱们且喝酒。”(此中有蹊跷)说着,大家吃了三口,以充三杯之数。

  开到荼蘼这句已经把繁华消散、诸芳已尽的寓意写得十分明显,稍微对传统文学有些了解的人一眼都能看出,花开荼蘼所表示的繁华不再的落寞意味,因此宝玉看了以后才会不顾对麝月解释就愁眉把签藏了起来。那么这样的签词除了暗示贾府群芳败落的最终命运之外,如何解释它所对应的麝月的命运呢?书中的麝月表现的沉稳周翔,识大体,顾大局,在很多事情上都表现得老练成熟,而她也是大观园遗留下来的最后一位女性。在群芳像落花一样或者离开人世,或者远离贾府之后,独守在宝玉身边收拾残局的正是麝月,这和荼蘼在春尽花谢之际,万芳独秀的姿态不谋而合。

 

  接下来轮到了香菱。

  到香菱,香菱便掣了一根并蒂花,题着“联春绕瑞”,那面写着一句诗,道是:

  连理枝头花正开。

  注云:“共贺掣者三杯,大家陪饮一杯。”香菱便又掷了个六点。

  虽然并没有直接点出香菱对应哪一种花卉,但是根据香菱原名甄英莲以及太虚幻境中人物图示上莲花的造型,我们可以判断香菱的代表花就是水中莲花。从并蒂花和连理枝这两个用来形容夫妻恩爱的词汇来看,暗示香菱对薛蟠是有真爱的,只是后来为记恨残暴的正妻所欺才导致最终搏命而死。

 

  随后就轮到了大家最熟悉的林黛玉。

  到黛玉,黛玉默默的想道:“不知还有什么好的被我掣着方好。”一面伸手取了一根,只见上面画着一枝芙蓉,题着“风露清愁”四字,那面一句旧诗,道是:

  莫怨东风当自嗟。

  注云:“自饮一杯,牡丹陪饮一杯。”众人笑说:“这个好极。除了他,别人不配作芙蓉。”黛玉也自笑了。

  一看莫怨东风当自嗟,懂行的朋友就已经能感觉出有点作茧自缚,无端忧愁的意味了,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作,就像宝玉劝黛玉说得那样,你又自寻烦恼了,每天好好的,你必是自寻烦恼,哭一会子,才算完了这一天的事。其实黛玉自己也了解自己的性格,并且明白性格决定命运,自己不开心也不总是怪环境不好,她自己也意识到我自己每每好哭,想来也无味,又令我可愧,所以黛玉看到签词自己也笑了。

 

  最后压轴的是袭人。文中是这么描述的

  到袭人,袭人便伸手取了一支出来,却是一枝桃花,题着“武陵别景”四字,那一面旧诗写着道是:

  桃红又是一年春。

  注云:“杏花陪一盏,坐中同庚者陪一盏,同辰者陪一盏,同姓者陪一盏。”众人笑道:“这一回热闹有趣。”

  从武陵别景来看,中学背过桃花源记的听众们一定知道这里的桃花还有陶渊明桃花源的象征意义,这里可以理解为袭人获得了自己人生的避难所,“又是一年春”暗示了袭人会有两度幸福婚姻,而且都刚好避开了悲惨的绝境,可以算是众位金钗中命运最好的一个。她的签后,陪饮者众多,既有杏花签主,也有同庚者、同辰者、同姓者,多达六人,作者对她的厚爱不言而喻。

  除了这八个有明确的花卉对照的金钗之外,还有四位金钗也拥有个人专属的代表花,一个是元春,一个是秦可卿,一是妙玉,一是晴雯。

 

  因为元春很早就入宫的原因,她不太可能参与到家庭的这种普通活动中来,因此也就没办法用花签的方式来找到自己对应的花卉,但是作者用其他的情节安排,明确地为她设计了石榴花的配对。第五回太虚幻境中的判词明确地提到,榴花开出照宫闱。石榴花灿烂夺目,本来也有百花之王的美称,足以和元妃的地位相匹配。曹雪芹还刻意在大观园中安排了“楼子上起楼子”的石榴台阁花,来烘托元春的地位显赫,为荣国府带来了空前繁盛。但是石榴花独自开在夏天,也是一种灿烂却寂寞的象征,楼子花沉重难持也在暗示繁荣之下的重负,两种花都喻示着元妃的特殊悲剧。

 

  秦可卿的对应花卉也是海棠,这与湘云重合,属于一花二用。在道光十二年刊行的一个红楼梦版本里,秦可卿的肖像画配的就是海棠,联想到秦可卿房子里的海棠春睡图,我们可以判定,秦可卿应该是和湘云共享了同一花卉,只是因为秦可卿这个人物在小说里不仅去世的早而且颇具复杂性,她和湘云无法进行命运上的关联和对比。

 

  妙玉作为一个世外尼姑,本身应该无花可配,但是小说家却给了一个特别巧妙的安排,在第四十九回写到妙玉庵前的十数支红梅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分外显得精神。胭脂红梅生在妙玉的庵前就像李纨的形象与老梅匹配,虽然后来也有宝琴立雪的情节,但是联想到胭脂红梅在雪景中的情态和妙玉在世俗世界之中美妙动人却高洁自守的形象,似乎我们更倾向于红梅是妙玉的代表花。

 

  说到晴雯,虽然她也和姐妹们参加了庆升宴,但是掣花签的时候却没有对她的描写。一种解释当然是由投掷骰子的随机性造成的,点数正好没有轮到晴雯;另一种解释便是小说家有意为之,小说情节中的随机性也是小说作者的必然性。按照小说情节的安排,晴雯的代表花应当是芙蓉花。第七十八回说晴雯升天司芙蓉花神,且宝玉也为此写了一篇血泪交织的芙蓉女儿诔,已经是证据确凿。之所以当时掣花签的时候没有让晴雯抽到,是因为芙蓉花签只有一个,而黛玉是当仁不让的首选,晴雯身为丫鬟,无论是身份的贵贱和小说结构中人物的重要程度都必须拱手让人。因此晴雯虽然人在现场,却无签可抽,她势必成为那个没有轮到的一位。

  从这十一位金钗和他们的代表花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曹雪芹在进行人物塑造和命运安排时候的巧妙构思,通过不同的代表花来强调人物的性格特征和形象特质,既让小说的文学性大大加强,也给读者留下了很多想象和猜揭的空间。但是眼尖的读者一定会发现,那么十一个金钗都有了自己对应的代表花,那么还有几个非常重要的人物,比如宝玉、王熙凤、迎春、惜春,他们明明是小说里必不可少的人物,却为什么没写他们的代表花呢?

  这个问题曹雪芹自然做了别的安排和处理。我们先从宝玉说起,如果非要说红楼梦的主人公,男主非贾宝玉莫属,那么这个如此重要的人物对应的是什么花呢?在第七十八回宝玉与小丫鬟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虽然一样花有一样花的花神,但是还存在一个总花神,而这段对话已经明显暗示了宝玉身为绛花洞主、情榜之首并不受限于单一花神,而是一个所有花卉的总花神。

 

  如果宝玉是总花神,那么迎春为什么没有自己的代表花呢?作为一个没有什么个性特点的少女,想找一个和他匹配的花卉本身就挺难的,在六十五回尤二姐接受到的女眷信息中,我们可以看出迎春是“二木头”,戳一针也不知道哎呦一声,由此可见,迎春在小说中基本是一个失去生命力的无个性的人物,而死亡的植物怎么可能开出花来呢?索性作者就没有安排任何一个代表花给迎春,而用现在时髦的句型来说,迎春最大的个性就是没有个性。 

  可怜的惜春为什么没有代表花呢?惜春的原因和迎春恰恰相反:出于对春天的反感和排斥,她极力抗拒成长,甚至不想进入青春期,自幼便一心想要脱离俗世。她名字里的惜,并不是怜惜、珍惜、怜爱的意思,而是吝惜之意,既然不接受春天,又怎么可能会有随之而来的花开呢,所以作者没有为她安排任何一个代表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啦。

  到这里想必各位无论是否之前看过红楼梦都已经能亲身感受到红楼梦自身无穷无尽的文化趣味。作者在塑造丰满人物形象的同时,不局限于我们熟悉的写作手法和人物塑造的技巧,而是别出心裁地用代表花暗示突出人物的性格或者命运,让我们一边观察人物,一边将不同的花卉形象和他们链接,产生出一种别样的文化趣味。同时,如果有读者想要给自己的孩子起名的时候加入花卉的元素,或者想要给亲朋好友送花,也会多出一份充满文人情怀的参考。

(责任编辑:栗子)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