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诸葛亮为什么只坐一辆小推车就敢上战场呢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05日   文章来源:搜狐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编者按:对《三国演义》熟悉的读者可能都有这样一个印象:诸葛亮上战场经常爱坐着一辆四轮小车,羽扇纶巾,好不潇洒。但估计又有读者会犯嘀咕,这辆精致可爱的小车只能靠人推,一旦战场上出了什么状况,被敌人骑兵冲过来抓住可怎么办?

  说到战场上主将被突袭的例子,三国时代就有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那就是关羽万马丛中取颜良首级的事。这段战例确实太脍炙人口,不论是正史《三国志》还是小说《三国演义》,都有记载。史书上是这么记载的,“羽望见良麾盖(大将所乘戎车,设幢麾、张盖),策马刺良於万众之中,斩其首还”。

 

  显然,连颜良这种能打的武将,坐车遇到敌人突袭,都有被杀的可能,那诸葛丞相在战场上这么玩,是不是太浪了?其实正史《三国志》里,并没有记载过诸葛亮真的乘坐过这么拉风的小车。但另一方面,历史上还真有坐着小车指挥战斗的人,而且还不少!

 

  当然要说明的是,此车非彼车。因为车在先秦以前多指战车,曾一度是战场主力。春秋战国时,衡量一国军队的强弱,往往以该国有多少乘战车为标准。苏秦推销合纵之策时,所到之处评价该国军力言必谈士、车、骑的数量,从战车数量可一窥军力之强弱。例如几大强国如秦国、赵国、楚国战车数量都达到千乘,而弱国如韩国、燕国都只有六百乘。这种驷马冲击马车不仅速度快、冲击力猛,而且车上配备有矛、弓等武器,综合杀伤力极强。在以步兵为主要作战力量的时代,战车是制胜的重要力量。

 

  甚至到了汉代,还屡屡能见到仍有战车参战的记录。比如《史记·孝文本纪》记载,汉文帝十四年冬,汉军为防备匈奴,“军渭北,车千乘,骑卒十万。”在那个时代,主将乘坐战车是很常见的事情,甚至可以说,先秦时代的主将不坐战车反而才是不常见的。

  然而,随着骑兵的进一步崛起,战车退出了战争历史舞台。这之后的车,一般都是指运输工具,或防御型战车了。比如卫青北伐匈奴曾用过的武刚车。

 

  至于那种运输工具的车辆,机动速度慢、适应性差,坐这个上战场,在一般人看来确实太浪了。对此,颜良肯定表示有话要说。但在五胡十六国时代,前凉张氏王国就出了一个坐着轺车(带伞盖的轻便马车),一边指挥战斗,一边浪的名人——谢艾。

 

  前凉张氏自316年西晋灭亡后,便以凉州为基地形成了一个割据国家,算是圆了中国张氏的皇帝梦。前凉扩张疆域时与后赵发生了冲突,当时后赵君主是逮谁灭谁、打遍北方无敌手的石虎石季龙。后赵军进攻陇西,接连推平了几座城,兵锋杀到枹罕,威胁前凉的腹地。亡国关头,谢艾带着一身仙气闪亮登场。

  由于《晋书》史料的缺乏,谢艾到底是什么来头我们并不知晓,只知道是个主簿,文武全才。作为一军主将,谢艾不像其他武将骑马作战,而是身着儒生的便服便帽,坐着一辆轺车,潇洒自如地临阵指挥。

  后赵羯人军队是以骑兵见长的,他们不管谢艾弄什么玄虚,以三千黑槊龙骧军(精锐具装甲骑)进行突袭,目标就是活捉那位主将。谢艾的部队阵脚被冲乱,部将劝他赶紧下车上马。不料谢艾毫不在意,干脆下了轺车,坐在一把胡床(古代的木凳)上指挥部队。前凉军队见主将如此镇定,士气不由得大振,后赵军弄不清虚实,居然以为对方有伏兵。如此一消一长,谢艾居然逆转了形势,斩杀敌军一万三千余人,取得了一场空前的大胜。从谢艾的种种表现来看,《三国演义》诸葛亮的形象极有可能有所借鉴。这也从一定程度说明,坐车而不骑马,确实有故意而为之的意思。

 

  板舆

  无独有偶,南梁也有一位从不骑马的名人。而且他玩得更浪,别说马了,车都不坐,直接坐板舆!板舆是一种人抬的乘具,经常作为年老者的乘行器具,有时朝廷为示尊重,还赐给年老的臣子用。比如隋朝功臣梁睿因年老不方便上朝,隋文帝特赐板舆上殿。显然,这东西压根就没有机动力。这位"浪人"就是梁武帝麾下的名将韦睿,他参与过历次对北魏的作战。因为此公身体瘦弱,骑不了马,故而只能坐着板舆参战。

 

  韦睿

  韦睿虽然体弱,打仗却一点也不含糊。他主持的合肥之战(公元504年)和钟离之战(公元506年),对北魏都取得了辉煌的胜利。特别是合肥之战时,面对北魏军的疯狂反扑,部将劝韦睿赶紧退军。韦睿不仅不同意,还命人把象征主将威仪的伞盖、节仗和旌旗张设起来,以示必死之志,最终顶住魏军进攻,取得了大胜。几次大战下来,领教了韦睿厉害的北魏人对其畏之如虎,因而给他起了个绰号“韦虎”。

  梁朝末年,王僧辩也是一位在战场上玩浪的人物。侯景之乱时,叛军进攻王僧辩镇守的巴陵城,双方相持不下。为了鼓舞军心,他于两军激战时,穿戴大将礼服,坐着乘舆(有座椅的人抬小车),在城上巡行,既表示出对叛军充分的蔑视,又极大鼓舞了本军的士气。最终巴陵一战,梁军在王僧辩的指挥下大破叛军主力。

 

  由上述几个例子可见,战场上坐小车或轿子的人物,必然都是有充分胜算者所为。小车、板舆类本身机动不便的属性,也决定了它是主将鼓舞士气的手段之一。从这个角度来说,罗贯中的描述,还真没有太脱离事实。毕竟诸葛丞相可是正面硬刚司马懿,把他都打得没脾气的存在。

 

  总之,只要对战场有充足的把控能力,自己乘具的机动力根本不是问题。但如果没那个能力,骑千里马也没啥大用,最多像清末的叶志超那样创造一个“狂奔五百里”的逃跑世界记录。反正一句话,浪是建立在能力的基础上的!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