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热点

铁腕女人虽狠辣 却造就了中国的黄金时代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07日   文章来源:搜狐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如果中国古代史上,有哪一个时代,能叫人感叹“老天爷不赏饭”,典型就是东汉。

  从东汉中后期开始,自然灾害频繁发生,有数据记载,从汉和帝永元元年到献帝建安二十五年,发生水灾54次,旱灾40次,地震69次,瘟疫18次,更不用说大风冰雹,蝗虫等等其他灾害。简直是一年年暴烈来袭,没个喘气的时候。

 

  这种天灾到惨烈的年月,放在古代王朝,最考验当权者的执政能力。但东汉除了汉光武帝,明帝刘庄外,其他的皇帝都是年少继位,而且寿命都不长。这样的倒霉景象,一般都是要出大乱的节奏,不信就瞧西汉末年,一样是天灾频发皇帝短命,导致那位经历了六位帝王,超长待机的太后王政君胡乱指挥,活活把西汉推进灭亡深渊。

  但此时的东汉,却诞生了极具政治觉悟的女政治家,她就是东汉汉和帝的皇后邓绥,历经三代帝王,临朝摄政长达十六年。

  也正是她,在当时内忧外患的历史大环境下,“兴灭国,继绝世”,使东汉转危为安,同时也给中国历史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产,堪称中国的黄金时代。

  比起吕雉狠辣的治国手段,邓绥更像是穿石的水滴,圆滑的表面内部,是坚如磐石的野心,和当仁不让的手段。

  历来的史学家,对于女性政治家接受程度较低,多有非议。

  然而在《后汉书》中,对邓绥的记载从儿时到去世,桩桩件件,及其详尽,对其评价更是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邓绥五岁那年,太傅夫人为她剪发,但因夫人年纪大了不小心剪到了邓绥的额头,但她却忍着一言不发,别人看到后问,你不痛吗?她回答,当然痛,但是太夫人因为疼爱我才为我剪发,我怎能喊痛让老人愧疚伤心?这不过是儿时的一件小事,却可以看出邓绥身上刚强倔强的一面。

  纵观邓绥的一生,她的自律与忍耐,在历史上,无人可出其右。

  邓绥六岁读《史书》,十二岁通《诗经》《论语》。白天操练女红,晚上诵读经典。这些历史典籍与先贤著作,教给了邓绥做人与治世的道理,当然还有高远的政治远见。

  十六岁那年,邓绥进宫被封为贵人,当时汉和帝的皇后还是阴皇后,仅仅过了七年,邓绥便接替阴皇后成为第二任皇后,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飞跃。

  究其原因,并非仅因为她如史书记载中的“姿颜姝丽”,而是两人的宫斗水平实在不在一个段位上。

  邓绥在进宫之后,贤良淑德,克己守礼,对待皇上与皇后,兢兢业业的小心侍奉。

  因为身高比较高,皇后站着,她便弯腰以示谦卑,皇后说话,她绝不插嘴。

  皇上生病,她痛哭流涕,声称要学习越姬与姬旦,以命换命。

  对待同级嫔妃,慰藉宽心,对待下级,施加恩惠。

  别人穿绫罗绸缎,光彩照人,她却只是素颜素衣,并且绝不与皇后撞衫。

  连皇上都不禁感叹,修心养德,竟是如此辛苦。

  就这样,阴皇后眼看着邓绥的声望一天高过一天,皇上也对她日益疏远。

  面对岌岌可危的地位,她选择了一条作死的路,巫蛊。永元十四年,阴皇后因巫蛊被废黜。邓绥虽数次为阴皇后求情,却没有成功。

  此时,皇后之位自然就落到邓绥头上。面对唾手可得的后位,邓绥却几次谦让,最后推辞不过,封为皇后。

  若看到这些表现,你便自然而然地以为,邓绥是一个恪守成规,不敢越雷池半步的贤惠型深宫妇人,那你就错了。

  仅仅登上皇后之位三年,汉和帝去世。

  当时长子刘胜已经八岁,邓绥以他痼疾的理由改立幼子刘隆为帝,然而刘隆生下只有百余日,还是个襁褓小儿,邓绥便以太后的名义开始辅政。

  目光长远的邓绥此时仍然忧心忡忡,为免新帝以后遭遇不测,她留下前废太子刘庆的长子,十三岁的刘诂身前抚养。

  事实证明,邓绥的担心没有错,仅一年之后,殇帝刘隆驾崩,早就有所准备的邓绥在各大臣瞠目结舌之下,迅速立刘祜为帝。

  皇帝皆年幼,邓绥便以太后的身份,开启了长达了十六年的临朝听政的政治生涯。

  和帝在世时,邓绥阻止他提拔她的亲戚做官,然而,为了巩固自已的政权,在和帝死后,她把大哥邓骘从虎贲中郎将升为上蔡侯、车骑将军,掌管兵权;弟弟邓悝从黄门侍郎升为虎贲中郎将;另两位兄弟邓弘、邓阊都升为侍中。

  与其他摄政的皇后与太后重用外戚不同,邓绥对自已的兄弟和亲戚表现出了极为巧妙与主动的平衡与控制,避免了外戚势力过大带来的朝堂动荡。

  在这段把持朝政的时间内,邓绥表现出了极高的政治天赋与治国才能,丝毫不亚于任何一位成功的帝王。

  大赦天下

  邓绥临朝后,在宫内遣散宫女,在朝内罢免了多数祭祀官员,并减少宫内的各种奢侈玩物的供应,不但节省了开支,也减轻了民众的压力。

  镇压羌族

  班超死后,东汉任命任尚管理西域国家,相比班超比较宽松的管理模式,任尚制定了严酷的法律,于是导致了羌族起义,邓绥力排众议,支持主战派,与羌族交战,足足打了11年,强硬平息叛乱。

  治理水灾,旱灾

  当时全国各地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各类自然灾害。邓绥不但削减官员用度,更是以身作则,每天只食两餐,节省下来的钱财全部用于赈灾。

  办学

  邓绥认为缺乏圣人指导,便容易违法乱纪,是家族灭绝,国家动荡不安的根本,为了约束他们的行为,她专门为贵族子弟办了一所学校,请老师给他们教授经书。不仅如此,邓绥还亲自监督他们学习。

  相比历史上其他时期的外戚,由于邓绥的约束教育和严格控制,邓氏子弟都比较守法。她哥哥邓骘的儿子收受贿赂,邓骘便将妻子和儿子头发剃光,以谢罪天下。

  她重用蔡伦,班昭,张衡等人才,推广造纸术,大力发展经史,天文,数学等文化。

  比起在政治上的所为,邓绥给后人留下的,还有精神和文化上的财富。足此一点,她便无愧于历史上的声名。

  相比对下人的恩威并施,对贵族的教导指引,在政治上的以德治国,那些阻挠邓绥执政并试图让她归政的人,邓绥就没有那么仁慈了。这个时候,她表现出了一个政治家打击政敌应有的阴骘与铁腕手段。

  大臣司空周章多次进谏要求邓绥还政于皇上,邓绥不但没有答应,而且时刻注意这些大臣的动向。

  周章集结了一些与他观点相同的人商量对策,他们准备捕杀邓骘、郑众、蔡伦等人,囚禁邓绥,废黜安帝,改立刘胜为帝。

  但是,这次“兵谏”的计划被邓骘发觉。周章知道后,只好自杀。其牵连之人,无一幸免。

  从此之后,邓绥对于“归政于安帝”的进谏更加严厉,许多人被杀害,罢官。其中包括郎中杜根。

  这也成为后来人对她多有非议的原因,直言她废长立幼,不肯放权,有专权之嫌。

 

  在四十一岁那年,邓绥病重去世。她的一生,正如她临死前所说的那样:

  我勤勤恳恳,一片苦心,不敢以万乘之国为儿戏,上求不欺天愧对先帝,下求不违背民意有负本心,至诚在于赈济安度众生,安定刘氏天下。

  在她的整治下,东汉重新呈现出一派休养生息的局面。

  这是一个事事力求完美妥帖的执政者,她对于政敌的打击,表现出的不仅仅是对权利的执着,更是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大胆与自信。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