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为什么说:风流当如唐伯虎 做人要学文征明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03日   文章来源:匠心之城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时光匆匆,总是不经意间雕刻出不同的人生和命运。

  有些人走得快,却像烟火一样,绚烂美丽过后再无声息;有些人走得慢,却步步莲花,蜿蜒绵长。

  唐伯虎和文征明就是这样一对好友,同年出生,少年相识,却没能“白头到老”。

  一个聪明早慧,几起几落,一个仿佛落在时光之后,缓缓前行。你不等我,我也赶你不及,如何相遇在生命尽头?只留一席遗憾。

 

  记忆中的唐伯虎还停留在“点秋香”时的志得意满,无奈真正的唐伯虎一生只能用一个“惨”字形容~

  唐寅字伯虎,1470年出生于苏州一个小酒馆,虽然祖上也曾做官,但家道中落,沦为士、农、工、商中最末一等。

  父亲一心想要他步入仕途,光耀门楣。可喜的是,唐伯虎从小天资过人,虽然贪玩,但稍稍用心就不同于常人,实在是学神本尊。

  十六岁考中秀才,名震江浙,“四海惊称之。”十八岁娶得官家之女,人生圆满,夫复何求!

 

  然而逍遥快活的日子只过了24年,却几乎是唐伯虎人生的一半。

  本命年对唐伯虎来说,简直是人生黑暗的转折点,父母、妻子、儿子、妹妹在这一两年相继离世,热闹的一大家,转眼间几乎只剩他一人。

  唐伯虎后来的许多画作落款为“白虎”,白虎星在星相里是带来灾难的凶神,可见心中愤懑难平!

  毕竟还年少,在好友的规劝下,唐伯虎振作起来,潜心读书准备科考。这时的唐伯虎依旧才华横溢,却愈加放浪形骸,早早生了白发。

 

  风流荒唐之名随着唐伯虎的才名一起传遍大江南北,他活得浓墨重彩,恣意汪洋。

  但泱泱朝野如何容得下这样的闪闪发光?唐伯虎27岁科考时名落孙山,只因为提学御史方志厌恶他宿妓酗酒的恶劣行径。

  后来,在苏州知府曹凤、文林、沈周等名士的求情下,方志才同意“补遗”让他参加乡试。

  28岁时,唐伯虎一不小心就考了个省状元,人生似乎又有了起色,又有了得意忘形的理由。

  他忘了这次考试机会的难得,中举后变本加厉,沉迷酒色。“人生得意须尽欢”像是唐伯虎终其一生的座右铭,谁劝他正经做人,他就敢于跟谁开撕,包括一直为人宽和的文征明。

 

  次年,唐伯虎与江阴徐经一起进京参加会试,土豪徐经带他拜访了各路高官豪门,礼送往来间却倒霉地卷入当年的科考舞弊案。

  按说唐伯虎这样的学霸不需要走歪门邪道,可偏偏他就卷入这样一个严重又丢人的大案。案子审了一年,没有确凿证据,但他却被贬为地方小吏,终身禁考。唐深以为耻,拒不就职。

  后来的他日子一天比一天惨淡,妻子出走,失意远游,久病卧床,与弟弟分家,靠卖文画为生。好不容易众筹了一个桃花庵别业,却仍旧颓废低迷,荒唐度日。

  与生活周旋到四十岁,唐伯虎的霉运想着也差不多该结束了,但更惊险的一劫就在这一年。

 

  他曾写过“三日无烟不觉饥”、“又摘桃花卖酒钱”,这不是文人的清雅情趣,而是他生活的真实写照:食不果腹,颓靡消极。

  很多人总结过唐伯虎的一生,说他性格不好,或者生活方式不好,所以才落得这么个悲惨结局。

  但许是他,急了点。倘若他慢慢来,话好好听,事好好做,乐慢慢享,结局可能会好很多。

 

  与其好友唐伯虎比起来,文征明确是傻得可爱。

  他七岁还不会说话,父亲文林却不着急,认为大器晚成,这都不是事儿。十一岁时,文征明终于会说话了,被送去私塾念书。

  十四岁时,文征明结识唐伯虎,这个天才少年必定让文征明无比羡慕过,但父亲的信任使他不畏惧缓慢,不忐忑时光的流逝,保持着内心的安定平和。

 

  若唐伯虎是骑着快马,一日看尽长安花,那文征明则是竹杖芒鞋缓缓至此,一花一叶尽入眼底,慢慢咀嚼着人生百态。

  文征明小时候虽然不太灵光,但良师和刻苦也成就了他满腹才学。诗、文、书、画无一不精,堪称全才,与唐伯虎同为“吴中四才子”。

  他为人谦和而耿介,德行出众。一生与妻子相濡以沫,从未变心。

  唐伯虎曾多次联合妓女捉弄文征明,也没能得逞。儒家气节在他心中坚如磐石,无懈可击。

 

  唐寅虽落魄,但早早中了个解元,文征明考到五十多岁都没考上,足足考了九次都还只是个秀才,与范进也相差无几。

  但不可否认,文征明的才能和德行都不亚于唐伯虎。在唐伯虎的生命走向尽头之时,文征明的人生似乎刚开始不久。

  53岁时,文征明虽然还是不能高中,但声名远扬,被推荐做了翰林待诏,终于圆了入仕梦。

  他为人清高自持,不事权贵,又屡遭人嫉妒排挤,任官不久便多次请辞归乡。

  终于,57岁的文征明放舟南下,定居苏州,从此致力于书画诗文,不求仕进,成为吴门画派举重若轻的人物,“文笔遍天下”。

 

  文征明不紧不慢地过完89年长寿的一生,直到最后一刻还在发挥余热,为人书墓志铭,未待写完,“便置笔端坐而逝”。

  他的作品越到后期越有神韵,妙趣横生,这是时间赋予他的厚度,非一朝一夕、一时才情可成。

  回顾二人一生,唐伯虎早负盛誉,一心求成,终是枉然;文征明大智若愚,细雕慢琢,却插柳成荫。

  世事纷杂,总以为一切要趁早,夺个先机,其实还未曾准备好。时间有限,总以为要及时行乐,不负青春,而青春与行乐何干?

  从善如流,才能见容于世;心性平和柔韧,方能宠辱不惊,细水长流。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