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最高级的教育其实是教孩子“无用”的东西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03日   文章来源:牛皮明明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我曾在西藏生活过两年,那两年,我常一个人骑车翻山越岭。我喜欢把我那辆捷安特自行车蹬得飞快,好像往事就会随着风倒退一样。

  有一次,我遇到一对父子,孩子大约十来岁。他们骑车环游中国,我遇到他们爷俩时,他们刚刚到达拉萨站。

  我很诧异:这么小的孩子,骑车环游中国,是不是太苦了点!他的父亲给我的回答是:

  给孩子一个生命,你就应该让这个生命更精彩点!

  这个事,过去好多年了。他们父子的相貌,我已完全忘记。但唯独这句话,我却铭记在心,并且指导着我去教育我的女儿。

  生活中,大部分父母光是为了生活就已经筋疲力尽了。

  他们疲惫于给孩子选好的幼儿园,好的学区房,疲惫于让孩子学更多的生活技能,疲惫于孩子的考试成绩,疲惫于自己的收入是否满足孩子成长成本、未来规划。

  是的,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

 

  我很开心我的父母在我小时候,并没有让我学习所谓正确的知识。

  他们没有让我背诵枯燥的《三字经》、《弟子规》,直到现在,作为孩子必修课的《三字经》我一句也不会背。

  我的母亲没有这样教育我,并不是因为她不想,而是因为她自己也不会。

  正是因为她的“无知”成就了我的任意生长。

  她让我在10来岁时,翻到了一本《唐诗三百首》,并读得津津有味,还让我翻到了一本《安娜卡列琳娜》,并因此彻夜难眠。

  正是因为他们对我的人生毫无规划,我才得以在20来岁大学毕业后,仗剑走天涯,并选择了靠卖文卖字讨生活。

  我的邻居是一名退休老师,退休后开了一个幼儿园。

  作为一名优秀又严谨的教师,她让孩子过着一种地狱般的生活,学习着“中国地大物博”,背诵着“不愤不启、不悱不发。”

  有一阵子,她来我家和我妈妈闲坐,我终于忍不住问她:

  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小孩子唯一的快乐就是满地打滚。

  之后,很多年,这位邻居阿姨见我如见怪物。

  因为在她的人生经历里,从未有过一个这样的人来推翻她的教育理念。

  在她眼里,我就是因为没有接受正确的教育,才长成了一事无成的样子。

 

  高晓松小时候,母亲教育他:谁要觉得你眼前这点儿苟且就是你的人生,那你这一生就完了。

  很多人会说这是因为高家有能力追求诗和远方,而你的家庭只能让你苟且着眼前的人生。

  其实让你苟且的不只是因为经济能力,更多的来源于视野上的盲区,因为那些人觉得生活就应该只有一条路径。

  高晓松妈妈教育高晓松,人可以不成功,但一定要多看看这个世界。

  在90年代,当大家都在追求着安稳的生活,拿一点微薄的俸禄时,高晓松却选择了周游世界。

  在我认识的那个时代的朋友中,他是最早开始“玩世不恭”,最早开始“自甘堕落”去游历,去做流浪诗人,去被同时代的人嘲讽。

  而如今,这些最早被认为无药可救的人群,到了中年,不但获得了现实世界里的财富成功,还获得了更多壮观的人生经历和回忆。

  反观那些最早盯准稳定工作的人群,却向着“油腻中年”任意滑落。

  高晓松教育自己的女儿Zoe,做一堆无用的事。

  Zoe学古筝、骑马、练瑜伽、跳舞,“无用”的事干了一堆,高晓松说:“我想让孩子懂得如何在不成功的人生随遇而安。”

  这个世上,能获得大量财富的人毕竟是少数人,如果财富是唯一的标准,那么大部分人都是不成功的。

  孩子如果只学会了升学考试,长大后,只学会了挣钱买房,这样的人生,肯定也是不成功的。

  因为他的人生只学会了“有用”。而那些看上去“无用”的教育,去远行、去读诗、去游泳等等,却让生命有更大程度的愉悦。

  当满地都是六便士时,那些学了“无用”教育的孩子,还能够抬头看见月亮,并充分体会看见月亮的愉悦。

 

  高晓松和女儿

  我从小就没想过要对这个世界有啥贡献。

  如果我写的文章能够影响到一两个人的观念,那也是我不小心为之,并不是我的本意。

  相对于去改变别人,我更享受绞尽脑汁,灵光乍现出一两个好句子时的快乐。

  小时候,老师问我的理想。

  我回答:当火车司机。

  这个理想直到现在,也不曾改变。

  我常常想我坐在火车头里,戴着貂皮帽,满头满脸的机油,一副牛气冲天的样子。

  在祖国大地,举着烤羊腿,拽着19截的列车。一路咔擦咔擦过去,开心时,开着火车在地上画个N型,不开心时画个B型。

 

  作家冯唐小时候。他妈妈告诉他:

  “儿子,我不会去指导你的人生,你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看什么看什么,做你自己喜欢的事!”冯唐妈妈拿半个月工资给冯唐买闲书。

  结果冯唐看了一堆黄色书后,却学到了三个技能:常识,无畏,超脱。

  冯唐全部用在了生活和写作中。冯唐后来说,每个厉害的人都有一个笃定的核。

  任意生长的人其实都不会太慌张,因为内心笃定的人,都有那个笃定的“核”。

  那些“无用”的趣味,总会让你学会如何和自己平心静气地相处,让你体会到人生的神采、格调、情趣、韵致,这些正是那些“手段教育”给不了的。

  内心永远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进了社会自然不会内心跌跌撞撞,鲁鲁莽莽。

  有人问冯唐:“成长道路上,你最感恩母亲的是什么?”

  冯唐回答:“没强迫我做过任何事情。”想了想又说:“作为母亲,她很成功。如果要给她打分,我打满分!”

  同样,如果有人问我:“明明,你给你妈打多少分?”

  我会回答:“比冯唐的妈妈多1分就行了,多给1分,让她骄傲!”

 

  冯唐一家

  我对我女儿的教育没要求。

  如果她想回到古代,我就可以花300块给她买件绸缎穿上,让她大摇大摆荡在长安街上,逢人便喊苏东坡,喊白居易。

  我会告诉女儿:“吃着冰棍,去和他们玩吧,他们只是长得有点丑。”

  如果她的人生梦想就是长成大胸大屁股妞,那对我来说,我也毫无意见。因为怎么选择,都是她的人生,她快乐就行了。

  因为内心强大到混蛋,比学奥数、学舞蹈更重要。

  导演张艾嘉的儿子出生,张艾嘉给他取了个“星光熠熠”的名字:奥斯卡。奥斯卡人生中走的每一步,张艾嘉都“规划”好了。

  明星要多才多艺,于是奥斯卡从小练习弹钢琴、参加英语补习班;

  明星要举止优雅,于是奥斯卡被教导要轻声细语,再高兴也不能露齿大笑;

  明星要衣着光鲜,于是奥斯卡吃饭要打领结,摸都没摸过T恤和牛仔裤;

  ……

  自始至终,张艾嘉没有问过儿子“愿不愿意”、“喜不喜欢”,她只觉得这些东西 “很有用”。

  “很有用”的奥斯卡从来不笑,举止比他爸还绅士。

  2000年,奥斯卡被“绑票”了。张艾嘉瘫了:自己的苦心打造,竟给儿子带来了杀身之祸!

  张艾嘉卖掉房子,取出存款,赎回儿子,张艾嘉放声大哭: “上帝把儿子还给我,我要把自由还给儿子!”

  从此,张艾嘉不再用“有用”来教育儿子,而是带着儿子到处疯,过“毫无用处”的生活。

  穿便宜的T恤和牛仔裤,把用在系领带的时间用在看漫画书上。

  结果一次,在埃及,张艾嘉带着奥斯卡骑骆驼,奥斯卡靠在张艾嘉怀里突然说了一句:妈妈,谢谢你!

  张艾嘉感慨万千:我让他成为全校最优秀的学生,他没有谢谢我; 我让他成为当红第一童星,他没有谢谢我; 我倾家荡产去交赎金,他也没有谢谢我。

  可就在落日大漠里,他那么由衷地感谢我,仅仅是因为我把自由还给了他。

  让孩子过得快乐,成为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一个不流于俗的人,一个不谙世事的人,一个敢于跳出规则的人,真的比“有用”更重要。

 

  张艾嘉和儿子

  人生这玩意,其实不过那么回事。看清了,没多复杂。

  这一边是荷尔蒙、虚荣、欲望无止境,那一边是悲悯、善良、人格修行无止境。作为父母来说吧,其实就是:

  “给他一个生命,让他活得更精彩点。”

  在网上,看到一张“小P孩作息时间表”,孩子除了周一到周五学校正常的课程之外,还有古文、钢琴、游泳、英语、拉丁舞等九种课外学习。

  孩子妈妈说:“我的每个安排都是有目的,跆拳道为了锻炼身体,增加男子气概;弹钢琴是为了培养艺术天赋,英语是为了出国方便;练毛笔字是磨练他的性子……”

  三句话,离不开“有用”、“目的”,孩子最可爱的样子,就是一身臭汗,虎头虎脑,非给他搞成一个小外交官,合适吗?

  说什么输在起跑线上,人生哪有什么起跑线,不过是一场奔赴死亡的旅行罢了。

  孩子从来不需要相似的人生,孩子感兴趣的玩意,永远比安排来的教育,带来的美好体验更多。

  鼓捣大家头破血流买学区房,报各种培训班,这不叫教育。

  培养出一堆“实用主义”的孩子,长大后热衷蝇头小利,贪慕虚荣,然后继续头破血流买学区房,这也不叫大国崛起。

  人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来的,更需要的是丰富多彩的生命历程,谁说不是呢!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