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不是法海不懂爱 是因为白娘子本来就挺坏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07日   文章来源:搜狐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唐代传奇《白蛇记》中有两个关于白蛇的“传奇”,都发生在唐宪宗元和年间,两个故事中的男主角都姓李,都是富家豪门子弟,最终皆因与白蛇精有染,而死相惨烈,一个身体只剩下一个头,另一个脑袋破裂。

  蛇妖,在中国人的想象中,比任何一种女妖都可怕,会让男人顷刻“消亡”。

 

  到了宋代,“话本”小说《西湖三塔记》,延续了唐人传奇中少妇蛇妖的形象。男主角奚宣赞依旧是大户人家的子弟,她按照惯例,要对奚宣赞开肠破肚,吃掉他的心肝,再换新人。好在,“宋人”比“唐人”命大,奚宣赞先有少妇的丫鬟鼎力相助,后有他自己做道士的叔叔降服妖孽,使其脫离苦海。

  虽然奚宣赞之名与后来的许仙还相差甚远,但有了这个基础,明代大才子冯梦龙的《警世通言》,义无反顾地“选用”了这条白蛇。冯梦龙的故事,发生在杭州西湖。那时候,许仙还不叫许仙,叫许宣。

  我们这位许宣,先是在西湖边上碰到自称寡妇的白蛇娘子,然后好上了,便急着要完婚。结婚要钱,许宣一个在生药铺打工的,没有钱,寡妇给了许宣五十两白银。许宣乐得回到姐姐家里,掏出寡妇给他的银子,说自己要结婚。

 

  可是,许宣的姐夫看到银子时,却发现这正是“邵太尉”府上失窃的钱。作为邵太尉府上管钱粮的小吏,姐夫当机立断,大义灭亲,把许宣交给了官府。许宣二话不说,供出白娘子。“多情”的白娘子却跑路了,还好她把偷盗的钱,基本上都留在其住所,让官府还算没有完全扑空。这样,许宣罪行还不是太严重,被判到苏州服劳役。而且,在苏州有贵人相助,许宣基本上是自由人。

  半年之后,白娘子又赶到苏州找到许宣,许宣骂她是妖怪,但她辩称偷盗的事不是她干的,而是她前夫干的。于是乎,许宣再次经不住诱惑,与白娘子正式完婚。又过了半年,一个道士告诉许宣,白娘子是妖怪。当天晚上,许宣正欲按照道士传授的“妙法”来制服白娘子时,却被白娘子识破。许宣狡辩说这都是道士挑唆的,两人便又如胶似漆。

  可好景不长,不久,白娘子又把偷盗的衣裳给许宣穿,然后许宣衣冠楚楚地在大街上招摇过市,结果被苏州的官府抓获。白娘子也再次跑路。可怜的许宣被改判到镇江服刑去了。

  在镇江,白娘子再次毫不费劲地找到自己的丈夫许宣,两人又重温旧梦。可惜,镇江有一个金山寺,老和尚法海出现了,他盯上了白娘子。无奈,白娘子跳入金山寺边上的大河,第三次跑路。不久,许宣被释放,从镇江回到杭州。可是在杭州,白娘子居然比许宣早一步回到姐姐家。

  经过两次牢狱之灾,许宣这一回坚决起来,说自己不能再与妖精好了。可白娘子比他更坚决,也豁出去了,威胁说,如果许宣“休妻”,那么后果便是“满城皆为血水”,人人“皆死于非命”,当然也包括许宣全家在内。如果许宣胆敢“始乱终弃”,白娘子则要“屠城”。最终,白娘子被“镇压”在雷峰塔下。

  冯梦龙的这个小说,充斥着钱财、物质与生理的享受,没有浪漫,没有忠奸,没有责任,只有人的本能。而这“本能”是如此之真,都是一念之间,毫不掩饰,毫不犹豫。

  到此,白蛇精的故事基本定型,到了清代,戏剧家和小说家共同发力,造出一些前世今生、报恩还愿、文曲星救母和大团圆的情节,再把冯梦龙小说中的“小青”由青鱼精“规范”为青蛇精,最后让许宣改名为“许仙”,便大功告成了。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